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异域传说

第八十五章 南国

异域传说 水流川 2245 2009-09-25 10:41:22

  南国地处空无大陆南麓,以弱水为界划分五国疆域,依仗天堑据险自守。属地多为雨林沼泽,气候炎热潮湿,盛产奇花异草,鸟兽毒虫,因此善于制毒炼药。属地居民,受地利所限,身体素质较之其余四国略显薄弱。所以驱魔族采取重点培养的策略,凡入选驱魔族的弟子,均经过了层层删选。

南国以火为尊,赤帝为上古圣兽凤凰一滴心血所凝血脉之后,具有非比寻常的神力,是南国臣民的精神象征。但与他国不同之处在于,赤帝并不掌握实际政权。军政两权分由赤帝提名的伐命大臣,摄政大臣担任,此外另有四十九名功勋之后裔组成的长老会牵制军政大臣的权利,维护赤帝统治。

考虑到南国本身军力不足,自数百年前,赤帝便采取伐命大臣建议在属地各处培养民军,从卫军中挑选精锐前往训练,并将民军组织起来,守卫地方,是为卫兵府。挑选的精锐,也因此成为了封疆大吏,掌握一方军权。

火云城,地处南国边陲,是由北进入南国的必经之地,素来为兵家必争之地,为通往中国最后一道屏障,当年魔族入侵中国,双方曾在城外鏖战数十日。魔族与中、南两国联军,投入兵员更是多达十万,最后虽以联军战败结束,却为中国积蓄实力,准备最后一战争取了时间。

如今吸取了当年大战的教训,南国以城为单位,大力发展军事,此刻火云城已有带甲五万,奇兵三千。为维系这一庞大的军事支出。火云城依靠着他独特的地理位置,快速发展,经过了数年的休养生息已使成为了南来北往的交通枢纽,南国屈指可数的重镇。

此刻,星河,奈特二人为救玄帝,心怀英子终于造访这座南陲名城。一路疾行,无暇顾及四周景致,直奔卫兵府,却在府前正见那熟悉的人影。

灰发长衫,英气逼人,眉宇间是难以言说的傲气,举手投足更加不俗,正是朝日。朝日,星河双目对视,气氛一时凝结,似是尴尬。然而两人却是同样不改本色,在短暂沉默后,朝日发问。

“中国的高手,怎么会突然造访南国火云城。未经通传,他国武力擅入。你知道,这不合常理。”他平静的看着星河。

“非常时刻,只能行非常手段。如是按部就班,未免耽搁。只期望你能大开方便之门,助我等一臂之力。”心知星河尴尬,奈特抢先说。

“这也是你的意思?”朝日看了一眼星河,双目灼灼的看着他。“你是怎么认为的?”

片刻的迟疑,奈特看着脸色阴晴难定的星河。“朝日,我等……”

“奈特,等一下。”不等奈特继续说话,星河走到了朝日面前,做出了令人意外的举动。双手抱拳,竟是深深一躬身。“吾,中国星河,求你相助。”

一句话,一个动作。朝日心头顿时一动,奈特亦是吃惊不已,两人各自呆立。直至一人从府内走出,打破了这尴尬的平静。

“滴答,滴答”的拐杖声响,虽是身处闹市,却是分外清晰,众人同时转身,看着眼前人却是一愣。

不愿相信,却是无法不相信。眼前人虽是神态自若,却面如枯槁。原先挺拔的身姿,此刻竟如干枯的树枝,憔悴,不堪。唯一不变的是那自信的面庞,轻轻一笑,让众人回过神来。

“你怎么出来了!胡闹,外面风这么大,你受凉了怎么办。还不快回去!”朝日呵斥道。

“绿……野”星河、奈特看着眼前的人,竟是吃惊的说不出话来。“怎么会这样?你的身体!”心头一动,星河不由想到了当日他与靳那罗的那一战,虽是已过数年,却仍旧为人津津乐道。龙麟之争,威风身姿令人难忘,恍若昨昔。如今,为何会这般凄然?

还想问,却见朝日一个箭步来到了绿野的面前,扶住了他那颤抖的身体。而后回头看着星河二人,轻轻叹了口气。

“都进来吧。”

“想不到平素冷口冷面的朝日,竟会对绿野这般关心,实在令人意外。”星河嘲弄的说。

“星河!”奈特脸色微变,他心知此刻当以大局为重,刚要说话打破那尴尬气氛,却见朝日竟是无动于衷。他搀扶着绿野,直至二堂这才停下了脚步。

“等会儿我请大夫来看看,你自顾自的跑出去,是不是伤势又重了。”朝日说。

“无妨。现在我的身体就是最坏能坏成什么样子。”绿野微笑的看着星河,“吃惊吗,生龙活虎的我,竟是变成这个模样。”

“你可以告诉我们吗?”星河问。

“你忍得住不问吗?”绿野不改洒脱气息,“记得我与靳那罗的一战吧?”

“龙麟之争,那天将成为我们所有的记忆。”说到这儿,星河似乎想到了什么,错愕的说:“是洗髓大法导致你如今伤势的?”

“是,也不是。强招虽自损,但洗髓大法的反噬,亦是在我的掌控之内。然而……”

“然而什么?”星河追问。

“人算不如天算。”朝日接口道。“发动洗髓大法之后百日不可再运功,否则将根基受损,内功尽失,形同废人。但是……”

“绿野你还是在百日内运功了对吧,为什么?”星河大惑不解。

“明知死地仍旧无悔,自然是有非如此不可的理由了。”绿野尽显云淡风轻,毫无悔色,反倒是朝日连声叹息。

“是为了你?”星河问。

“当时的我遭到了伏击,是绿野救了我。结果是他自毁根基,以九成功力换得一丝喘息,救我活命。”虽然时间已过去很久,但每当说到此时,朝日的脸上便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内力尽失,经络尽断。如果你觉得这样是损失的话,我可以告诉你,我一点都不后悔。当时你命在旦夕,如果不是我及时插手,你现在就是死人了。想到这点,你应当感到庆幸。”绿野笑着说。

这么悲惨的事情,他说得竟是这么习以为常,“他真的是这么坚强吗,还是故作淡定。”星河看着,想着心中更添疑惑。

看着星河那不解的眼神,绿野笑了。“只有经历过死亡才能懂得生命的意义。我相信,天下之大一定能有让我恢复的办法。而等我再站起,我将向他们讨回这一切。”

“朝日功夫不弱,再加上你之援手。还可以将你们逼入死地。伏击你们的人不简单,他们是谁?魔族吗?”

“不,不是。”朝日摇了摇头。“是另一伙,恐怖的敌人。”

“谁?我知道吗。”星河问。

“你一定不知道。他们叫,异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