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攻略病娇:我比反派还疯

006地下拍卖场

攻略病娇:我比反派还疯 叙礼 2161 2024-03-20 16:39:35

  “姐姐,你这次迟到了。”

  温屿南坐在木箱子上,微微侧头,他单手支着下巴,嘴唇撅起,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以前姐姐从不迟到的。

  这次让他多等了五分钟。

  江纾将帽檐轻轻往上抬了几分,语气里透着漫不经心,“下来。”

  闻言,温屿南勾唇,掌心撑在箱子上,劲瘦的腰往上一带,整个人便从上方一跃而下。

  他拍了拍手上的灰,走到江纾面前,“姐姐你好凶。”

  语气可怜得要命。

  “你再废话一句试试?”江纾有些不耐烦。

  昨天晚上接到温屿南电话的时候,她就忍不住了。

  正事想不到说一句,废话倒是连篇。

  “姐姐,明明是你请我帮忙,现在怎么还怪起我来了。”

  温屿南垂眸看着面前的人,眼底流露出复杂,“姐姐,你变了。”

  闻言,江纾失神片刻,察觉到人异样的目光,她连忙咳嗽出声。

  “时间紧,我忙。”

  江纾随意扯了两句,眼神却飘忽不定。

  这哪是穿书啊,这分明是新副本啊!

  原文哪有关于原主这么多描述?

  可转念一想,因为自己的出现,改变了原主和傅廷珏的人生轨迹,倒也能说的过去。

  但问题是。

  江纾心里没底,她慌啊!

  原主请他帮什么了,她也不知道啊!

  “算了,我原谅你了。”温屿南从口袋里掏出一叠被折过的纸,然后一边打开一边对江纾说,“上次你拿过来让我鉴定的药剂,只检测出了两三种成分。”

  他递过去,声音却没断,“这几种成分是市面上能找到的,嗯,还不算稀缺。”

  温屿南若有所思地摸着下巴,一副求夸的表情。

  江纾接过那张纸,迅速扫了一遍。

  醒目的药剂名称立在最上方,江纾心头蓦地一震。

  那晚,她看到了抑制药剂的盒子。

  江纾指尖攥紧纸张边缘。

  所以,原主在私下里调查那些能让病毒缓解的药剂。

  “稀缺的呢?”江纾问。

  温屿南挑眉,伸出了四根手指。

  “有三种如果到处挖挖找找说不定还有点希望,但最后一种,我只在书上见过。”

  系统之前给江纾传输过身边人的个人资料,面前的温屿南是原主小时候的邻家弟弟,比她小三岁。

  他的爷爷是中医,大概是遗传,温屿南从小就对药草敏感得很,也喜欢折腾那些寻常见不到的花花草草。

  可以说,如果是温屿南都没见过的药物成分,那估计找的话也很悬。

  “什么?”

  温屿南目光里辗转着情绪,声音低沉,“当忘草。”

  “这玩意儿不是有毒?”江纾在脑海里检索了这个有些陌生的名词,小时候她听的自己的母亲提过,虽然名为当忘草,但形状酷似花。

  具体的形态她没真正见过。

  “有毒是真的,但它和某些药草混合使用就是珍稀药材。”温屿南偏头看了江纾一眼,心底发沉。

  普通人是接触不到当忘草的。

  两年前的夜晚,江纾捂着受伤的手臂站在自家门前的时候,温屿南连关心询问的机会都没有,手里就被人塞了一盒针剂。

  那时候,他们已经好些年没见了。

  他们之间的交集,在江纾父母带她搬家以后就变得若即若离。

  再后来,失了音讯。

  直到某一天,他听父母提起,小时候住在隔壁的那家人出了车祸,父母双亡,唯一幸存下来的女儿也被送去了孤儿院。

  温屿南曾经去找过江纾,可都没有结果。

  就算是后来再次相遇,温屿南也没主动提起当年。

  毕竟就表面这样看上去,江纾过得不好。

  江纾耸耸肩,像是意料之中,她姿势懒散地瞄了他一眼,头往巷子外围一歪,“边走边说。”

  温屿南大步跟上。

  “姐姐。”他轻声喊道。

  江纾正低着头玩手机,页面停在好友申请的的位置,没听见温屿南喊她。

  这两天忙着抑制药剂的事,她没怎么管那些信息。

  以至于,某个人被扔在好友申请里好几天。

  她并不意外傅廷珏能找到她的联系方式。

  “你最近,过得还好吗?”温屿南有些烦躁地揉了揉头发,目光看向别处。

  他们一齐出了巷子。

  江纾抬头,收了手机,“不算太差。”

  至少现在还活着。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扯着家常,大多都是温屿南问一句江纾答一句。

  态度,就挺随意的。

  就是现在不怎么爱笑。

  黑市涉及的领域很广,最表面的就是这条人潮拥挤的街道。

  温屿南问江纾想不想去地下拍卖场玩玩,说不定能淘到想要的东西。

  想要的东西。

  江纾垂眸,想到他刚刚说的当忘草,就跟着去了。

  他们坐的直达电梯。

  进电梯的时候,江纾同意了傅廷珏的好友申请。

  与此同时,不远处有一行人从楼梯上缓缓走下。

  为首的男人穿着西服,面目和善,目光一直往中间那个方向移。

  一副讨好殷勤的模样。

  站在某人身后的顾昱泽似乎是习惯了这样的场面,听到负责这里的经理说的那些话时,其实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但面上还带着理智和礼貌。

  他一一替某人回答。

  傅廷珏低着头,深邃的瞳孔半眯着,指尖点在那个聊天框里。

  没良心的东西,这是想起他了?

  “傅总?”经理喊了好几声。

  直到顾昱泽在一旁轻轻推了他一下,那人才冷着脸抬头。

  对面的电梯恰好关上。

  “说。”声音里透着不耐烦。

  顾昱泽扶额,心想这人今天怎么这么不在状态。

  “这边视察下来没问题了,人刚问你要不要留下去拍卖场看看,正好待会儿有一场准备开始。”

  他们站在门口停下,傅廷珏用余光看着对方,眼里染着淡淡的血色,“你闲的吗?”

  “这不是闲不闲的问题。”顾昱泽刻意压低声音在他耳边低声道,“你不想去看看?”

  这话在别人看来,莫名其妙的。

  可傅廷珏却知道顾昱泽打得什么心思。

  他低头给江纾发了条信息:在哪儿?

  语调平平的,“你盯着就行了,公司还有事,我先……”

  难得听傅廷珏话说一半,顾昱泽偏头看着欲言又止的某人,“怎么了?”

  经理等人也在一旁等着答复。

  谁不知道傅廷珏向来不参与黑市这些买卖。

  这次竟然亲自带人一起现身他们这个小地方,实在是惊喜。

  傅廷珏收起手机,面上依旧平静如水,只是眼底闪着淡淡的情绪。

  他微微侧身,往对面的电梯走。

  “来都来了,去看看吧。”

叙礼

以后稳定更新4000+哈求收藏求推荐~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