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七龙夺凤:弃妃倾城(全本+番外)

你后悔过吗

  你的泪光柔弱中带伤

惨白的月弯弯勾出过往

夜太漫长凝结成了霜

是谁在阁楼上冰冷地绝望

雨轻轻弹朱红色的窗

我一身在纸上被风吹乱

梦在远方化成一缕淌

随风飘散你的模样

菊花惨淡地伤

你的笑容已泛黄

花落人断肠我心事静静躺

北风乱夜未央

你的影子剪不断

徒留我孤单在湖面生霜

花亦相挽飘落了灿烂

凋谢的石道上命运不堪

怕你上不了岸一辈子摇晃

谁的江山马蹄声荒乱

我一身的戎装呼啸沧桑

天微微亮你轻声地叹

一夜惆怅如此委婉

菊花惨淡地伤

你的笑容已泛黄

花落人断肠我心事静静淌

北风乱夜未央

你的影子剪不断

徒留我孤单在湖面生霜

菊花惨淡地伤你的笑容已泛黄

花落人断肠我心事静静淌

北风乱夜未央

你的影子剪不断

徒留我孤单在湖面生霜

《菊花台》再次博得满堂彩,那位妇人一脸的欢喜,她很快收好刚刚我边唱她边记下的歌词,抬头对我赞叹道:“菊花惨淡地伤,你的笑容已泛黄!白姑娘果然不负才女之名,配宝玉王爷也该是天造地设,只是姑娘何以要……”她没有问下去,只道,“你后悔过吗?”

本姑娘从不做后悔的事,那件事根本就是别人陷害我,那个狗屁王爷不明是非,他活该做王八。

当然这话我只敢在心里面应,还记得那次在街上我不过以客观的立场替白吟雪小小地辩驳了一句,就差点被城里的百姓吃了。风离国的百姓将他们兄弟俩当神人膜拜,哪容得别人说不好?

众怒不能犯,我只能低着头,无言。场中一时也静默了下来。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白姑娘不止文采好,书画更是一流。”一个温婉的声音出现在二楼另一间厢房的窗口,打破了我的尴尬。

我抬头看去,却是一张熟脸,正是我第一次卖伞时碰到的黄衣少女,她将手中的美人薄扇拿出窗外秀了一遍,而后对我笑道:“当日白姑娘化妆成丑姑娘卖伞,我一眼看出你的伞面画功一流,绝对甚过号称京城第一画师的家父,我拿回家,父亲也赞你画虽简小,却是字字价过千金。当时我没有认出你,还奇怪一个丑丫头怎么可能画出如此美丽的画,今日我总算是解惑了。白姑娘果然……”

后面她说了什么,我已经完全听不到了。

字字价过千金!字字价过千金!字字价过千金的画!我竟然十两银子将它给卖了,还沾沾自喜。弯弯啊!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的画这么值钱啊!怪不得那时你说会想办法还我钱,就是因为有所恃你才敢夸下海口的嘛!我记得有一张因为沾伞架歪了还被我揉成一团当垃圾丢了。金叶子,你这么不识货,真该遭天打雷霹。

早知如此!早知如此!我只要将弯弯的画卖上两三张,就什么都不用愁了呀!也不至于因为找工作送上门被轩辕明末要挟,落到今日这番惨境。

老天爷,你太不够格调了!不带你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玩儿人的。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