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攻略病娇:我比反派还疯

012你就使劲撩

攻略病娇:我比反派还疯 叙礼 2424 2024-03-24 18:40:32

  “你试试看呢?”

  温凉的嗓音划过耳畔,突出的喉结不由自主地滚了滚。

  傅廷珏沉着眸子,一时间不知作何反应。

  他只听见女人性感的声音一阵一阵传来。

  “看不起谁呢?”江纾挑弄着男人的喉结,丝毫没有收手的意思。

  见他没动作,江纾像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学着他朝自己说话的语气,拖腔带调地轻声询问,“嗯?”

  “傅总?”

  “你怎么不说话?”

  傅廷珏看着人,薄唇微抿,眼眸里不知在酝酿着什么情绪。

  他扫过江纾的臂弯,那里莫名泛着青,和周围白皙细腻的皮肤格格不入。

  眉眼莫名闪着躁,他一把握住江纾的手腕,声音低沉沙哑,像是忍到了极致,“江纾,我敢爱你。”

  傅廷珏话音微顿,思绪闪回那天雨夜女人朝自己伸手问他“敢不敢让她爱”的场景。

  “但我不确保我能忍多久。”他顺着江纾的调子,神情松懒,“有胆量,你就使劲撩。”

  长睫微垂,阴影打在眼下,显得格外阴郁,却遮不住他眼里的坏意。

  江纾又不傻,她自然是明白傅廷珏话里的深意。

  她把手从那人掌心里抽出来,瞳孔里蓦地闪过一抹惊异。

  相比前几次她这样找死的行为,这次挣脱轻而易举。

  傅廷珏直起身,抬手推了推下滑的眼镜。

  江纾难得呼吸了没有夹杂着男人气息的新鲜空气。

  她看着高高在上俯视着自己的男人,不觉得刚刚她的话有什么不妥,“是你先质疑的我的能力。”

  “是吗?”傅廷珏挑眉,神情恹恹,回忆着之前人事部发给他的那些资料,嘴角的弧度有些说不上来的感觉。

  “不然?”江纾从桌子上起身,头微微扬起,一脸没被傅廷珏吓唬住的模样。

  她又不是软柿子。

  “那行。”傅廷珏意味深长地点点头,他走到办公桌另一头,拉开座椅坐下。

  而后顺势把桌上的文件一把带过去。

  偌大的办公室内,只剩下签字笔的沙沙声。

  江纾定在原地。

  他就这么把她扔这儿了?自己闷头去工作了?

  还一句话不说?

  江纾越想越气,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了轻蔑。

  她眼里裹着怨气,余光瞄了一眼办公室的门。

  好像她死缠烂打想留在这儿似的。

  但江某人毕竟心高气傲,就算不爽,宁为玉碎,也得不为瓦全。

  江纾耷拉着眼皮,不甘心的清了清嗓子。

  目光却假装看向别处。

  然而,傅廷珏没反应。

  他无视她!

  江纾本能想,傅廷珏这个病娇,竟然无视她!

  于是,江纾又不甘心地加重力气清了清嗓子,就差把痰从嗓子眼咳出来。

  结果,那病娇愣是跟没听见似的,依旧拿着签字笔,心无旁骛。

  江纾觉得自己的比以前进步好多,忍耐的上限因为傅廷珏一而再再而三上升。

  江纾心想,没事,再忍忍。

  过了好几秒,她实在忍不住了。

  缓缓向前移动步子,准备伸手敲他的桌面。

  却不曾想,那人签完最后一份文件,有条不紊地盖起笔盖,而后,一只纤细修长的手指突然窜入他的眼帘。

  傅廷珏抬眸。

  跟江纾有些不爽的目光相撞。

  他瞥了一眼她悬停在空中的手,眼底划过一抹狡黠,“有事?”

  江纾肚子里的话顿时被硬生生憋回去,舌头甚至在打结,到头来也就淡淡回了句,“没事。”

  她总不能告诉他,自己气不过他不理她,想引起他的注意吧?

  这太蠢了!

  傅廷珏挑眉,“哦……”

  他拖着尾音,话像是没说完,江纾本想赶紧走,接下来的话却给她问的一头雾水。

  “现在住哪儿?”

  江纾眨巴着眼睛,反复思量着这道问题。

  为什么突然问她住哪儿?

  他不知道吗?

  装,你再装呢?

  臭病娇。

  私底下都把自己调查清楚了还在这儿明知故问,真有你的。

  江纾笑得和和气气的,“悦识酒店。”

  要多恭敬就有多恭敬。

  “嗯。”

  嗯?

  就一个嗯就想把她打发了?

  行吧。

  江纾抿着唇,心里反复提醒着自己不要跟病娇多啰嗦,她咧着嘴,眼睛弯得跟月牙似的,“那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傅廷珏对着电脑,大概是在忙工作,他淡淡回应,“嗯。”

  态度就挺敷衍的。

  江纾攥着拳,差点就想一拳过去跟他打一架。

  没事,看不见他就好了。

  江纾深呼吸冷静了两秒。

  “那,我就先撤了。”江纾说得很干脆,甚至都已经来到了办公室的门口,黑着脸,“再见。”

  再也不见。

  门被重重带上。

  谁能想到,那疯癫的好感进度条,竟然还往回倒退了几个空格。

  本来就没多少好感值,这傅廷珏到底在搞什么鬼!

  傅廷珏刚还在屏幕上的视线随着江纾的离开,一下子也落在了门口。

  炙热,复杂。

  他突然笑出声。

  跟我一起住吧。

  我最爱的标本。

  **

  江纾怎么也想不到傅廷珏问她住哪儿的目的。

  她前脚刚踏进酒店,就被大厅的经理喊住。

  江纾弯眸朝着经理笑了笑,她一个普通人,一没惹事而没犯事,这经理怎么突然找上她了?

  “江小姐,很抱歉,因为我们这边工作人员的失误,您本来订了三个月的房间已经被人订走了。”经理一边说一边给她道歉,态度好得不得了。

  后边还给江纾提了好几种补偿方案,江纾想生气都没地方生。

  可从头到尾,方案只有补偿没有解决。

  江纾心平气和地问,“酒店没有其他房间了吗,有的话,我可以继续……”

  本来就是一个住的地方,江纾向来没什么太多要求。

  然而,经理条件反射般秒答,面上却仍旧沉着冷静,“抱歉江小姐,这两天是旅游旺季,我们酒店的房间在三个月前已经被订满了。”

  大概是怕江纾不信,经理还把相关截屏证据拿出来给她看。

  房间确实已经订满,包括等待退房的人也不在少数。

  江纾说不上来什么情绪,她快速翻手机看了看周边的其他酒店。

  大不了再找一家就是。

  经理吞了吞口水,鬓角划过细汗。

  应该看不出来吧。

  “那行,我今晚收拾一下东西明天就搬。”江纾妥协道。

  就挺憋屈的。

  谁知经理却反驳,还有些难为情,“江小姐,可能……”

  江纾像是猜到了,看着他率先问,“今晚都住不了是吧?订房间的人是今晚到对吗?”

  老套的剧情江纾不知道看了多少遍,烂熟于心。

  经理弯着腰,眉头轻颤。

  那个人,太凶了。

  而且,给的也很多!

  他没能力也没本事拒绝那个人的请求。

  江纾似乎是有了猜测,随着点了一家酒店的号码,打过去。

  “抱歉,我们的房间已经订满,已经没有其他多余的房间了,您可以去别家看看。”

  江纾握着手机,指尖泛白,“谢谢。”

  她又打了一个。

  “抱歉,刚刚最后一间房已经被订出去了,您……”

  她挂断,又挑了一个比较偏的民宿。

  “抱歉……”

  江纾掐断电话,被气笑了。

  还真是巧呢,酒店没房间都没的这么统一。

  “十点前我会退房。”

  经理这辈子都没这么心虚过,他闭着眼睛,腰再一次弯了弧度,“江小姐,您这间房的客人,八点到。”

  去你丫的八点到。

叙礼

还有一章,各位稍等!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