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陌殇,邪妃倾天下

第一百四十一节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1

陌殇,邪妃倾天下 呼延浅羽 1240 2013-07-20 21:27:46

  海边的夜晚总是那么的寂寥,周边环山的树丛中,不时的听见几声凄惨的狼吼声和那空洞凄凉的老鸦叫。山中的夜晚有几分的凉,夜风刮过的枝叶,“沙沙”声与远处的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相互交错着……

修若坐在院中的一角,抬头看着被树叶已遮去大半的天空。今夜,没有星星,只有一缕缕从天际浮游而过的星云。

平日里有时唧唧喳喳说个不停的雪淼师太,此时只躲在窗后面,静静的看着西陵修若。此时的修若面上仍是波澜不惊,可是,他的内心只有他自己知道。

雪淼师太透着黑夜中那缕微弱的光,依稀的从修若那双眼下看到了一丝的失意。是的,那种失意是痛,发自心底的痛。虽然他西陵修若不说一句话,但是,那种神情是骗不了人的。

自从修若回来之后,虽不曾听说什么闲言闲语,但是,希陌没有跟着回来,再看看大家那种维诺的表情,雪淼师太也猜出来了个大概。

看着修若,雪淼师太不禁心里难过起来,前日还是有说有笑的,可今日,却变得这般模样,初遇希陌时,雪淼师太还抱着他乡遇故知的兴奋心情。以为希陌以后会成为在这个架空的年代中最要好的姐妹。

可谁知,开心与幸福也就那么两天……

雪淼师太想着想着,不禁又想起来了她21世纪的家乡。就这样,仇景伤情的哭了起来。

西陵修若闻声看去,看见窗后的雪淼师太莫名其妙的哭得稀里哗啦的,不解的眉毛缩到了一处。心中满是问号。身为一国之君,自己遇到这等事,自己还没哭,一个事不关己的人却在一旁哭,真是莫名其妙!

修若快步走到雪淼师太身旁,两眉紧锁的问道:“为何哭泣?是谁欺负你了?我定不会轻饶他!”

雪淼师太吸着鼻子,抹着自己的眼泪,抬头看着修若,哽咽的说:“我只是想起了我的爹娘,能否告诉我,我们家希陌在哪儿?”

不提希陌还不打紧,这一提希陌,修若的那双眼睛更加的深邃,那两只拳头也握的更加的紧了。扭头看向院中的一颗大树,那一身的气焰,已经是目空一切了,冷傲而难以接近的气息,不断的在修若身上升起。

雪淼师太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便不再过多的问些什么。却得到修若的一句:“以后,不必再提及此人!”话落,修若便双手背后,头也不回的往他的房间走去。

这次,雪淼师太真的是触及了他的底线。

第二日,天蒙蒙刚亮,雪淼师太还没睡到自然醒,就被外面的吵闹嘈杂声给吵醒了,起身望着窗外,只见人影不停的在自己的窗前掠过。赶忙披起外衣,往门外走去。可谁知,这门刚开启一条缝,就看见富贵站在门前,着实把雪淼师太吓了一跳。

这天还没大亮,门口就站个人,还不吭不响的,别说是普通人,就算修了法的神仙也会被吓着的。

雪淼师太缓过神来,吱唔的问道:“你……富贵,大半夜的不睡觉,站在人家门口干嘛呢?这……外面人来人往的,是要干嘛呢?”

富贵向雪淼师太行了一礼,说道:“皇上说,今日回宫,所以,连夜就准备回宫的物件,皇上已经跟着先行的部队的回了,命奴才在此等待您醒来,告知于您。”

雪淼师太一听,惊讶的挑起了眉毛,问道:“什么?皇上为何走的这般的匆忙?难道是出了什么事?”

富贵迟疑的一下,说道:“这……”

“这什么这,赶紧说来,我可是皇上的师傅,赶紧说来,不然,我就告诉皇上说你对我大不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