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攻略病娇:我比反派还疯

021我殿后

攻略病娇:我比反派还疯 叙礼 2123 2024-03-31 23:43:14

  江纾躺在床上,目光看向天花板,微微有神。

  她睡前没什么玩手机的习惯,就喜欢安静的待着,一直到睡着。

  按照以往,她大概要看天花板看几个小时,今天却意外地犯困。

  心情也格外舒畅。

  浴室里的水声戛然而止,江纾隐隐约约听见男人走动的声音。

  她扯住被子,把整个人都埋进去。

  不知不觉地,她就闭上了眼睛,脚步声愈渐放大,最终消散。

  江纾难得入睡得这么快。

  傅廷珏从浴室出来时,看着蜷缩着的一团,把头发的手悬在空中,良久,他才将毛巾放下,缓步走到床边。

  他轻轻掀开被子的一角,女人睡熟的脸庞在灯光下显得极其平和,比白日里醒着的时候少了几分棱角。

  倒是乖巧。

  傅廷珏替她掩好被子,指腹划过她的脸颊,眼底是道不尽的情绪。

  脑海里的画面和记忆深处慢慢重叠。

  太像了,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太像了。

  就连高傲的性格都如此相像,傅廷珏实在是找不到什么理由去说服自己江纾不是那个人。

  他微微俯身,靠近她的呼吸,平稳而绵长。

  忍了那么久,此时明明可以趁机吻上去强区傅廷珏却意外地停下。

  他握起江纾的手,随即在她的手背上落下一吻,缱绻,克制。

  江纾,再等等。

  **

  次日。

  江纾收拾了几件衣服,还有电脑,一并装入包里,下楼的时候,傅廷珏就已经在客厅里等了。

  她醒的比较晚,好在没耽误行程,起床以后便飞快的洗漱好,然后快速收拾东西。

  走到客厅才发现,顾昱泽也在。

  傅廷珏看见她,主动起身接过她手里的包,“睡得还好吗?”

  江纾还没回过神,条件反射似的点点头,余光瞥见已经愣在原地的顾昱泽,不由得有些心虚。

  她刮了刮鼻子,脸上挂着笑,冲着顾昱泽打招呼,“顾少,上午好啊。”

  顾昱泽本来对江纾心存芥蒂,脸上自然没什么表情。

  对于江纾为什么会在这儿,身为傅廷珏肚子里的蛔虫,用脚趾头想也能猜到是这人不要脸一点点下圈套让江纾羊入虎口。

  这一点上,他确实不好怪江纾。

  反正只要不影响他们的计划,一切好说。

  顾昱泽也有礼貌地跟江纾打了招呼。

  “那我们准备走吧。”顾昱泽拿出手机一边往外走一边找电话号码,看到江纾跟在身后的动作,他脚下一停。

  似乎是料到了他的问题,傅廷珏开口,“她也去。”

  顾昱泽手指还没按到屏幕上,瞪大双眼惊呼,“你说什么?”

  什么时候了,带她去不是添乱吗!

  先不说M洲是RE的据点,就江纾是RE的人,顾昱泽就接受不了。

  谁知道她是不是潜伏在他们身边的卧底。

  他脸色难看至极,眼里看向江纾的目光都是敌意。

  就算江纾是送上门来的研究对象,也不能这么没心眼地给人掏心掏肺啊。

  江纾自然是察觉到了顾昱泽的态度,从他的角度来看,他确实有生气的理由。

  可是,这是傅廷珏的邀约,她也没法拒绝。

  “顾少放心,我不添乱。”江纾说得很客气,自认为没什么差错。

  可顾昱泽的观念向来是先入为主,他轻蔑地看了一眼江纾,“不添乱,呵,别到时候出了事还让阿珏分心去保护你。”

  看她这个样子,大概都不知道他们此行去M洲的目的,贸然跟着去,是真不怕死还是心大。

  傅廷珏纵容也就算了,这个女人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没事,到时候我听你们差遣。”江纾面色淡定,说的话也不轻不重的。

  就是傲气十足,周遭的气场并不比顾昱泽差多少。

  她不觉得自己是累赘。

  如果换作是其他女人,此时早已经找借口开溜了,怎么还会在这儿受这人的眼色。

  既然顾昱泽认为她不是什么好东西,江纾也没必要为此辩解什么。

  真正有本事的人,都是靠实力说话。

  **

  到达M洲的时候是当地时间凌晨。

  这次来的人不多,带上江纾一共才六个人。

  江纾走在队伍最后,心情莫名的烦躁。

  她捂上自己的胸口,总觉得周围静得过分。

  傅廷珏走在她前面,不远,大概是察觉到江纾的异样,他转身,眸底晦暗,语气里带着关心“:怎么了?不舒服?”

  江纾摇摇头,“没事。”

  她警惕地看着周围,凌晨的机场灯光很暗,他们一行人的影子落在地面上,被无限拉长。

  江纾总觉得有人在看自己。

  “傅廷珏。”她喊道,“你们先走。”

  她突然想起那一晚自己住到傅廷珏家里时那人的一通电话。

  他知道自己的位置。

  傅廷珏没注意江纾的眼神,只是上前扶住她,“还好吗?”

  江纾没回答他的问题,抓住他的手,“不要从正门出去。”

  她对上傅廷珏的视线,“我回头再去找你,你们先走。”

  像是命令,不由得傅廷珏反驳。

  许是两个人的动静太大,其他人也注意过来。

  顾昱泽回头的时候就看见两人在原地拉拉扯扯,原本一肚子火,现在更是火冒三丈。

  但他又没什么立场去管,只能开口劝道,“阿珏,先回酒店,你们两个也注意一点场合好不好。”

  江纾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伸手朝着顾昱泽招呼,“顾少,麻烦你带阿珏先走。”

  傅廷珏眸底突然亮了一下。

  “听话,我很安全。”江纾拍拍他的手宽慰着他的情绪,“RE是我的组织,我回来他们肯定是知道的,在此之前,我不想连累你。”

  傅廷珏还想说些什么,只见江纾摇摇头,便发觉身后有人靠近。

  顾昱泽在两人身边站定,看着他们交握的手,没好气的问,“你们又整什么幺蛾子?有什么事不能回酒店说吗?”

  江纾冲他笑了笑,“我可能同行不了了,你们先走,我殿后。”

  这话一出,两个男人的脸色都微沉。

  这话从江纾嘴里说出来,怎么就这么怪呢,哪有让女人殿后的道理?

  就算顾昱泽再怎么不待见江纾,他也见不得让一个女人在自己面前逞强。

  他还想再说些什么,却听见傅廷珏沉声开口,“我们走。”

  随后,又朝着江纾回头道,“有事打电话。”

  “我在。”

  就挺担心的。

  江纾看着他,心头莫名一暖。

  紧接着,她听他又说:

  “别怕。”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