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是太后

第一卷 人在深宫身不由已 二十、关于不受宠爱的故事

我是太后 笨朱朱 3798 2007-05-20 15:19:55

  御花园很安静,青石小路上只有我和灿烂星辰的脚步声。灿烂的气息有些紊乱,也许是因为刚才摔东西浪费了他很多的力气,所以直到现在还没有缓过神来;也许是对我的安排有着好奇心,却又坚持着王子的面子而问不出口。我也在思量,很明显他只是不凑巧跟那位刺客重名了,又恰好撞到了我发怒的枪口上,灿烂啊灿烂,你来的可真是不是时候啊。想到那位刺客,胸中顿时充满了一股怒火,简直是不把我杀手冷放在眼里嘛,敢这么明显着挑战我的耐心,既然上天把这位王子送到了我的眼前,我又岂能对不起上天的好意呢?

“太后……”声音里有着明显的迟疑。

“嗯。”我脚步一顿,也难为他憋了那么长的时间了。

“灿烂敢问太后,太后所指的另一份工作又是什么?”

“不急,王子到了地方,自然就明了了。”

“哦。”

“王子不要怪本宫多问一句,以王子的天人之资,怎么会来出使我们这个小国家呢?还答应了本宫如此不可思议的提议?你父王舍得?”我转头看他,他的脸上有丝陷入往事的茫然。

“我父王那舍君有三位王子,我是父王的二儿子。大哥那得和三弟那连都有属于自己的领地,而我没有。”

“你没有?”我诧异地问,难道那舍君实在是太宠爱这个孩子了,舍不得他离开自己半步,还是对他一点都不上心呢?

“是的。所以我向父王请求能赏于我一块属于自己的领地,父王考虑了很久,也同大臣商量了很久,大臣进言说非斯兰国有一条如果王子想得到自己的领地必须建立功勋的祖规,如果我想得到领地,必须得向大王子和三王子一样,做一件让非斯兰国的国民都感到荣幸的事情来。恰好,我国的国土上出了虫灾,而除掉这种虫只有靠云焰星国的药水,所以我向父王请求出使贵国,父王也同意了。”

“哦。”我还陷在灿烂星辰的故事中,应的有些轻,是怎么样的君王,才会对自己的王子设下这样的条件啊。

“啊,王子请坐,这亭子虽然大,没有帘子,透着风寒,但可以自由观赏雪梅,也不失一处好地方。”我伸手把灿烂星辰请进亭子,反正现在时辰还早,矅儿肯定还在忙着上朝,一时半会还不会那么快下朝,去他宫里也是要等人的,还不如在这里先消磨掉一些时间。而且对这位王子,我突然兴起了想了解他的兴趣,这里不比现代,可以借着传媒就轻松了解到了敌人的消息,还有加分析的。在这里,路途遥远,了解什么人只能靠道听途说,很多都是作不了真的,哪有现在这么好的机会,可以借机观察一个国家的王子,也许是未来的君王哦。

“太后也坐。”灿烂星辰回了一礼,规规距距地坐下。一转身一投足都透着皇室中所特有的华贵,只是又有些不一样的地方,怪怪的,说不上来。小月见我们都坐定了,奉上了茶点,立到旁边。我摆摆手,“你下去休息吧,吩咐了他们不要来打扰本宫和王子的雅兴。”

小月答应一声,福了福,退了下去。

“依本宫看,王子像是不久居于皇宫的人?”

“太后真是好眼力,从小我就被师父带至深山学习奇门八卦,阴阳技谋。三年前才因为母妃病逝赶回宫中的。说起宫中的揩模,那当属我的大哥和三弟了,他们可都是人中之龙。”

“呵呵,他们从一出生就注定不是平凡之辈了,其实王子不也是嘛!”

灿烂星辰连连摆手,“太后太夸赞我了,其实我哪是呢,如果不是有这次机会,灿烂可能还窝在宫里,哪有时间欣赏这些美丽的景色。”

哦,原来真的是位不受宠的王子,想想也是,孩子嘛,总是自个养的亲,十余年不在身边伺候,再回来,虽然血缘还在,但那份牵绊人心的亲情肯定会淡了几分。也怪不得那舍君王舍得自己的孩子冒这样的危险。

“如果你的父王知道你做出如此有害于国威的事情,他肯定不会饶恕你的吧?”

“怎么会?灿烂那时候还跟大哥商量过的。那天晚上,大哥跟灿烂罗列了很多的可能,其实,这样的结果已经是最好的,我也已经心满意足了,用二个月的时间来换取云焰星国万金不换的药方,可以造福自己国里的百姓,现在就算让我去死,灿烂也是心满意足了。”

万金不换,怪不得我那时候说把药方给非斯兰国,莫那些大臣们会露出奇怪的表情,还好多次谏言到矅儿那里,原来如此啊。嗯,时机不等人,得马上让那个将钭把新药研制出来,好堵了众大臣和百姓的嘴,有他们在旁边乱叫,实在是烦心的很。

望着灿烂星辰嘴角那还没有逝去的笑容,心中莫明一动,那得王子会如此建议自己的弟弟做这种选择,是不是已经打算借我的手来替他除去眼中钉呢?这样就会少了一人来争王位,莫非那舍君已经快不行了?如果他们国真的起了什么内讧,那我岂不是可以借此平了他们,也好让版图再大一块。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岂不是……一时间脑中思绪万千。

“太后,太后。……”

“啊?什么?”脑中惊醒了过来,只见灿烂星辰一脸担忧的望着我,想是刚才思量那块肥肉太兴奋了,而想的忘乎所以了,差点忘了眼前还有这号人呢。

“灿烂是想问太后说的另外一份工作不是在这里坐在亭子里吹寒风吧?”

“呵呵,当然不是。王子稍待,本宫去采朵花来。”我说着,迈步出了亭子,折了几枝开的正艳的梅花。因为背着对灿烂星辰,当然不怕他发现我看手表,快十点了,矅儿的那个会应该开完了吧?

转过身,笑黡如花道,“王子,走吧,本宫借个地方,让你跟矅王再好好的认识一番。”

刚进矅宫,就见矅儿正沉稳的迈进门槛,见到我的身影,急急地奔了过来,“母后,矅儿想你了。”

“是吗?母后也想矅儿了,一天不见,咱们的矅王越来越帅,快成大人了哦。”

“真的吗?长公公,快给朕拿镜子来,朕要照照。”矅儿一边催着太监,一边把我迎进了宫内,只是一眼都没看我身旁的灿烂星辰,也不知道是他故意视而不见,还是忙着确认自己又长大了的事实。我斜倪了一眼,灿烂星辰的脸色有些平静的诡异,不正常的红润,难道是刚才在凉亭吹了太久寒风的关系?

“矅儿,母后没骗你吧?”顺手把矅儿的一缕碎发抿到了耳后,看到镜中的人开心的笑了。“看,母后没骗你吗?母后跟矅儿打个商量如何?”

“好啊,母后您说。”

“矅儿,你认识这位王子吧?见面才过了几个时辰而已哦。”

“当然认识,这是来我们云焰星国做客的王子灿烂星辰殿下。”是谁把矅儿教的这么好,不该说的话一句都没有,本来还怕他嘴里会冒出什么不敬的词来呢,想来是我多担心了。

“那,让这位灿烂哥哥陪着我们矅儿玩,好不好呢?”听到我嘴里的玩字,果然不出所料,矅儿和灿烂星辰二人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母后,殿下那么大年纪,怎么能跟朕这孩童玩在一起呢?这传出去,岂不是让天下人耻笑嘛?”

“太后,这份工作灿烂不接受。太后还是另请他人吧,我看这些太监人也挺多,玩起来肯定会更加热闹。”

“好,既然我的矅儿和王子都不愿意这样,那本宫就换个建议,让王子做矅儿的代课老师,教些王子善长的东西给矅儿。”

“这个建议啊?”灿烂星辰沉思起来,“那倒还可以,灿烂还可以接受。”

轻轻地踢了矅儿一脚,阻止了矅儿想冒出来的话语,“如此甚好,那王子每天下午未时来矅宫吧,辅导辅导矅儿,时间呢就从明天开始吧。王子,你看如何?”

“那也只能如此了。”灿烂星辰见我一直盯着他的眼睛看,也是啊,对一位自愿当人质的王子来说,这样的建议已经算是最好的吧?

“长公公,送王子回拭荟房,另外派几个宫女去,万不可怠慢了我们云焰星国的娇客。”

“是。”长公公应了一声,走在灿烂星辰的面前,引他出了宫门。这位王子可能有些不甘心抑或是太开心吧,走路虽还是沉稳,但那时刻抖动的肩膀倒出卖了他的心思。

“母后,您干嘛不要矅儿把话说出来?矅儿不想那样的人当老师。”矅儿见灿烂星辰走了,顿时撒娇似的扑向我怀里。

“为什么啊?”我明知故问,一个八岁的小孩子很多时候都是靠自己的喜好去判断一切,矅儿虽然当了大王,又学了皇室的章法,但骨子里实在不能抹杀他还是一个孩子的事情,这要在现代,还是个没断奶的孩子呢。

“我不喜欢他。”

“因为他不是本国的人,而且还是他国甚至可以说是敌国的王子。”

“母后您好聪明,都知道矅儿的想法。”

我笑着摸摸他的头,把刚才的那几枝梅花递到他面前,“矅儿,来看看母后摘的这几枝梅花可漂亮?”

矅儿伸手拿了过去,雪花在枝干上积的有些密,这么长时间,竟然还只是化了薄薄的一层,在残雪的映衬下,更显得那花瓣娇美柔嫩。“好漂亮,矅儿每次看到的梅花,都没有母后现在摘的这么漂亮。”

“‘疏芳本与众芳同,却向深冬弄浅红。为有冷香聊自诩,至今不肯嫁东风。’矅儿,现在可明白了母后的心思了?”

“矅儿答应就是,二个月的时间很快就会过去的。”矅儿虽然应的快,但声音里有着明显的不平。

把矅儿揉进怀中,“矅儿,你要知道,你现在是大王,是云焰星国的最高领导者,这个国家繁荣与否,于你可有着休戚相关的联系哦。额娘知道你看不起非斯兰国,包括他们国家的一切东西,甚至于灿烂殿下。但额娘要告诉你,你是君王,就要有君王能大容的大度之风,额娘相信矅儿能从灿烂身上学到你的老师所不能教给你的东西。和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相处一段时间,能不露声色学习他身上的优点,以及对某些事物的考虑,一些想法,那才是一个真正厉害的人呢。而不是对困难加以逃避,那样,母后才会看不起的。”

矅儿的眼里虽然有不解,但眼神坚定,我知道他已经渴望成为我口中那样的人了。拍拍他的小手,语气不由柔了好多,“看矅儿这么乖,额娘就赏你一份礼物。长公公,传。”

随着拍掌声,宫女端进了二只碗,碗上白白的都是些碎冰,上面淋了些糖汁。“矅王,母后刚学了道点心,品品看。”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