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生生欢颜

第88章:这已经是她的夫君了,以后多的是机会

生生欢颜 欢顔 1281 2013-10-15 11:29:45

  春日尽,夏日翩跹而至。

初夏便有些闷热,平日里街道上并没有多少的人,这一日,京城里头却异常的热闹。

苏欢颜得来空闲,去过北辰王府几次,姚旬尘也来找过她。苏欢颜有时候不知,是不是这般若即若离更坚定了她对姚旬尘的爱意和渴望,还是姚旬尘本就是她命里的劫,让她无法逃脱。

日子本来平静无波,这一日,北辰王府姚王爷娶亲的消息轰动全京城,苏欢颜自然也得知了此事,竟是生生愣坐在梳妆铜镜前。

屋外蝉鸣都无力,可是不远处的北辰王府却是锣鼓响亮,大红的喜轿被抬至王府府邸门口。

“不是说有办法的么?为什么还是娶了她?”苏欢颜低低自语,像是只是在问自己一般。

陈修前几日带着沈子君出门游玩去了,侯佑璟想必也是被邀请去了婚礼,偌大的府邸只有苏欢颜独自闷在房间内。

一直垂首低泣,不断问着“为什么?”,久久回荡在房间内,却没有人回答她。

北辰王府。

酒过三巡,人群终是散去,姚旬尘走到贴着大红喜字的屋子前,久久站立,却不愿推开门。

这门里候着的是皇上赐婚的妻子,是一心想要嫁给自己的裴珺研,却不是自己爱着的那个人。

一瞬间,一张绝丽姿容的面容浮上心头,还有那个身着男子衣裳的模样,那个窝在自己怀中的娇羞表情,那个雪地里在自己说出“不如你来帮我”之后含笑应答“好啊”的人儿,才是自己所爱的人。

可是事出必有因。他之所以答应了这门婚事,一来是不知为何皇上无论怎样都不肯收回赐婚之令,想来丞相一直是皇上的心腹,定是为了自家女儿的婚事在其间费了不少心思。

二来,也是因为苏欢颜。那日苏欢颜去北辰王府找自己,可是自己并不在。苏欢颜与怡宁聊了一会便离去了。匆忙赶回来的姚旬尘得知苏欢颜刚走便追了出去。哪料得竟是看见了苏欢颜与周子轩在一起,说是在一起,其实也不过是周子轩特意去找苏欢颜,苏欢颜甚至没说几句便离去了。只是临去之时不慎被石子绊了一脚,周子轩顺势便扶了上去。姚旬尘就是那一瞬间气急回府的。而后苏欢颜立刻拉开距离道别的场景自然是他没有看到的。

他对苏欢颜的爱终究是抵不过心头的心结,他以为他能不在意杭州之事,但是事实是他做不到。

于是便有了今日成婚这一举。姚旬尘心想,也许娶了裴珺研,他就能减少对苏欢颜的情意,断了心头缠绕的情思。

忽地一阵风过,竟是将门吹开了。蒙着盖头的裴珺研现于眼前,候着的丫鬟笑盈盈上来讨了喜钱,说了几句吉利话便离开了,顺势替姚旬尘将门掩上。

屋内两人各怀心思。

裴珺研自从得知姚旬尘将婚期推迟了,便一直闷闷不乐。奈何答应了父亲不能伤害苏欢颜,由此一度觉着她许是不能嫁给姚旬尘了。如今,她总算是得偿所愿,父亲终究没有骗她,最终她还是嫁的了所爱的人。

姚旬尘面上却无半点喜色。直到这一刻,他才发觉自己做了多么愚蠢的决定。他娶了裴珺研,可是他对苏欢颜的感情却是分毫不减,反倒恨不得此时身穿嫁衣要成为自己王妃的人是苏欢颜。

他就这样舍弃了苏欢颜,他只当她是个已然残花的女子,却不知那是一个完整爱着他的女儿家。

这一夜,月色惨淡,裴珺研迎来最欢喜的一夜,姚旬尘却只是例循掀盖头喝交杯酒的规矩后,便和衣而睡。

裴珺研虽是心有不甘,看着眼前容颜俊美的姚旬尘,这已经是她的夫君了,以后多的是机会。终是从身后面抱着姚旬尘沉沉睡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