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生欢颜

第90章:姚旬尘就是她苏欢颜的劫,命里该,她就需要承受

生生欢颜 欢顔 1348 2013-10-16 14:50:07

  自从姚旬尘大婚那夜后,苏欢颜就像是换了一个脾性。心里头总像是有着心思,侯佑璟知道苏欢颜心里装着心事,可是苏欢颜每日仍是寻常依旧生活,难过的时候会皱眉,任性的时候会闹,开心的时候会笑,只是那唇角的弧度再无昔日纯真的模样。

苏欢颜便这般好好生活着,偶尔茶余饭后去茶楼坐坐,听听说书人说说京城里头古往今来的事情。

她听说了当今皇上当年登基后的铁手腕,听说了当年意气风发的两个王爷,一个便是侯佑璟的父亲。

她也听说了裴相之女回家省亲时排场如何之大,听说了北辰王府的姚王爷自从婚后便朝出晚归,听说了姚王爷似乎与王妃并不亲近。

苏欢颜有时候会自嘲的笑笑,自己为何还要关心姚旬尘的一切,为何心里头仍是放不开这孽缘。后来想了很久才想明白,有的人就是别人的劫,是你想躲也躲不开的。姚旬尘就是她苏欢颜的劫,命里该,她就需要承受。

苏欢颜照旧从茶楼出来,竟是撞见了许久未见的怡宁。时隔姚旬尘大婚,已然一个月有余。

苏欢颜本想绕开,想想又不与怡宁相关,何必呢。于是迎上去,笑着唤道:“怡宁姑娘。”

怡宁听到苏欢颜的声音,也绽开笑容,“欢颜姑娘。”不过笑容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下一秒面上竟有些讪讪的。许是觉着姚旬尘娶了裴珺研,怎样对苏欢颜而言都是尴尬的。

苏欢颜反倒显得并不在意,“好些日子没见着了,近来可好?”

“倒和往常差不多。只是王爷大婚后,王妃会过问一些账务的事情。”

“哦,是嘛?”听得怡宁提起裴珺研,苏欢颜只是浅浅笑。

“对了,你怎么到这儿来了?”苏欢颜复又开口。这个茶楼本就是处在不繁华的地方,不知怡宁怎么会路过这里。

怡宁面露难色,并未回答。

“怎么?不便说与我听?”

这一说,怡宁反倒开了口,坦言回道:“其实是王爷让我来的。说是与茶楼老板关于账务上的事情商榷一下。待确定好,他再前来商谈细节。”

“他何时与这茶楼也有生意往来了?”

“我也不知,只是奉了王爷之命而来的。不过,欢颜姑娘,我有句真心话想同你说。”

苏欢颜只觉着疑惑,姚旬尘不是与她说过生意上的事情并不交给外人过问的,而后转念一想,这本就是怡宁分内之事,再者,姚旬尘与她说过那么多话,又有多少是真的呢。

自嘲一笑,回道:“恩,说把。”

“其实,王爷他很在意欢颜姑娘你的。我不是与你说过,我曾见过题着欢颜姑娘你名字的画像么?其实王爷还在那画像上题着两个字:挚爱。”

关于这幅画,后来苏欢颜又看到过,只是画上没有“挚爱”俩字,却是缺了一角,不知是有心人撕去了,还是不小心撕坏的。

此时,苏欢颜闻言只觉得心内暗流涌动,有些不敢置信。转念一想,怡宁一直希望自己和姚旬尘能够在一起,这番话许是安慰自己罢了。

“怡宁姑娘,王爷待我如何我心中自知,他既然已经娶了那裴家小姐了,我和他的前尘往事不提也罢。”

怡宁却是不解,“欢颜姑娘,有些东西是需要自己争取的。”

苏欢颜看着怡宁,眼中一片浓的化不开的忧伤,“我以前也觉着是这个理,后来发现有些东西确实不是你想要就能有的。”

怡宁也知姚旬尘大婚的事情对苏欢颜而言无疑是一种刺激,便也不再说下去,转换话题道:“那我先走一步去茶楼办事了,改日我去沈府找你。”

“好。”语调和声线都恰到好处,再听不出一丝哀怨。

目送怡宁离去,再回首看那茶楼,半掩在那巷道深处,一面写着“茶”的招牌高高挂在那,远远地,就那么挂在那,想象里头又是精彩的评书故事,而这茶楼外,才是真真切切的人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