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生欢颜

第85章:北郊林地

生生欢颜 欢顔 1768 2013-10-12 14:07:53

  白驹过隙,转眼便已入冬。

自杭州回来后,姚旬尘再没有来找过苏欢颜,苏欢颜心里头虽也念着他,却也碍着女儿家的矜持没有去找过他,苏欢颜总是在心里想:许是他太忙了,若是他想来见自己,便会来找自己的。

陈修秋闱考试通过之后,便仍留在京城里等待来年的春闱考试。如今他与沈子君可算是出双入对,感情日益渐增,苏欢颜有时候忍不住想,时间真是个催化感情的好东西。

侯佑璟偶有时日便会来沈府坐坐,苏欢颜每次见他来到也觉得上天待她不薄,至少自己的身边也有一个能不语便懂她心思的贴心人。

这一日,冬雪皑皑,漫天都飘着雪花,苏欢颜和沈子君就着暖炉都能感觉到丝丝寒冷。苏欢颜没承想姚旬尘竟在这样的日子里来了沈府找自己。

苏欢颜有些不敢相信地走到府邸门口,看到撑着一柄油纸伞立在雪中的姚旬尘。眼眶不争气地竟湿了。

姚旬尘含笑走近她,将伞移了一大半过去,遮挡住了飘落在苏欢颜肩头的雪。

他嗓音淡淡的开口唤她,“欢颜。”

苏欢颜鼻子一酸,“我以为你不会再来找我了。”

“傻丫头,怎么会呢。”

“可是我们很久没见了。”苏欢颜是有多久没有见到姚旬尘了,是好久了,久到感觉自己已经被遗忘了,久到她不敢相信他就这样忽然再次出现。

姚旬尘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轻声回应,“恩,是很久了。”

“五个月又六天。”苏欢颜轻轻吐气。

姚旬尘看她一眼,“什么?”

“五个月又六天,我们整整这么久没见了。”说完苏欢颜都不禁诧异,原来自己记得这么清楚。

姚旬尘微微一愣,顿了顿,道:“走,我们骑马去转转。”

苏欢颜这才发现方才姚旬尘站着的地方还有一匹色泽良好的骏马。

疑惑间,姚旬尘已收起伞,将苏欢颜打横抱起,待走到马前,轻轻将她放在马背上,自己便也上了马。

姚旬尘握住缰绳,顺势抱紧面前的苏欢颜,便打马而去。

不一会,两人便行至北郊一片林地。满眼都是一片白与未被完全遮盖的深绿,周围静谧无声。

姚旬尘不急不缓放慢了速度,悠然带着苏欢颜在林中骑马转悠。

“怎么带我来这?”苏欢颜回过头问道。

姚旬尘深瞳里映出苏欢颜的模样,是这幽寂之地一抹亮丽,语出轻柔,回道:“与你说说话,这里安静,不会有人打扰。”

吐出的气让苏欢颜面上一阵温热,别过脸,目光随意打转,竟看见了一间茅草屋。

“那屋子里没有人么?”

顺着苏欢颜手指的方向望去,姚旬尘只是简单回了一句,“没有。”语气却是十分地肯定。

两人一时间便没有再说话。

片刻,头顶传来姚旬尘的声音,“好像最初爱恋的感觉。”

苏欢颜蓦然抬首,“什么?”

姚旬尘轻笑着摇了摇头,“没什么。”顿了顿,忽然有些严肃了几分,道:“你可知皇上急招我回来所为何事?”

苏欢颜摇了摇头,但她一直以为姚旬尘这么久就是在处理这件事。

“他让我尽快迎娶裴相之女。”

苏欢颜闻言一怔,眼中骤现冷意,“什么时候?”

“让我最好在他大寿之前,也就应该是两个月前。”

苏欢颜却没有接话。半响才幽幽地吐了一句,“那你来与我说这事干嘛。”

“我想来问问你的想法啊。”姚旬尘的嗓音低沉。

“你不是都娶了那裴家小姐了,还问我的想法做什么。”

姚旬尘忽然一笑,道:“吃醋了?”

苏欢颜闷哼出声:“才没有。”心里却已然被醋意填的满满的。

姚旬尘却是笑出声来:“我方才说的是应该。但是我还没有娶那裴珺研。”

“当真?”苏欢颜回头看着姚旬尘含笑的眸子问。

“恩。只是皇命难违,我将婚期推到了年中。”

苏欢颜眼眸中神采又黯淡了下去,原来还是要娶裴相之女的。

“我在想办法了,既然已经有了时间,我定能想出办法来的。”

这一个承诺,苏欢颜便记在了心里头,她仍是觉得,姚旬尘是不会骗她的。

“那你这么久都去忙什么了?”

“皇上的大寿啊,还有生意上的事情。”其实还有一点不敢道出,便是姚旬尘心有余悸,对杭州的事情仍是介怀,才强忍着思念不来见苏欢颜,只是终还是来见她了。

“那你真是很忙呢。”苏欢颜低低喃了一句。

姚旬尘抬起臂膀,轻轻用手拍了拍苏欢颜的头,道:“近两年可能有战事,需要为皇家多筹些军费,也没人给我分担,自然是忙的。”

“我记得你府里的怡宁姑娘,一介女子能做你家的账房管事,自然是很能干的,怎么不让她帮你?”苏欢颜煞有介事地回道。

“她近来也会向我问及你,你没事可以去府里看望看望她。至于生意上的事情,我只相信自家人。不如....”

苏欢颜听得姚旬尘话到一半又不说了,有些着急,问道:“不如什么?”

姚旬尘忽然轻笑出声,让苏欢颜有些不敢置信。执鞭打马朝着回去的路而去,只余下方才的声音响在林中,“不如你来帮我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