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攻略病娇:我比反派还疯

014接你对象回家

攻略病娇:我比反派还疯 叙礼 2185 2024-03-25 11:08:34

  江纾瞄了一眼姜辞晨手机里面的内容,神色淡淡,看不出有什么惊讶,“他还挺闲,亲自上阵啊?”

  自从她被迫退出暗杀傅廷珏的任务以后,那人除了警告她要听话以外,他也没说其他什么。

  还说有人替上自己原本的位置,可到现在也没什么风声。

  就挺难说的。

  姜辞晨收回手机,自顾自地也点了一根,“动静还挺大的,我们这边的消息是在最近的半个月以内,他们会出动一次。”

  “傅廷珏这半个月是又要去M洲?”

  姜辞晨没有直接参与这次的任务计划,所以知道的也不多。

  但上一次行动的原因,也是因为境外是他们的地盘,再加之傅廷珏那一次身边并没有多少人手。

  只是他们也没想到江纾会在那一次犯错。

  还被直接退出任务。

  再者,就算退出了,这任务也不应该到那人的手里。

  前后再想想,实在是蹊跷。

  江纾跟傅廷珏相处的其实不算多,他的行程她自然无从得知。

  可为什么她一点都不知道组织要行动的消息?

  暗眸微垂,缀着点点猩红,江纾把烟掐灭,气定神闲地,“你们来这儿也是因为这个?”

  他们三人相互交换着眼神。

  沈南老大哥似的一手搭在江纾的肩上,眼里透着笑意,一看就心怀不轨,“老四,你老实说你回Z国做什么?”

  江纾瞥了一眼他的手,像是习惯了他这样的行为,她轻笑,漾着淡淡的狡黠,“钓男人。”

  说的也没错吧?

  她反复思量着组织派给她的任务,没有哪一个字眼不对。

  非常正确。

  姜辞晨抓住江纾眼里闪过的笑意,“钓到了吗?”

  话音刚落,宋屿扬玩手机的动作一顿,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等待着江纾的回答。

  江纾挑眉,将这几人的好奇心拉扯到极致。

  沈南是个暴脾气,半天等不到答案,搭在她肩上的手突然一个锁喉的动作,“老四,你再吊我胃口你就……我靠,你杀人诛心!”

  沈南话都没说完,连忙就松开江纾的脖子,转而弯腰护住地方。

  要不是他反应的快,下半辈子就没了。

  江纾扯出笑,又野又痞地,“让你没大没小。”

  到底是谁没大没小啊!

  沈南又憋屈。

  江纾看向姜辞晨,头一歪,故作肯定,“有点难。”

  单单从RE的角度来看,傅廷珏目前的种种行为确实有喜欢上自己的表现,可是……

  她是谁?绑定了系统并且深知傅廷珏真面目的人。

  那好感进度条愣是一点没上升。

  傅廷珏喜欢她爱她?

  江纾才不信。

  鬼知道那人在憋什么大招。

  “那你呢?”姜辞晨又问她,目光裹着审视,有怀疑有担心,情绪很多。

  宋屿扬大概是也想知道,难得抬头混进他们的交流圈。

  沈南找了一个相对安全的位置,双手环胸,吊儿郎当的,“是啊,你呢?别做个任务把自己搭进去。”

  话里的深意不多想,江纾便能听明白他们的意思。

  “再看吧。”江纾微微抬头,看向空中那抹朦胧的月色,散发的寒光一如她这个人的气质。

  清冷,淡漠。

  喜欢傅廷珏么,好像没怎么想过。

  至少到目前为止,所有事情的倾向都是要让傅廷珏爱上自己。

  可偏偏……

  “时间不早了。”江纾看了看时间,“你们还有什么要说的?我得走了。”

  手里在口袋里一直在震动,江纾能想象出某人怎么在他面前质问她。

  说不定还会动手动脚的。

  “等等。”姜辞晨喊住她,然后朝着宋屿扬伸出手。

  宋屿扬随即从袋子里摸出三只针剂,他放到姜辞晨手上,余光却看向江纾的侧脸。

  他抿唇,没作声。

  “他应该没给你几支,这三支你拿着,以防万一。”姜辞晨的目光落在江纾的心口,眉眼间带着笑。

  但又让人窥探不到深层的意思。

  江纾偏头,看着熟悉的针管,失神片刻。

  而后,她接过,“谢了。”

  江纾弯腰拎过包,单肩背上,姿态狂妄的,也不回头,冲着他们挥了挥手。

  沈南抵在墙边,眼神一直到江纾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才离开。

  刚刚还欠揍似的表情顿时严肃起来,一时间仿佛变了个人。

  “她一个人,没事吧?”

  这次倒不是姜辞晨接话,宋屿扬直起身子,收起手机,眼里划过说不出的淡然。

  语气是莫名的信任,他滚了滚喉结。

  “她有分寸。”

  **

  江纾低着头出了拐角,打开手机就连跳出四条信息。

  【我妄想?】

  大概是看她许久没回信息,傅廷珏也没忍住,三分钟以后又发了一条。

  【你看我是在跟你商量吗?】

  江纾看着这句话,嗤笑出声。

  是挺傅廷珏的。

  微微联想一下画面,霸道又中二。

  后面是两通电话。

  江纾手机开了静音,没接到。

  正准备给人回信息,电话页面又跳了出来。

  江纾按了接听,然后走到刚刚的便利店,径直走向收银台,从旁边的货架上拿了一根棒棒糖。

  没等那人开口,江纾直接道,“来接我。”

  电话那头大概是没想到,良久都没有声音。

  江纾付完钱,也没听见傅廷珏一句话。

  她推门出去,走到街边,然后瞄了一眼旁边的路标。

  然后朝着那人说了一遍。

  她听见傅廷珏微弱却压抑的呼吸声。

  “傅总,不是要我去你家住吗?”江纾用牙齿咬开棒棒糖的包装,然后把手里夹在耳朵和肩膀中间,用手撕下棒棒糖的外衣,她含着糖,话有些模模糊糊的。

  但挑衅轻视意味明显。

  “怎么,不敢了?”

  说完,那头挂了电话。

  五分钟以后,江纾看着停在自己面前的黑色大众,嘴角的笑意也明显至极。

  棒棒糖也正好吃完,她把棒子丢进垃圾桶。

  男人从车上下来,没过来。

  手搭在车门上,露出一截白皙的手腕,线条流畅自然,力量感十足,江纾停下看了一会儿。

  “要我过去抱你?”傅廷珏拧眉,街边的灯光暖黄,他站在灯下,影子被拉得很长。

  黑发垂在眼前,掩住他的目光,精致的五官,此时略显模糊,眉眼之间却略显骄矜。

  挺傲。

  江纾觉得这人的忍耐值已到极限。

  她无所谓似的挑起眼尾,迈着步子向那人走去。

  还有一点距离时,她把包丢过去。

  就挺随意的。

  不过傅廷珏确实也给她接住了。

  江纾在他身旁站定,目光从他的脸颊慢慢下移至胸膛。

  她伸手扯住他的领带。

  往前一拉。

  声音又蛊又甜的。

  “男朋友,走吧。”

  “接你对象回家。”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