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妖孽行天下

阴沟里翻船

妖孽行天下 秦九歌 2362 2011-12-05 14:22:31

  “尔等听我慢慢道来。”

秦九歌顿了顿,眼睛扫过众人的脸,又继续说道:“俗语说得好啊,山贼不可怕,可怕的是山贼有文化。”

“有这句话吗?”众山贼窃窃私语。

秦九歌秀眉一拧,正色道:“请不要质疑本姑娘的博学。”

“那你给我们说说那是什么俗语。”一山贼瞪着求知欲旺盛的小眼睛,硬是要刨根问底。

深呼吸,深呼吸。最终还是没忍住送给他一打白眼。秦九歌用眼神将他凌迟了千百遍,才道:“打断别人是很没有礼貌的行为,下回要问问题请先举手。好了,我们接着??????”

话音刚落,那山贼就立马举起了手,一副乖乖好学生的样子:“请回答我的问题!”

“俗语就是俗人说的话。你们当山贼的本身就够俗了还知道那么多俗语干什么!”说完秦九歌就后悔了。只见众山贼十分一致地操起了家伙,都一脸不快地瞪着她。这次,换她被目光凌迟了。

吵架气势绝对不能输,一输气势满盘皆输。

再一次清嗓子提分贝,秦九歌震撼开口:“老娘说的是惊世骇俗的俗!懂什么叫惊世骇俗吗?那就说你们英明神武名垂千古万古流芳提前作古早点挂掉魂归西土??????总之,怎一个俗字了得!”

秦九歌说的模糊,众山贼听得糊涂。

不过瞅着那一脸真挚的样子,也不像在说谎。虽然没听到几个字,但宽宏大量的山贼们还是勉勉强强地相信了她。

刀疤老大也不好再追究,只好摆摆手道:“你继续。”

果然呐,没文化,真可怕。

秦九歌板着一张小脸,心里却闹腾得欢快,差点就一个没忍住笑出声了。

她咳嗽了两声来掩饰自己的失态,而尔后又开始继续忽悠:“众位请听我说。咱们做山贼的,风里来雨里去,危险系数高不说,抢的钱还少。钱少点就少点吧,百姓还恨咱们,官府还要剿咱们,这日子过得??????唉!你们说说,人家官府凭什么呀?一会儿这个税,一会儿那样税,百姓们乖乖就把钱送去了,其实实质和咱们一样是打劫,这差距却是十万八千里啊!”

山贼甲深有感触:“我们是拿刀逼着人家给钱,官府是拿权逼着人家给钱,都一样,咋能区别对待呢?不过说到底,这和我们有没有读过书有什么没关系?”

“关系大了去了!”秦九歌扬了扬下颚,才侃侃开口:“你们也不想想为什么当官的都是读书人?因为他们会编造理由巧立名目呗。如果你们有文化,就可以在路上横个栏子,挂个条子,上书:比文比武,赢者过路,输者给钱。那到手可就是你们的辛苦钱了,谁还敢再说什么!”

山贼乙举手:“万一遇到秀才怎么办?我们说不过人家啊!”

山贼丙举一反三:“万一遇到武林高手怎么办?我们打不过人家啊!”

“傻吗你?跟秀才比武功,跟武林人士就比文采啊,双保险,可能输吗?”秦九歌一手赏给那俩小山贼一顿暴炒栗子。

山贼丁吸取前面的经验,跑到秦九歌手够不着的地方才举起了手:“万一遇到了文武双的呢?”

右脚随意一踢,一颗小石子便飞起直袭那人的额头。秦九歌对那声惨叫置若罔闻,继续说教。

“如此愚昧,前途堪忧。”她摇了摇头,再一次搬出她以前班主任看着她时那副痛心疾首的表情,“你们啊,也不想想。文武双全的人本来就稀少得像国宝,真在这穷乡僻壤的地儿碰上一个,还不赶紧拉他入伙就是傻子了!”

“有理啊??????”

一番话让众山贼大彻大悟,心底不禁对这小仙女生出几分崇敬之情。她随手一指随口一诌便给他们指出了一条通往幸福的康庄大道,不可不谓之高人呐!

秦九歌亦很是得意。她拍了拍刀疤老大的肩膀,语重而心长:“你们好好干,总有熬出头的一天。我还有事,就不陪各位一起艰苦创业了。后会无期。”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秦九歌长那么大,最擅长的就是脚底抹油,遇弱开揍,遇强开溜。在妄天疯子的手下更是将这门江湖之必备逃生武学练了个炉火纯青,躲过这十几个小毛贼自然不在话下。

先前的一时兴起,秦九歌一番插科打诨胡编乱造地找这群山贼的乐子,是因为她做梦也没想到,她竟会在阴沟里翻船。

话说在众山贼憧憬美好未来的一片贼笑声中,秦女侠已经骑着大白准备冲出重围。说时迟,那时快,一阵风驰电掣的马蹄声由远及近,快得让人躲闪不及。

众山贼是被那风劲冲滚到两边的,而专心逃跑的秦女侠却被那阵莫名其妙的疾风也连带着滚到了地上。还未来得及骂上两句,她又被接下来的情况弄了个措手不及,再也无心逃跑革命。

那疾驰而来的红棕色马儿因为大白小白的不友善气息而萌生了怯意,在经过九歌那儿的时候便停了那么半拍,再加上她那一撞,那马上的人一个没稳住,竟翻身落马,还就那么好巧不巧地压在了她那发育刚有点起色的纤细的娇躯之上。

欲哭无泪,欲起无力,欲骂没气。

秦九歌瞅着回过神来将她团团围住的众山贼,这才想起有一个词叫“自作孽不可活”。

她讪讪地干笑两声:“敢问各位大哥,这附近可有狼群出没?”

刀疤老大把刀一横,笑得猥琐:“也不怕你再耍花样,告诉你也无妨,这荒山野岭别的不多,狼倒有的是。”

“那就好。”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秦九歌很平静地冲大白小白道:“嚎两声叫你们的兄弟来帮帮忙。”

众山贼这才想起她那不伦不类的坐骑。其中一山贼壮着胆子把那遮挡的布扯掉,掩藏在那恶俗的花花绿绿的破布条下的竟是两条难得一见的雪狼!那张大的嘴里露出一口锋利的獠牙,那牙间还流着泛光的涎和未消化的猩红的肉渣,也不知是哪顿饱餐后的残余,让他们光看着都觉得阴森恐怖。

“嗷哦~~”

幽静的山谷顿时盘旋着一声一声凄厉的狼嚎,像出征时的号角,召唤着整装待发的勇士们,上战场一决生死。那听不见音落的长啸,震动了大地的一切生灵,好像一次大地动的来临一般,让它们躁动不安。

“不好,它们要召唤这附近的狼群,快跑!”

稍有点阅历的刀疤老大一看形式不太对劲,立马知会众人开溜。那速度绝对比刚才秦九歌的快太多了,一溜烟就跑了没影。

果然,逆境造就人才,逃命造就天才。秦九歌看着山贼们逃跑的方向发出一声带几分愉悦的讥笑。然而回头的瞬间,讥笑变苦笑。

“大麻烦是没有了,可还有一个小麻烦呢。”秦九歌瞅着胸口压着的神秘黑衣落马受伤人,嘴角勾不起来了,笑容扬不起来了,整个人像霜打的茄子,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