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将军的爱妻

新婚

将军的爱妻 柒月纪夏 1778 2008-12-29 22:10:11

  鲜红的喜字像火一般灼烧,今日是纪落的生日,你现在在哪?前厅宾客推杯换盏,俞清寒以自己酒醉为由出来透风,他怎么会醉?派出去的人没有能带回来一丁点消息,她就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一样,俞清允再也不愿意告诉他任何一点有关于纪落的事情,所有人都在指责自己无情无义,可是,谁又能明白自己?

“皇上!臣妻下落不明,怎么能够再娶公主?”

“为了稳定局势,现在与北疆的战事一触即发,朕这么做也是为了避免战事!让百姓安心!”

“皇上!臣已经恪尽职守,对晨国对皇上尽心尽职,臣绝无二心只求皇上收回成命,让臣尽快的去寻找臣妻!”

“俞清寒!难道朕的皇妹还辱没了你不成?晨国大将不在少数,俞家还想不想在朝中有一席之地?”俞清寒的心猛惊一下,从来没有想过宸帝居然会以此来要挟自己,“皇上,臣并无此意,只是......”

“行了,事情已经定了,你回去准备吧!朕会继续加派人手找她的!”俞清寒无奈退下殿去,东方宸伫立殿前久久不语,究竟是怎么了?皇妹是喜欢俞清寒,可是,到底自己的在想些什么?不是害怕俞清寒不够忠心,不是想着皇妹的心意,只是因为知道,她的下落了!她知道了会很难过,会很伤心,可是却再也不想让她回到俞清寒的身边了!纪落,我恨自己曾经放手,所以,这一次,一定不会!

“清寒!”雨裳轻轻叫着他的名字,屋内红烛映衬着喜色,公主一身红色的嫁衣更加妩媚动人。

“公主,时候不早了,请公主先休息吧!”俞清寒起身要走,雨裳一把抓住他,“我已是的妻,即便是她回来了,我也是,我愿意叫她一声姐姐,只是......”

“公主!”俞清寒打住了她的话,“她,也许再也不会回来了!”俞清寒痛心疾首的说,拳头紧握,手上的骨骼捏的咯咯作响,“臣还有一些事情要办,公主请先休息吧!”

“难道本公主大婚之夜,就连自己的驸马都不留在新房之内吗?”雨裳怒火中烧,厉声喝道!俞清寒无奈的回身,“若是公主愿意做她的代替......”他转身离去,留下雨裳独自一人在身后的震惊和气恼,代替?廖纪落......

“北境急报!”

朝堂之上,忽然一名士兵手持信报闯了进来,宸帝急忙让人将信呈上,他眉头紧锁,将信一把握在手中!“众卿家,北疆境内昨夜开始整顿军队和人马,已向北境边塞的守军下了战书,穆锢与我晨国一战一触即发了!”

东方宸无论如何也没有料到孟古庆步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开战,他将皇妹下嫁护国将军,本就是一种不示弱的表现,此时的孟古庆步应该不会轻举妄动才对,为什么?到底怎么回事?

眼下只有迎战,没有一点退路,可是能与孟古庆步国中的安国王爷阿古尔泰相抗衡的人只有俞清寒一人,自己皇妹昨日才嫁,难不成今天将她的驸马派到边境去打仗吗?他愁眉紧锁,殿下一片死寂,一干人等连大气都不敢喘!

“皇上!既然穆锢来犯,想我晨国也不能示弱投降,臣愿领兵前往,助吾弟清允一臂之力!”俞清寒站了出来,他心中一遍遍的祈祷,无论如何也要让自己带兵去北境!

“护国将军昨日新婚,今日怎能就让你带兵出征,这样岂不是冷落了公主?”他看出来皇帝的担心,继而出来解围。

“尚书大人此言差矣!我乃晨国护国将军,如今对手大军压境,难不成为了一己之私,置国家安危于不顾吗?”俞清寒将尚书驳的哑口无言,东方宸在殿上一言不发,很显然的结果,除了俞清寒之外没有人了解孟古庆步还有阿古尔泰的作战和思维方式了!可是,皇妹......

朝堂之上分成了两派,事实上,东方宸心中非常清楚,如果俞清寒不去,那么晨国很有可能就是死伤惨重的结果,那么自己,究竟还在犹豫什么?

“公主!”小侍婢匆匆跑了进来,“驸马他......”雨裳紧张的看着她,“怎么了?”

“驸马已经动身启程去北境边塞了!”

“什么?”雨裳猛地站起身来,“进宫!我要见皇帝哥哥!”

“皇上,雨裳公主求见!”东方宸在中宫正与皇后商议怎么跟雨裳解释,谁料她自己已经找了上来。“皇帝哥哥!为什么!”雨裳眼睛红红的,显然是哭过了,“我们昨日成亲,今天却......”

“公主,现在国家有难,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皇后看着一语不发的皇帝,只好出面来打圆场!“皇嫂,那换做是你呢?”雨裳的声音已经带着哭腔了,俞清寒,这算是什么夫君,新婚之夜未入洞房,第二天带兵远征,堂堂晨国的公主竟然遭受这样的耻辱,谁能了解我此时的心境!

“你说什么?”东方宸震怒,“昨夜俞清寒根本没有进洞房?”皇后轻轻的点点头,东方宸想要杀了他的心都有!俞清寒,那个......一个那样的女子也值得你如此的去爱着吗?东方宸再也不愿意想起当晚所看见的一幕幕景象,每每忆起后背都觉得一阵寒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