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将军的爱妻

他是女子!

将军的爱妻 柒月纪夏 1336 2008-12-03 11:03:45

  俞清寒暗暗记下了所走的路,廖开轩将他带到客房门前,走过他身边的时候,忽然低低的在他耳边低语了一句:“别打那个阁楼的主意!”

随即像是没事人一样,抱拳施礼:“俞公子,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请便,有什么需要吩咐一声就行了!”

“阁楼?”俞清寒喃喃念叨,“那里究竟是什么?”

外面传来了打更的声音,俞清寒早早的吹了灯躺下,外面那两个伺候的小厮想必是廖开轩特意安排在这里的!

俞清寒一点睡意也没有,外面敲过二更,门口的两个人就已经很安静了。俞清寒悄悄起身,从后面的窗户直上了屋顶,远远望去,东阁已经熄灭了灯,但是楼下却是一片灯火通明。

俞清寒悄悄沿壁过去,俯身在一棵树的树冠之内,还好晚上有风,没有人在意风吹树叶的声音。他没有越过大院,只是隔墙望去,廖开轩居然在阁楼下站着,脸上的表情很严肃,阁楼下的人不像平日里出入在廖府的家丁。俞清寒越看越奇怪,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时,大院这边有一个人匆匆走来,打开了那道门,走到了阁楼那边。借着隐约的灯光看见来人正是廖碧天。廖开轩对廖碧天说了一些话,廖碧天点点头。俞清寒绕到了阁楼之后,刚才那些身着黑衣的人也许是有备而来,需要趁着他们还未布置好之前先下手。他飞身上了阁楼悄悄的隐藏在了黑暗的角落中。

“快走!快点啊!再不走老爷和少爷就要发怒了!”一个男声焦急的催促。

“每年小姐生日都折腾,也不知道究竟要干什么!”一个女的声音很疲惫透着不耐烦。

“你小声点!”那个男的听起来很紧张,又压低了声音说道:“小姐每年生辰都会犯病的!”

“犯病?”那女的差点要叫出来,想必是被一把捂住了嘴,“你小声点!”那个男人说道:“不知道是什么病!但是据说每年生辰都会病发!”两人越走越远,声音越来越小,俞清寒顺着楼梯摸索着往上,这个阁楼除了那个小姐之外应该已经空了!忽然响起了一阵琴音,不一会楼下也有人弹琴应和。俞清寒悄悄走到窗边瞥了一眼,是廖开轩?!他在楼下,身边焚着一直香,坐在平地上弹琴。

两琴相互应和,像缠绕在一起的丝带,像在一起腾云的飞龙,像水中嬉戏的小鱼,抑扬错落,声音清脆悦耳,萦绕耳畔迟迟不散。

忽然敲响了三更声,阁楼内的琴音猛然停住,廖开轩的琴声似乎也受了影响,很明显的听出他的心很不安静,他在极力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

“开轩......我......还好!”一个柔弱的声音喊了一声,但是却能听出来语气中的倔强。

俞清寒寻声继续往楼上走去,正准备往顶楼上去,忽然间嗅到了空气中弥漫了一股香味,“好熟悉的味道!”俞清寒努力的回忆曾在哪里遇见过。

是他?云不留!他凭着感觉向前走去,已经时近午夜,他听见了前面不远处有东西摔倒的声音。

他急着前行寻找那个房间,忘记了隐蔽自己,不知道怎的就被发现了,“谁在那?”忽然有人叫了一声,俞清寒一着急推开身侧的门,翻身而入。

屋子里开着窗,淡淡的月光洒在地面上,那股香味越来越浓烈,他知道那个人就在这里!忽然一个身影出现在床前月光照着的地方,俞清寒连大气都不敢喘,他稳住神定睛一看,是一个人!他一身赤裸,长长的发丝缠绕在身上,因为是背影看不出是男是女。

俞清寒试探性是问了一声:“是云公子吗?”那人猛地一回头,月光下看清了她的面容,没有了白天故作阳刚的姿态,月光下的脸色有些苍白,她全身瑟瑟发抖,半天说了一句:“你...怎么...在这?”她是云不留?可是她明明就是个女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