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将军的爱妻

若然成风

将军的爱妻 柒月纪夏 1869 2008-12-11 20:54:08

  我不敢看你的眼睛,害怕不忍见你不舍的目光;

我不敢跟你再说下去,我害怕听见你挽留的言语,也许是我只顾为自己着想,对不起,这是我唯一能对你说的话。

从我睁开眼睛那一刻起,我就知道自己住在这个高高的阁楼里面,高高的阁楼隔断了我与外界的所有往来,我常常站在阁楼的顶端远远的眺望,远处能依稀看得见有连绵起伏的山峰,有一望无际的湛蓝的湖水,很多时候,我都喜欢一个人静静的坐着抬头看着天空,心里有了很多念想,如果我能变成一只鸟,如果我是一片云彩,如果我是风......

“韵娘,我什么时候能从这里出去?”我小时候无数次的问过,可是韵娘总是用一种我一直都没有看懂的眼神看我,轻轻地叹气,默默地离开。

我儿时最清晰的记忆就是韵娘那一双迷离的眼神还有父亲离去的背影,父亲对我很好,其实已经到了溺爱的程度,我只要开口,就没有什么不能满足的。父亲跟我说得最多的就是那个我没有记忆的娘亲,父亲说我很像娘亲,眉眼之间的那股神情像极了曾经的娘,只是,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娘亲的画像,只是听说在那个大院之中有很多很多,因为爹爹很爱娘亲,娘亲临终前的遗愿让爹娶了她的那个近身仕女为廖家传宗接代,爹也都应允了。

二娘对我也很好,可我也从来都没有见过她,爹不允许任何人来东阁一步,就连廖家夫人也不可以。只有开轩一个人会冒着被发现的危险偷偷来看我,给我带来很多惊喜。

每每想起第一次见到开轩的情景就会觉得好笑:

我静静坐在树下看书,听见树上传来沙沙的声音,我围着树走了一圈也没有看见有什么异样,我知道父亲将这里保护得很好,不会轻易让外面的人或者物进来。我暗自笑了笑,不可能有人的,就又坐了下来,“喂!”一个声音从上至下,我猛地站起身来,朝后退了一步,抬起头来寻声看去,一个灰头灰脑的小男孩,头发上沾的满是草和树叶。

“你是谁啊?”他从树上骨碌下来,站起身来像模像样的拍打了一下身上的尘土,摆出一幅大少爷的样子问道。

“你又是谁?”我觉得好笑,努力的忍住不让自己笑出来。

他却瞪起了眼睛,“我是廖开轩,廖家的少爷!”

“廖-开-轩!”我慢慢念出了他的名字,细细的打量着他,还真的是跟父亲很像。

“我叫廖纪落!”

“廖纪落?!”他的声音忽然扬起了高度,“你是我姐姐?”我微笑着点点头,他一脸不相信的左左右右的看了一遍又一遍,忽然他站到我的面前,“姐姐,你真漂亮!真像爹书房里那些画上的女子一样!”

后来我们每次说起这件事情,开轩都会不好意思,说是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就像个小土孩子似的,要是干干净净的也许会看起来漂亮一些,起码不会那么自卑!开轩的到来给我每天平淡无奇的生活添上了一笔美丽的色彩,我甚至更多的时候期待我这个弟弟的到来。

“姐,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给你准备了好多好吃的!”他的小脸上写满了开心,可是生日,每年的生日对我来说就像是不愿意触及的噩梦一般,我的笑容僵在脸上,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我不想让他失望,可是更不敢让他见到,他像只快乐的小鸟在我身边飞来飞去,我终于还是鼓足了勇气,“开轩,我......今天...”我抬头看见他一脸茫然的看着我等待下文,我硬着头皮说出了,“你回去吧!”之后,我迅速转身跑开,我不敢停留看见他那张小脸上的表情,我更害怕他会问我姐姐,为什么?

那一晚,我过的无比煎熬,痛彻心扉,不单单只是因为病发,我脑海中始终出现的是开轩失望的表情,我是个失败的姐姐。

东方初白,我身上的红色渐渐褪下,肌肤莹润洁白,仿佛新生的婴孩一般,看着很美,可却经历了如同生死般的煎熬。我起身开门,一个小小的身影蜷缩在角落,我心里猛然的一紧,走近看去,是开轩!

我忍住没有叫出声来,他睡着了,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都知道了?他在这里守了一夜吗?睡梦中的他打了一个寒蝉,我急忙转身回屋拿出一条被子将他裹起来,他猛地睁开了眼睛,直直的看着我,我一时慌乱,不知道他会说出什么话来。

“姐,”他握住了我的手,“还疼吗?”我呆在了那里,泪如泉涌......

“开轩,你--不害怕吗?”

他摇摇头,“姐姐生病了,很难受!我求了爹很久,才答应让我来看姐姐的,爹说,姐姐生病了,过生辰的日子都会很痛苦,姐姐,以后都让我陪你好吗?别把我赶走了,我真的不害怕,我会在外面保护你的!”他很认真的伸出小手指,“咱们来拉钩!”我微笑着噙满泪水,伸出手指钩在了一起。

“爹!”父亲满意的看着开轩,“轩儿,你先回去休息一会,你娘等了你一夜了!”看着开轩离开,爹爹说道:“我没有看错人!开轩是个能成大器的孩子!”

“爹就不怕会吓着他吗?”

“纪落,爹不可能会守你一生的,你早晚都要出嫁,廖家也需要一个人来继承,若是他连自己的姐姐都不能接受,其他的就无从谈起了!”

那一年,开轩十岁,我十二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