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是太后

第二卷 漫漫长路行兮 四十二、咖啡诱因

我是太后 笨朱朱 3060 2007-05-07 16:34:56

  禁闭的生活并不如我想像的那么难熬,只是有些不自由,出入都有二名丫环陪着。这二名丫环,原来是保护晨熙的护法,功夫很高,至少比我厉害,在长明教中有着一定的地位。

而绝杀自从那天醒来以后,更加努力练习功夫,经常是满身大汗的回房,不一会儿就呼呼的睡去。有时,望着他那拼命的练法,我也在质疑自己,是我做错了吗?把他拉进事非圈里,其实我完全可以扔几把银子给他,让他找个山明水秀的地方,平平安安的过一生,也比被别人囚禁的好啊!

“师父,你看徒弟练的擒拿手怎么样?”绝杀窜到我面前,比划了一下早上刚教给他的招术。

“嗯,练的倒有七八分像了,再摆个姿势看看,嗯,这手弯的不行,得像勾,就如同鹰的嘴喙一样,尖而锋利,直取敌人咽喉。”我走到绝杀面前,把他的姿势纠正过来。“擒拿手,善于近身相持,巧制关节,来擒伏对手。所以,你在对敌的时候,一定要闪展腾挪,进退神速,招式上也不要太局限,应该灵活运用,宜拿则拿,宜打则打,可摔则摔,随机就势,因势应招,拿中含打,打中带拿,手中有手,劲后有劲,把握战机,巧施妙法,必能轻巧敏捷地制敌于一瞬。想要练好擒拿,单单每天苦练是不够的,还要在实践中学以致用。这样,你把这几天学的招术都尽力使出来,让师父检查一下,你到底学到了几成?!”

“师父,我?”绝杀有些犹豫,毕竟刚学,孰轻孰重,招式还拿捏不准,万一伤害到师父就不好了。

“没事,我是你的师父,怎么可能被自己的徒弟打败呢?即使打败了,师父也高兴,唯一的徒弟青出于蓝,也是件让人振奋的事。来吧!”我摆了个进攻的姿势,近一个月的卧床休息已经让我感觉机能在倒退,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战斗。

“师父,对不起了,等会儿有误伤的地方,请师父见谅。”绝杀也摆了姿势,正是大鹏亮翅。

我一个欺近,低身躲过绝杀横扫过来的一拳,双手化勾,直取他的咽喉。绝杀的进攻太快,人已经刹不住身子,脖子暴露在我的手掌前。却见他不慌不忙,右足轻点,往斜里飞去,正躲过了我的一招。心里暗叹一声好,反应够快。我不给他喘气的机会,顺着他的脚步逼到他的身前,抓住他的左手一扯,绝杀刚刚落地,站的并不稳,被我这样一拉,人竟然斜着撞了过来。我转了个身,背对着他的胸口,紧抓住他的双手,一个过肩摔,绝杀已被我摔出丈余。

看看手,呵呵,虽然休息了几天,但以前学的功夫总算没有练下。绝杀已经拍干净了衣裤爬起来,“师父,你刚才那一摔,力气好大,徒弟都被摔的晕头晕脑了。”

“那只是近身肉膊中的其中一个招术,只要你用心学,你也可以像师父一样甩别人的。”

“是吗?师父,徒弟要学。”

“师父刚才不是教你了嘛。你要知道,功夫博大精深,练的时候不要局限于一项,要开拓开来,对于敌人的招术,不仅要防,更要学,要融会贯通。”

“学?!”绝杀的双眼细眯起来,双手随着自己的喃喃自语开始挥动起来,细细看了一番,竟然是我刚才教给他的几招。

“融会贯通!这个词好啊!”一个令人讨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正是长明教主晨熙,他的身后跟着一脸阴沉的陈管家。

“晨教主很空?”我也不敢把话说的太绝,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又被人囚禁着,能退一步就退吧。

“晨熙刚好路过,听下人说,疼姑娘在教绝杀武功,所以好奇心驱使过来瞧瞧。果然是不枉此行啊,能听到如此精妙的言论。”

我回身拿起咖啡喝了一口,也不去理陈管家骤然变黑的脸色,对想当下人的下人是没必要礼貌的。目不转睛看绝杀练武,心里巴望着那二人快点消失。

晨熙的脸色的确不是一般的厚,“疼姑娘,你喝的是什么东西?这么黑?”

我瞄一眼晨熙,作无视。

晨熙却是自动自发为自己倒上一杯,完全无视我愤怒的眼神。却见他端起茶碗,先深深的嗅了一下,道了声好香,然后开始小口小口的抿。不一会儿,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脸上是苦戚戚的表情,我知道他是在为难是把口里的咖啡吐掉还是咽下去。我拿起杯子,喝了一口,露出开心的笑。却见晨熙像豁出去似的把整口的咖啡都咽了下去。

脸上虽是不动声色,心里却已笑的肠子都打结了,想不到大明教教主晨熙也有吃鳖的时候。

“晨教主,味道如何?”不问用,我也知道第一次喝咖啡的人,会觉得那味像碳烧,苦,难喝。

“嗯……好喝……嗯,很好喝。”

“是吗?晨教主要不再来一杯?”我举起茶壶,作势要往那只空杯子里再倒上一点。

“不了,晨熙还是比较喜欢饮茶。陈管家,去泡壶普洱来。”晨熙朝陈管家吩咐了一声,这才在我的对面坐了下来。

“晨熙比较好奇疼姑娘怎么会喝这种……嗯……茶呢?”

“晨教主是想问我为什么喜欢喝这么苦的茶是吗?”我看他一眼,继续说道,“这咖啡的确是蛮苦的,因为这是苏门答腊,世上最苦的咖啡,晨教主刚才喝的那杯没加糖,当然会苦的立即想喝茶了。”

“苏门答腊?咖啡?这又是什么称呼?晨熙怎么从来没听过?”

你当然会没听过,这可是咖啡,现代的饮料,你怎么可能在这种穷乡僻壤中见到,喝到呢。

“一种饮料而已,就像晨教主说的普洱。”

“只是饮料吗?为什么我的喉咙觉得那么难受?”晨熙轻咳起来。

我笑道,“因为晨教主是第一次喝啊,而且还喝了那么多。”

“是吗?”就在我的笑容还挂在脸上的时候,却见晨熙扑的一声倒在石桌上,额头磕在上面,发出重重的一声响。

“哎,你怎么了?”躲在绝杀背后轻轻的问,没反应,绝杀已经把剑碰到了他的身上,还是没反应。我轻轻走过去,用手指触触他的肩膀,还是没反应。

和绝杀对望了一眼,兴奋升了起来,“绝杀,快,这是最佳时机,我们终于有机会可以逃离这里了。”

“师父,徒弟这就去整理包袱。”绝杀说着,就要往房门走去。

我忙喝住了他,“那些包袱不值钱,不要也罢,有了银子哪里都买的到东西。从晨熙那搜些银票出来,够我们师徒俩吃上一阵。”

“就听师父的。”绝杀喜孜孜的从晨熙的怀里摸出一堆银票,还有些碎银,都递给我。我把碎银给了绝杀,银票全部兜进了自己的口袋,袋里有票票装着,真好。

“师父,我们爬墙出去吗?”

“费话,你会轻功吗?能飞的出去吗?”怒气冲冲骂了一声当我垫脚石的绝杀,绝杀聪明的时候让人咂舌,不聪明的时候又让人气的发火。

绝杀傻傻的摸了一下自己的头,“徒弟好像是不会。”

“站稳了,不然师父会摔下来的。”

没听到绝杀的声音,却听身后怯怯的道,“你们是要逃出去吗?”

我和绝杀都是一惊,是谁?转过身来一看,却见晨熙醒了,一脸茫然的看着我们。和绝杀对望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恐惧,怎么醒那么快?

“你们是谁?”晨熙继续问。

我和绝杀则继续吃惊,曾经迫害我们的人竟然不知道我们是谁?难道中咖啡因了?那也不可能呢,才那么小小的一杯!

从绝杀的肩上下来,走到离晨熙近一点的地方,现在的他好奇怪,像个邻家小弟弟,弱弱的,一点都不似阴险的前一刻的晨熙。

“那你是谁?”我心里已经想到了一种答案,却觉得谎谬的很。

“我?我是辰啊,灿烂星辰的辰!”

“长明教教主?”

“不是啊,我只是府里的一名小侍卫。”

“那你怎么在这?”

“我也不知道,我醒来就在这了。对了,你们二人是谁?”

我笑了,真是天不绝我!这下有出去的希望了!看他的样子,应该还不知道自己有双重性格吧,看现在辰的表情,绝对是个很好骗的人。

“我?我是他的师父,他是我的徒弟,我们二人被教主捉到了这里,每天做苦役,看,我的手腕都做出疤痕来了。”我给他看自己的手腕,如意料之中看到他眼里一闪而过的痛楚。

“他们真的好狠,对你这样的弱女子下毒手。”

“是啊,所以我和徒弟趁现在没人,想悄悄的偷跑出去。”

“要不要我帮忙?”

“好啊!”我正求之不得呢!

辰走了过来,和绝杀一同站在墙脚下。我走上去,正要攀上他们的肩头。却听身后传来沉沉的声音,“教主,你要的普洱茶拿来了。”

我的心蓦然下沉,这个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最紧要关头就出现的陈管家,我和你不共戴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