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反水后,她在黑暗游戏封神

第十一章 真相(二)

反水后,她在黑暗游戏封神 八个元宝 2104 2023-11-12 15:10:33

  乔言心握着银枪,左眼闭紧,右眼瞄准。

  那男人的双眉之间,睁开了第三只眼,猩红的眼球贪婪的盯着乔言心。

  蜘蛛腿嵌上刀片朝着她的眼睛刮来,严青的木质手臂沿着他的后背,直插入他的心脏。

  乔言心轻抬眼皮,眼睛没有眨过一下,右手举起手枪,正对男人的左眼。

  “咻……”

  刺眼的银光闪着电流,穿过男人的左眼。

  左眼迸发出烟火的光彩,他狼狈捂住溃烂的眼睛,掏出被炸的稀碎的眼球。

  “你该死。”

  他那两只眼死死盯着她手里的枪,转眼之间,他身上的听毛,扭成丝线,并着嘴里吐出的蜘蛛丝,飞向她的右手之处。

  “让开!”

  严青飞快跑到乔言心跟前,她拔下手套,直愣愣握住了那粗壮的丝线。

  丝线被赤红的火光燃烧,烧成灰烬,残留的火光顺着丝线,飞上男人的身体。

  乔言心单手扶地,跪着,趁机瞄准男人眉间的那双眼。

  男人右腿抡成圆形,手臂凌乱扑灭着身上残留着的怪诞的火光。

  子弹擦着他的第一只眼而过,银色电流钻入他的眼球。

  “霹雳吧啦”声音伴随着男人痛苦的肝肠寸断的怒吼。

  乔言心最后一枪,利落结束了他的生命。

  她刮了下嘴角的血,男人身体凉透后,一张名片掉在她鞋尖。

  “罗斯安尔。”

  她随意扫了眼,把撕成碎片的名片撒在杂土里。

  “还要躲到什么时候?”

  乔言心顿足在明显更高一处的土堆旁,土堆正前方毫无杂草,想必是有人时时打扫,明明没有墓碑,可这残留着两个不太明显的膝盖印。

  土堆轻微震颤,妇人的身体蜷缩着从土里爬出。

  严青手指着她,吓得舌头打结,“这都行?”

  又隐晦再瞄了眼乔言心的表情。

  “我要的东西呢?”

  妇人僵硬地舒展着身体,咯咯作响骨骼复原声,她的那张脸没有明显的痛苦,仿佛早已习以为常。

  严青还没开口,乔言心抢过话:“你先回答我们,东西才能给你。”

  她眼里明晃晃袒露着不信任。

  妇人歪着头,阴黑的眸子盯着严青,森然的视线却是留在乔言心上。

  严青适时拿出幽兰草,近乎是挑衅的晃了晃,妇人那平静的脸,虚伪的平静面具,被撕了个粉碎。

  她干瘪的手,夺向幽兰草,早就有所准备的乔言心一枪,打穿了她的骨头。

  癫狂的妇人安静下来,求饶般地开口。

  “别,别开枪,我都说。”

  她苍老的声音娓娓道来。

  “三年前,我女儿……”她不自觉哽咽住,“被这座学校的英语老师,一个禽兽。”她眼里迸发出眦裂的凶光。

  “姓黄的畜生,糟蹋了,阿燕给我打电话时,我才知道她已经有了孩子,并且错过了时间,她一旦做流产手术,生命也会有危险,在我的逼问下,我才知道是某次下课时,黄老师竟然趁着辅导名义,对她动了色心。”

  严青没有过多专注于妇人,反而是更加聚精会神观察着乔言心的表情。

  “我听到这,连夜来找女儿,想要为她讨个公道,可学校竟然被包庇这个老师,迟迟不愿意给出个处理结果,明明社会舆论,民众,学生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

  “我女儿的舍友都有作证,黄老师是个怎样的人,又对她做了些什么事,并且还留有了聊天记录。”

  她陷入回忆,满脸悲痛。

  “不对,当时有个小姑娘,她…她叫王韵,她迟迟不愿为我女儿说句话,就是她和那个黄畜生谈恋爱,为了那个男人跑到警察局做伪证,说那天他是和她在一起的,她没有案发时间,事情不了了之。”

  妇人抹了抹眼泪,看向乔言心严青两人,“我女儿和黄老师没仇没怨,她怎么会拿自己的清白冤枉他这个人,这这么可能?”

  乔言心摩挲着手指,冷静地问了句:“你为什么会被困在这里。”

  她澄澈的眼神,望着人时,仿佛能看到人的内心。

  妇人恨恨回道:“他们怕我闹,怕我走,他们自己心虚,就把我关在这里。”

  乔言心抠了几下手指,慵懒问道:“杨燕喜欢吃什么,你知道吗?”

  妇人以为是幻听,好笑地觑了眼乔言心:“她有什么不爱吃的,不挑食,好照顾。”

  乔言心微微一笑,妇人狐疑打量着这古怪的笑。

  还没等她回神,乔言心手腕四根暗器扎入妇人的手和腿筋脉之处,她疼的撕心裂肺。

  “连女儿喜欢吃什么,都不知道,还在这里给我们演什么母女情深。”

  她气势骇然审视着那张虚伪的脸。

  “她喜欢吃榴莲,最讨厌吃香蕉,榴莲你不喜欢,她不敢在家里吃,只能自己在学校不吃饭,省着吃。”

  妇人心虚转动着浑浊的眼珠,恐惧着眼前的人会说出她一直都不愿意想起的真相。

  “你是为她讨回公道吗,你是要钱,9月底你曾到学校找过杨燕,要她把兼职的钱给你,你要为儿子买房。”

  “黄老师这件事,这个想法不是你找柳嫣提的吗,杨燕出卖身体的兼职不是你联系买家的吗?”

  妇人发疯似的咒骂:“闭嘴,闭嘴,你知道什么,她不过是个贱货,能来到我们家,已经是积德了。”

  严青愕然看着变脸似的妇人,仿佛前些时她为女儿哭泣的模样只是一场梦罢了。

  “柳嫣才是你的亲生女儿吧,杨燕的身世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为了给柳嫣供血,她竟被你欺骗那么久,估计也是知道了真相,柳嫣才会死!”

  听到柳嫣两个字,妇人脸上闪过几丝母爱,怜惜。

  “我的女儿是无辜的,若不是黄诗雨,她一定平平安安地活在这个世上。”

  她流着血泪,眼里全是不甘。

  “黄诗雨对柳嫣做了什么。”严青有些焦急出了声,毕竟事关她的考核。

  “那个恶毒的女人,为了王韵个婊子,竟然敢中途撤出,她既然上了这条船,就别想着下车,我不过只是将王韵的恶心事贴到学校,她竟然为了这个女人翻出了我的私事,知道了我们的计划,为了报复阿嫣,她献祭了自己,唤出了盒子,我可怜的阿嫣,生生世世被困在宿舍楼,永远出不去了。”

  她痛彻心扉的控诉着恶魔的不公平。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