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陌殇,邪妃倾天下

第八节 几多烦恼几多愁 8

陌殇,邪妃倾天下 呼延浅羽 1368 2012-03-13 12:24:01

  不过,希陌很是不信,看着的启天:“是么?”

“是的,小姐,我与太子一道习武,武功的确是出自同一师门,但是,他是太子,他的所学都比属下的要更深更精密。”启天一五一十的说着。

希陌点点头,是的,敬宇是太子,所学必然要比启天的多,这启天说的倒也实在。

玄冥国都的街道上,人来人往,希陌带着影儿和启天直径就去敬宇所住的客栈。也没有到处四周转上一转。

希陌他们一跨进客栈,刚上了楼,就听到了敬宇该死的音声:“啊哈,是不是想我了?”

希陌理都没有理会敬宇,直接从敬宇面前走过,坐到二楼靠窗的桌子旁。

启天走向太子,只是微微的一鞠躬,并没有说什么。这一个动作,都代替了多有的问候。敬宇则是抓着他的手,很严肃看着他的眼睛,只是一个眼神的交汇,只是默默的一点头。一切尽在不言中,这对主仆依然就明白了各自传达的信息。

希陌看着这一幕,招呼着影儿和启天过来这边坐,依然没有理会敬宇。敬宇也不气,蹭着他那张厚脸皮笑嘻嘻的就坐到了希陌的对面。

希陌一脸正经,看着对面的敬宇说道:“今天来找你是有事,我们只谈公事。”

“唉,我本以为你是思念我,才前来的,谁知是为公不为私啊,让我这个未来的夫君在他们面前多没面子。”敬宇指着在旁边坐的影儿和启天,一副可怜楚楚的看着希陌。

希陌笑的一脸灿烂:“好啊,一会儿谈完公事,我再来好好的安慰安慰我未来的夫君,怎么样呢?”说罢希陌在桌下,狠狠的用脚踩在了敬宇的脚上。敬宇疼的直叫,旁边的影儿忍不住噗哧的笑出了声,而那一直表情严肃的启天此时也露出了笑脸。

正在他们打闹说笑的时候,楼下传来了“咚—咚—咚”的,很有节奏的鼓乐声,敬宇收起那顽皮的笑脸,伸头向下看去:“季连辰泽?他来这里做什么?”敬宇不解的自言自语的说。

希陌也把头伸向了窗外,只见,一个庞大而豪华的车队。前面是锣鼓开路,中间,有几个骑马的人,为首的是一个身穿浅蓝色长衫的年轻人,最多也就二十岁。希陌远远看着,一张漫长而俊美的脸,脸的轮廓衬着那双深沉而深邃的眼,有神极了。后面则是一辆要有多贵气就有多贵气的红色马车。最后面作为了收尾却是一小队的军队。像这么气势的车队,到底是什么来路?

希陌回过头看向敬宇:“你认识他们?”

敬宇再一次看向他们:“有过几面之缘,去年,他曾来我沼雪为我父皇庆过大寿。”

“庆大寿?”希陌挑起了眉:“那他是……”

敬宇回头又看向窗外,一边查看,一边说道:“他是西成国的太子,季连辰泽,此地不宜说话,我们回翠香阁再细说。”说罢,抓起折扇就起了身。

“你怎么知道翠香阁?”希陌也起了身。

希陌奇了怪了,他司城敬宇怎么知道她是从翠香阁而来?

敬宇只是很神秘的笑了笑:“没有我不知道的。”

希陌不再问了,他是沼雪的太子,他自己的东西他怎么会不知道呢?

翠香阁里。敬宇直接走进墨雨轩,坐在了上位。

方静山行礼:“参见……”话未完。

敬宇把折扇往桌子上一放。一脸正经:“免了,方大夫在此,就不用多礼了,你为我沼雪潜伏在这玄冥这么多年,有方大夫这样赤胆忠心之人,是我沼雪之大幸。方大夫请上坐。”

此时的司城敬宇确实有一副皇帝的风范。希陌坐在厅堂的左侧,喝着茶。原来方静山是沼雪的士大夫。怪不到他对希陌没有一丝的逾越,恭恭敬敬的。而希陌知道他方静山的真正身份后并不吃惊。因为,她从遇见敬宇之后,一直都是在惊奇中一路走过来的。他方静山能来这里做内应,不用想就知道他在沼雪也是有地位有身份的,一般人,想来都没有机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