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将军的爱妻

清晰的看不清楚

将军的爱妻 柒月纪夏 2441 2008-12-06 01:12:05

  清允自从回到家中之后就一直闷闷不乐,每天面对自己所喜欢的人,还要恭恭敬敬的叫她一声大嫂,做不到!做不到!怎么办?究竟怎样才能摆脱?清允心中像是有火在煎熬着自己的心!

婚礼一切都筹备整齐了,距离行礼之日也只剩下三天了!

“什么?你要去边塞驻守?为什么?怎么忽然作出这样的决定?”俞清寒不解的看着弟弟,俞清允站在厅中一言不发,俞子渊坐在上面皱着眉头,“还有三日便是你哥哥娶亲之日,你怎么忽然就要走呢?”清允依旧不言不语,说什么?怎么说?说自己没有办法控制,说自己心中爱的那个人是自己的嫂子,说自己保不准就会在婚礼之日将纪落带走,很有可能阻止他们的婚事?清允长叹一声,“已经决定了!”他走到清寒面前,“哥!对不起,我......”俞清寒拍了拍他的肩膀,“没关系!去做你自己想做的事吧!”俞清允微闭上了眼睛,叹了一口气走出了前厅。猛然抬头,看见纪落就站在长廊的的另一端,清允想要躲,可是这长长的廊庭又能躲到哪里?他硬着头皮往前走,“清允!”纪落叫住了他,“为什么走的这么突然?”青云站定抱歉的对她笑了笑,“对不起,不能看你们成亲了!”他逃似的想要离开,却被纪落一把抓住,“清允!我看得出你有心事!”清允的手在微微颤抖,他此时此刻就想什么都不顾了,想要将纪落抱在怀中告诉她,因为自己爱的人是她!没有办法眼睁睁的看着她变成自己的大嫂!清允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我需要一点时间来处理这个问题,否则我不知道自己会作出什么事情来!”清允走了,纪落呆呆的站在原地。远处,俞子渊将这一切看在眼中,他兀自摇头,“冤孽!冤孽!”

俞清允第二天就要离开了,晚上正在收拾行李,忽然俞子渊推门而入。“爹?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俞子渊看着儿子,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去吧!也许对你来说是件好事!忘了她吧!”俞子渊摇摇头走了出门,俞清允心内就像是刀绞一样,这就是宿命吗?记得很久以前,在父亲的书卷中就看过一幅画,画上的女子与纪落是如此的想象,后来知道,她是父亲的故友,母亲说,父亲曾经心中只装的下那个女子,但是后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忽然有一天他不再等待,不再将她的画像挂在房中,不再每日对着她自言自语,一切看起来都像是画上了一个句点。

“爹!”清允追了出去,“忘记是那么容易做到吗?”

“这就是命,既然喜欢却又得不到,那何不看着她幸福,默默的守护着?清允,纪落虽然已经十七岁,也很聪明,可是这么些年来她除了经商对什么都一无所知,这是你廖伯伯的用意所在!只想让纪落简简单单的过完一生,她啊就是太聪明了,也太美丽了,所以才被嫉妒!”俞子渊像是自言自语,说着说着便陷入自己的沉思之中,缓缓的踱步离开。

“我...明白了!”俞清允像是在对父亲说,也像是在对自己说。

夜深了,清允走到园中,记得回来的时候也是这样的一个夜晚,纪落一个人站在客栈的院子里面仰视着天空,很美,很美,就像一幅画一样安静,让人不忍心去打扰她,破坏了这一份宁静。一时间,他忽然分不清楚这是梦境还是真的,“纪落......”他看见了园中站着一个长发飘逸的女子,抬头望天,“纪落...是你吗?是你吗?”清允往前走去,那个女子却消失不见,“都是假的!全部都是......”

“小姐,允将军来找你了!”纪落已经准备睡下,忽然听见小春说清允前来。明天他就要走了,这么晚还来找我,是不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我穿好衣服就来!”

“清允!”纪落走进厅中,一股浓浓的酒味迎面而来,“你喝了很多酒?”清允笑了笑,“借酒浇愁!无奈仍是解不开心结!”

“你有心事能想起我来,我应该感到高兴!要不我在陪你喝两杯,如何?”

“我不能再喝了,万一在你这里耍起酒疯来,明日里我想走也走不了了!”

“为什么?”

“我大哥还不把我给杀了啊!”清允依然是那副玩笑的样子,纪落忍不住笑了起来。“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我们去园中走走吧!”

晚风微凉,月色朦胧,映在园子中,地面上都像是笼罩了一层轻纱一样,照的石头都是白白的。纪落让小春去端了一壶热茶来给清允醒酒,小春站在纪落的身边不住的打盹,纪落看了看她:“小春,你先去睡吧!我们在这里坐一会!”纪落给清允倒了一杯茶,“尝尝吧!小春泡得茶可是很好喝的!”清允努力的忍住不想看纪落,接过杯子一饮而尽。“若是你没有心情饮茶,就不该如此粗鲁的对它!若是你不愿意看见我,又何苦这时候前来找我呢?”清允没了脾气,“纪落,其实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子,可是她却喜欢的是我的朋友,我知道大丈夫不能夺人所爱,更不能不讲兄弟义气,所以我愿意放弃,却没有办法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成亲!”纪落顿了一下,“清允看你平时都是嘻嘻哈哈哈的样子,真不知道是哪家的姑娘如此有福气能得到你的青睐!你现在心里在矛盾着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心里很乱,理不出个头绪来!”清允紧紧的握着茶盏,眉头拧成了一团。“带她走?远走高飞吗?”清允猛然的抬头,“不!我不能那么做!那么做......”纪落点点头,“我知道,你做不出来这种事!可是,我更想知道,那个姑娘她的心意是怎样的?”清允的眼神黯淡了下来,“其实这都是我自己一相情愿的事情,她从来都不知道我对她的感情!”纪落摇了摇头,“清允,你啊,真是傻!何苦为难自己,抱着一份空念想来折磨自己呢?”清允声音颤抖:“我忘不掉!没办法忘掉!闭上眼睛的时候总是能看见她的笑容在我的面前!”

“清允,你了解她吗?你为什么喜欢她?”

“第一眼!我从第一眼开始,就不能忘记!”

“清允,两个人的缘分是注定的!但是我更相信,两人在一起其实是有很多原因的,也许在当事人看来并不算什么,事实上若是不经历一番考验,两个人的感情是不能有结果的!”

“那你们呢?”清允话一出口就已经后悔了。“清允,我跟清寒之间也有很多事情!”一阵凉风袭来,纪落不由的颤抖了一下,清允将披风解下披在了纪落的身上,“冷吗?还是回屋里吧!”纪落摇摇头,“没有准备,忽然冷了一下!清允,”她叫住了他,“也许她真的是与你有缘无分,兴许属于你的那个女子就在不远处等着你!”

“纪落......我......”清允不愿意再说下去,转身就要离开。“清允,”纪落忽然叫住了他,轻轻走到他身边,“若是太执着,反而会看不清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