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心碎了无痕

她的责任

心碎了无痕 失控的天使 1971 2007-09-22 00:32:27

  门卫走后,他有些愤愤,“到哪儿鬼混去了,弄成这个样子,闹得我没觉睡。”

他四下翻了翻,什么吃的也没有,烟更不会有。只好插上电脑,玩玩游戏,后半夜三四点,他听着刘星雨的呼吸声沉重起来,是缓过来了。他倒了杯水,不知几天了,一点温乎气都没有。

“喝点儿水。”扶起刘星雨,喂给他。现在他感到刘星雨有点儿可怜,“好好日子不过,胡闹哇!落得这样。”可话又说回来,刘星雨的胡闹对于他是有利的,如果刘星雨好好干的话,哪方面都是自己的一个强有力竞争对手,以他的背景,自己并不占什么优势,现在好了,校长位子上那个老头“五一”退下去,自己顶上去的把握可就大多了。

“怎么弄的,这个样?”他问,刘星雨也不回答,喝完水,只是呼呼喘气,“感觉怎么样?好点儿了吗?”刘星雨依然不回答。

“你怎么回来的?”刘星雨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来的,现在他也根本回答不了问题。

能找到学校,完全是凭着动物的本能。

“有个人商量商量就好了。”

他没找白若兰,他知道刘星雨已经起诉离婚了。摸出电话拔了孙维民的号码,半天才有人接。

“维民,我是何新华。”

“你小子这前闹啥妖哇?”

“你赶紧到我们学校来一趟,星雨病得挺重,得赶紧送医院,我值班,走不开呀。”

“好,好,我马上过来。”孙维民登上衣服下楼,叫辆出租车,奔学校来。门卫得到何主任通知,放他们进来,几个人把刘星雨塞进车里,又奔市医院来。

住了十天才渐渐好起来,应病人的要求,孙维民没通知别人。出院后,孙维民要求他到自己家过年,马上就过年了。

正月初一,刘星雨的姑父打来电话,质问他这一个多月干什么去了,怎么连个电话都没有,要求他马上去一趟。

“星雨,该说说你的事了。”这边一关上电话,孙维民就说:“你嫂也听听,说说你的打算吧。”

“大哥,大嫂,有些事得让你们知道,我起诉离婚了,她不离,法庭也一时没法判,现在看来离不离对我来说都一样,就那么放着吧。”

“顾颖呢?”孙维民问。

“她走了。”

“到哪儿去了?”

“不知道。”

“她打算怎么办?”

“她要照顾好她丈夫,教育好她的孩子。”

顾颖的日记上写得是那样清楚:“我不能丢下他,上天也不容我丢下他。抛开这一切,同另外一个人躲到陌生的地方去,或许能避开人们的议论和诅咒,但能过上幸福安宁的生活吗?毕竟我们还必须面对自己的良心。

“与其余下的岁月生活在悔恨和内疚里,不如承担起责任来。

“我想他会我的,他也不会希望一个可怜的人再蒙受屈辱,他也不会希望一个孩子从懂事开始就蒙受,甚至一生都会蒙受屈辱吧。”

她在给刘星雨的信中说:“星雨,我走了,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去,我希望在那里能够开始新的生活。……

“星雨,你能理解我,是吗!看着美好的前程已经展现在你的面前,我会在今后的日子里为你祝福。别让我失望,好吗?……

“星雨,别了,相依我会承担起责任,是你的爱让我有了生活的勇气,我有一个信念,我在为自己所爱的人活着。”

从顾颖的日记中,读到最多的是她那激烈的思想斗争,她的理智和感情互相匹敌,不相上下,二者无时无刻不在战斗,时而东风压倒西风,她强烈需要同他拥抱在一起;时而西风压倒东风,她清楚地到她自己肩上的担子。有句话她是这样说的:“我多希望看到他,又多怕看到他。”

刘星雨在长廊里徘徊,对她无疑是种严峻的考验,为了防止理智大堤被感情冲垮,她悄悄地走了。李长坡的父母也同意,曾有些医生建议病人换个环境,他们认为病人或许是对某些熟悉的环境,对某些熟悉的人产生了恐惧才发病的。新的环境对病人的恢复有益。事实证明这个建议是有道理的。两三个月没出家门半步的李长坡到新家之后,每天都能到户外活动活动,并且活动的时间越来越长,这让家人们又看到了希望。

“你到底有什么打算?”孙维民问。

“去找她。”

“她不是希望你别去打扰她的新生活吗?”

“我不打扰她们。”

“那去干啥?”

“看他们。”

“不去不行?”孙维民的妻子问。

“不行。”

“工作呢?”

“早就辞了。”

“生活怎么解决?”

“总不至于饿死。”

“也不知道你做的是对还是错,话也没法说,听天由命吧。”孙维民说。

“别的我们也帮不了你,不过,还能保证你吃上。”孙维民的妻子说。

“一个月给你存五百够不够?”

“够了。三百就够。”

“有困难就吱一声。”孙维民的妻子说。

“对了,有些杂志社把约稿电话打到我这儿,你能不能……”孙维民说。

“不能。”刘星雨摇摇头。“不过,家里地下室有箱以前写的东西,你们跟若兰商量着处理吧。”

“好,一个人在外边加点儿小心。”

“嗯。”刘星雨站起来,拿过那个皮包,“那我就过去了。”

“我送你。”

“不用。”

“让你哥送送你。”

“不用。”

“走前到我这儿。”

“嗯。”

“不走就过来。别净泡方便面。注意点身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