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异域传说

第四十三章 混战

异域传说 水流川 2231 2008-10-03 08:04:34

  战场上的两人,南国俊彦朝日对上魔界杀手幽骊,怒目冷对,唯杀一字。朝日掌威赫赫,招沉力猛,幽骊身形飘忽,胜似鬼魅。一者沉一者柔,一者快一者凝。交锋数刻,试探已至极端,不禁得强招上手。

身形交错,却是朝日力逊一筹,袖袍断裂,只感到突然内息激荡,气息一岔,丹田之中登时痛如刀绞。“你受伤了。”幽骊冷冷的问。“是谁伤了你。”

“与你无关。”虽是汗珠滴落,内腑剧痛,朝日仍旧毫无慌乱神情,连封周身命门。“如此,仍能败你!”

“强悍的高手,但无谓的坚持只是让你更加接近死亡。”幽骊眼一冷,手握匕首随后快步出招。招如虚幻,夹带凛凛杀意,如风如火,朝日顿陷层层杀气之中,不得解脱,片刻已是伤痕累累。

“下一招,就让你解脱!”时机已到,幽骊把握朝日空隙,膝盖微屈,凝力施展如风速度,杀招显*******命的危机瞬间来到眼前,电光石火之间朝日贯力于掌,一击向地,瞬间引动四周地脉丕变,挤压的地气受雄浑掌力所致直奔幽骊。猝不及防,幽骊转攻为守,身形腾挪闪跃,护的方寸无虞,却在这时不料朝日已至眼前。“抓到你了!”

“不妙!”心知不妙,欲躲却是已被封住了行动,无奈之际举手应招,已慢了半分。穿胸一掌,顿被击出数丈开外,惊起尘沙飞扬。

“了然自身速度的不足,巧用地气封住我的行动。原来你一直以来采取守势是在积蓄力量,争取一招决胜。朝日,你果然是一个难缠的对手。”幽骊心道。

一招之胜,终是无法逆转战局。但冥冥之中的变化,也是在悄然之中发生。身法如电的杀手虽露疲惫神色,力战不屈的高手虽露紧张神情,但决战的时分,都保有着高手的气度。

微微的喘息,逐渐加温的耐心,逐渐滴落的汗水,在静静的空间下,留下了压抑的气氛。面对越战越强的朝日,幽骊虽是略胜一筹,也逐渐感到了压力。

“你的实力,你的气魄,你的能耐,实在令人诧异。我很好奇,是谁可以将你伤至如此。”幽骊问。

“与你无关。”朝日双掌化圆,首度转守为攻,凌厉而霸道的招式随之发出。“梵凛火啸”

双手如同运烈焰,翻腾激荡,凛凛杀气让幽骊面上不禁一阵动容。随后却是不退反进,“瞬之斩。”

身形幻化,每一步皆是一道幻影,不多时只见四周俱是幽骊,手持短匕,速杀而来。

强招会强招,力量与速度的争锋,短匕稍逊一分竟被生生击断。可攻势未停,身形也是未停,速度人影急变,手中竟不知何时多了一口弯刀,直插朝日胸口。就在逼命一瞬,却听远方传来破空之声。

寒光一现之间,打断了幽骊必杀之招。“嗯?是雪海冷焰之功。”

一瞬间的迟疑,身旁已来一人,俊秀的容颜,紫色的衣衫,魅惑的眼神正是来自魅族的月残痕。金色的指套上尚有血迹,红色的长发略显散乱,却似饶有兴趣。双眼含笑,给人一种难以捉摸的感觉。

“你怎么来这里了?”幽骊显得异常诧异。

“当然是被追到这里的。”月残痕嘻嘻一笑,却听此刻身后传来一声厉喝,随之剑气随发。月残痕身形一错躲至幽骊身后,猝不及防,幽骊弯刀一挡,已知来者实力绝不寻常。

“来者何人!”

远方走来一人,墨绿长衫,婀娜多姿,清丽脱俗,待到近前只见来人娇容秀丽,风姿嫣然,淡雅宜人。举止间别有一番风流妩媚,然而眼神中又有坚毅,深邃的如同湖水看不到底。只是长衫上的一抹血红甚为明显,竟似月残痕手中的指套所留下的伤痕。

“玉蝉缇。”

不等他说话,朝日已奔至他的身旁,看着她胸前的一抹鲜红,脸色骤然一变,“你……你受伤了!”

“无妨。”玉蝉缇看着面色惨白的朝日,不禁嗔怒“你的伤势竟然这么重,为什么不早和我说。”

随即,气运指尖凝成一股庞然真力直灌朝日心槽。朝日顿时感到全身一阵轻松,气息也逐步恢复了正常。“玉蝉缇,你!不可以这样!”

“闭目,凝神!”

无视四周环视强敌,玉蝉缇运招化式,竟只为先解朝日危机。看的幽骊、月残痕不禁一愣,相视而笑。

“玉蝉缇,你是如此轻视我等吗?”月残痕嬉笑中,身形忽变,食指直插玉蝉缇前胸。眼见命危之刻,却不料空间猝变,月残痕,幽骊陷入了一片莹白空间。

“这是什么地方?”幽骊冷静的环视四周,发现远方站着一人。大雪遮掩了面容,飘扬的白发带来了阵阵凉意。手握三尺青锋,气一震霎时苍茫细雪纷飞,如白色幽魅般,杀意凛冽。

“玉蝉缇呢?是你把他们藏起来了?”月残痕问。

然而他却是一语不发,随之踏出的脚步,快不眨眼。一愣神,雪衣剑客已至自己面前。

血爪舞动,看似轻描淡写,彼此却是心知一个疏忽便是再难回头。而不知对手根基的月残痕越战,也越是惊讶。慌乱中乱了一个呼吸,已被抓住稍纵之机,雪剑逼命。

就在此刻弯刀掠入,以快打快,一时火星点点,璀璨夺目,看的人目不暇接。双锋争强,各逞胜机,各不相让,一时陷入焦灼。眼见幽骊一时难胜,月残痕身形幻化,暗施偷袭,直扑剑客后心,却是不料剑客剑路再变,竟是剑路双分,同时迎战前后两面强敌。

惊愕瞬间,已陷入层层剑网之中。眼见一时难以脱身,月残痕心下一横,收敛嬉笑容颜,眉间顿现妖异邪纹。随后一口长鞭从手中幻化而出。

“邪蟒破土诀”

雄力摧风云,一招已是摧枯拉朽,山河倒转。强横的一招,使得四周地形顿时变化,空间破碎,剑网不存。

“原来我们陷入的是术法所构成的空间。”幽骊自言自语。

“哼!小小术法,不过如此!”面容变化同时导致心性转变,月残痕目光妖异,与适才竟是截然不同。但是稍纵即逝,片刻便已恢复正常。

“玉蝉缇呢?”

“你们,是在找我吗?”

轻柔的话语自身后传来,月残痕回首却见面色早已恢复正常的朝日。而玉蝉缇手中,正是适才雪衣剑客所持之雪剑。

“刚才的人,果然是你!”月残痕说。

玉蝉缇却是无动于衷,掌握雪剑,“凝天地精魄,化阴阳无极,凛凛然,剑光寒。”

一声轻吟,开启杀戮诛魔之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