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侦探

有时候我也觉得我是个大佬

第三章 酆都大帝召见

有时候我也觉得我是个大佬 衍卿寒 2178 2024-05-04 23:47:04

  归子羽闭眼念咒,双手兰花指立于胸前。

  “吽吽吽,金刚殊胜妙音,莲师金刚界咒,祈请本尊加持,成就我愿!”

  念罢睁眼,碧色眼眸中浮现两朵青莲,霎时间,归子羽脚下朵朵青莲盛开,开满整个刑场。

  她大喝一声:“时空追溯!”

  地上的青莲飘起,在空中组成一道莲幕。

  随后开始播放整件事情的来龙去。

  只见上面分明显现的与红莲公主说的没有差别。

  时空追溯结束,青莲消失。

  “你不是说你的侍女一直和你在一起吗?这怎么解释?”

  湘妃急了,说起话来也结结巴巴。

  “这,这,这可能是我记错了吧。

  哦,对了,她确实中途出去过一会儿,但是跟我没关系。”

  所以关键就在那个侍女身上。

  秦广王:“那侍女现在在哪儿?”

  “就在家中。”

  “去把那侍女带来。”

  那侍女何曾见过如此场面,软着腿就跪了下来。

  “大帝饶命!”

  接下来的事就不用归子羽插手了。

  秦广王黑着脸,“说!是谁指使你的?”

  侍女摇摇头,“不,不,不,我没有找过公主,我真的没找过。”

  归子羽心中默默给这个侍女点了个赞,这波自爆她给满分。

  “是吗?”

  秦广王冷笑一声,“呵!本王可没有问你有没有去找过公主,本王是问谁谁指使你的?”

  侍女这才反应过来,立马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蔫了下去。

  归子羽适时提醒:“事已至此,再狡辩已是无用,还不如坦白从宽,争取宽大处理。”

  侍女立马道:“是我家小姐啊——”

  话还没说完,便魂飞魄散了。

  本来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其他几位阎君见此纷纷站了起来。

  酆都大帝震怒:“放肆!”

  居然敢当着他的面动手。

  另一边湘妃跌坐在地,“不!不是我!我真的没有。”

  归子羽四周看了看,敌人在暗处,她在明处,这可不是一个好的开场。

  “别哭了,傻子都看出来不是你。”

  湘妃一愣,满脸泪痕的看着归子羽说:“真的吗?”

  她点点头,“当然是真的。”

  然后对着墨竹道:“对吧,傻子。”

  墨竹:“……”

  他真的想锤归子羽,但鉴于她的背后有地藏王菩萨和秦广王撑腰,他只能默默咽下这口气。

  明白人都看出这是一出栽赃嫁祸的好戏。

  若是没有归子羽施展时空追溯,这件事最终查下去就两个结果。

  红莲公主或者湘妃。

  “好!真是好的很呐!但我冥府是吃素的!”

  酆都大帝愤然离场,十殿阎君紧随其后。

  这场刑法终于还是结束了。

  “那俩大傻子快回去吧。最近别出门儿,小心被盯上。”

  归子羽冲着湘妃和墨竹微微一笑,这天真灿烂的笑容真的很治愈。

  前提是忽略她叫他们大傻子。

  那俩互相搀扶着愤然离场。

  归子羽与红莲也离开的刑场。

  “子羽谢谢你!今天要是没有你,我或许会在雷鞭下魂飞魄散。”

  紫电雷刑是冥界除了十八层地狱里面的酷刑之外,最可怕的刑法。

  没有鬼魂可以完整的挨过整个刑法。

  “没事啦。我们可是好朋友呢。不过我想不通。”

  “什么?”

  红莲疑问。

  “你的父亲是冥界最尊贵的酆都大帝啊,他连自己的孩子都保护不了吗?

  那他还谈什么守护整个冥界,简直笑死。”

  红莲一愣,失落的低下头说道:“其实,父王也是身不由己。”

  “屁话!所有的身不由己都是在给自己的无能找借口!

  我都能无条件相信你,帮你证明清白,他们为什么不可以?

  真服了!出了事第一反应不是解决问题,而是解决自己女儿!真不知道怎么想的。”

  北阴酆都大帝原想着女儿今天受委屈了,所以和十殿阎君议完事就十万火急过来亲自接女儿回家。结果听见这小孩儿的一番言论,脸烫的已经有点无地自容了。

  秦广王跟在后面是来找归子羽的,同样他也听见了那话,连忙跟酆都大帝请罪:“童言无忌,还请大帝恕罪,那孩子被宠坏了。

  回去我就教训她!”

  酆都大帝摇摇头,“无事,说的也没错。”

  “真是个小可怜儿!不过没关系,姐姐我罩你。”

  归子羽拉住红莲的手。

  红莲公主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激动的一把抱住了归子羽。

  “你真好!”

  酆都大帝看着这一幕眼角好似有泪闪过。

  “本帝的青莲要是还在,定然不会让她妹妹受委屈。”

  酆都大帝育有一子二女,二女乃是双生并蒂,一个叫红莲,一个叫青莲。

  青莲公主早逝。

  秦广王:“青莲公主舍身为三界,此等仁义之举必定早登西方极乐世界。

  三界不会忘记青莲公主所做的一切。”

  归子羽原以为这个事儿就已经翻篇儿了。

  结果第二日酆都大帝居然召见她。

  她踏进这宏伟的大殿,心中还有点发怵。

  大殿金碧辉煌,却空荡荡的,好生冷清。

  “小孩儿,你来了。”

  酆都大帝端坐在最前方,其实这大殿内只有他俩。

  “归子羽见过大帝。不知大帝召小女前来所为何事?”

  “小孩儿,若我没有看错的话,你已是伪神。就差一步便可成神。”

  果然不愧是冥界的扛把子,慧眼是英雄啊!

  “大帝你真厉害!”

  归子羽笑了笑。

  “本帝今日召你前来,是有一件事要让你去办。”

  “大帝请说!”

  “那关在地狱第四层的恶灵,生前并不是穷凶极恶之徒,相反,他是十世的好人,但每一世都不得善终。

  因为孟婆的疏忽,导致其误喝了醒神汤,想起了前九世的记忆。

  随即受不了刺激,大闹了奈何桥。

  阴差阳错之下掉进了忘川河,被其中的阴气所侵蚀。这才变成了需要关押的恶灵。

  本帝推测他应该是回了阳间,毕竟那里还有他放不下的人和事。”

  归子羽:“所以我要去把他捉拿归案?”

  酆都大帝摇摇头:“并不是。

  他的一生太苦了,本帝想你送他一个美梦,令他放下过去,重新投胎。”

  她听明白了,就是去超度一下。

  这活她熟。

  “莫得问题!”

  “此物赠你。

  你这伪神太香了,去到阳间少不得有孤魂野鬼妖魔鬼怪想要吞噬你。

  带着它,所有中低级的妖魔鬼怪,孤魂野鬼都不能伤你一分。

  至于遇上高级的,我想你有办法制服。”

  啊?

  归子羽还没来得及啊出声音,她就又一次站在了玄冥宫的门前。

  看着手腕上的的海棠玉镯,她耸耸肩,“唉~”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