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是太后

第二卷 漫漫长路行兮 四十七、粒火标记

我是太后 笨朱朱 2207 2007-05-07 16:34:56

  屋里的男人显然被我的开门声吓到了,只见他猛的转过身,就那么直直的看过来,脸上满是不悦和愤怒,“都活腻了?不把本殿下的命令放在眼里?”

“司马湛!”我倚着门框笑,果然是人靠衣装,穿了太子服,跟个太子简直没什么两样,连发起怒来的样子都是一样的。

屋里的男人震惊的张大嘴,“你是谁?”

左右环顾了一下自己,原来是烛火太暗,没照到我站的地方,怪不得他没认出我。

“司马湛,你在做什么呢?”我继续笑,有好长时间没看到他怒气冲冲的样子了吧?还是生动的让我心动。

“你是哪宫的宫女,不知道看见本殿下需要下跪吗?”也许是我脸孔的模糊感让他觉得难受吧?我已经闻到了一股很浓烈的火药味。

“司马湛,才分开多长时间,你就忘记了我?”我从黑暗处走出来,不知道他看见了活蹦乱跳的我,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烛火在他的脸上忽明忽暗,但我还是真切的看到了那惭惭惊喜的表情,他还似不相信的揉了一下眼睛,轻喃,“疼疼?”

我笑着点头,“好笨哦,你!现在才认出我。”

只见他猛然起身,撞翻了椅子,扔掉了毛笔,然后猛的冲进来,却在离我几十厘米的地方刹住了,双手犹豫着,“疼疼?”

我再次笑,感觉自己的眼睛都快没缝了,“你没认错,的确是我!我来找你了!”

下一刻我就被拥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紧紧的,勒着我的腰身,呼吸似一下子紧促了起来,我却甘之如佁,如果这一刻,我马上死在了他的怀里,那也是心甘情愿的。

他的下巴落在我的发丝上,“疼疼,我在梦游吧?”

我笑,腮边却有些酸,“你贿赂了周公?”

“没有,他是神仙,又怎么是我可以贿赂了的。”

“既然如此,你还相信自己是在梦游吗?”

他抬起我的下巴,轻轻的抚摸,“原来是真的,竟然是真的,一切都是真的。”

我笑着点点头,凝视着他,他瘦了,颧骨有些凸出,双眼显的特别深邃,两颊有些绯红,他也看着我,指腹轻抚过我的脸,“疼疼,司马湛好高兴。”

“我也是。”我紧紧的拥住他,见面了,我才知道自己是如此的想念他,如此怀念他的怀抱,他的气息。听着稳稳的心跳声,心里一片宁静,真希望时间能在这一刻停止。

好久好久,似一个世纪。

“啊嚏。”我打了一个喷嚏,晚上的夜好凉。

“怎么着凉了?我们回房间去,来,先披上我的外套。”司马湛急急的放开我,脱下外衣披在我的身上,又倒了杯热水递给我。“你现在的身体那么弱,不要再感冒了。”

“谢谢!”含笑着接过杯子,指指他的脸,“笑了这么长时间,你的脸还不酸?”

“怎么会,我开心还来不及呢。对了,你的身子怎么好了?难道晨熙已经找到了药?只是为什么不跟我联系呢?”

我在司马湛前面转了个身,裙摆飞舞起来,像朵美丽的浪花。“我啊,那当然是天神保佑了。你看,恢复的不错吧?能动能跳,能歌能舞。”

“疼疼,你的身子才好没多久,不宜多动的,转一圈就好了。” 司马湛抱住我,在我耳边轻喃,“疼疼,我以前有没有跟你说过,你很漂亮?”

我眨眨眼,弯头想了半天,“好像没有。”

“那现在司马湛告诉你哦,疼疼,你真的好美丽,像个落入凡间的精灵,灵如脱兔……”

我伸手堵住司马湛的嘴,“你在灌我迷汤呢!”

“我像吗?”司马湛把我的手指握住他的手中,亲吻了一下,那吻像电流,一下子把我击晕乎了。

“司马湛?!”我忙把手抽回来,低着头,生平第一次感觉自己的脸好热。

“呵呵,疼疼,你也会害羞呢?”司马湛亲吻了一下我的额头,发出低低的笑声。

“讨厌!”轻捶了一下司马湛的胸口,我又坐回椅子,顺手整理了一下微皱的下摆,平复着激动的心情。“对了,你怎么突然成了西胜国的太子?那天,在大街上看到你,我还以为是自己看走了眼呢!”

“你没看错,起先,我也以为是他们找错了人!”司马湛望着烛火,似乎有些沉默。

“他们?西胜国的暄王?”

“那时候,我正在找古龙花,去了很多地方,问了很多人,都说这种花已经绝迹多年,就在我失望的时候,有位老人建议我去西胜国看看,因为那里是它的发源地。”

“采它干嘛?”古龙花,竟然跟名家重名,不知道这种花有什么用处。

“怎么晨熙没告诉你?它是治疗情牵三日蛊的药引,如果没有这种花,你的病又怎么会治的好。” 司马湛奇怪的看了我一眼,“好奇怪,我采集的这些花都还没有晒干,你的病却好了?”

“药引的事是晨熙跟你说的吧?”

“是的!对不起,疼疼,在你病重的时候,我却不在你身边。”

“我知道你的心里有我就行了。”好阴险的晨熙,竟然利用司马湛的弱点,用可能已经灭绝的古龙花来调走司马湛,难道真的是因为爱冷少至深吗?

“后来在路上我救了一位中毒者,他告诉我西胜国的确有种花,而且他表明会帮助我得到古龙花。于是,我跟着他来到了这里,才发现,他就是西胜国的暄王。而我,则成了西胜国的湛太子。”

“你怎么会成为湛太子?是暄王拿古龙花威胁你吗?”

司马湛抚着我的发丝,叹道,“疼疼真的好聪明。是的,这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我的身上有粒火标记。”

“什么是粒火标记?”

“它是西胜国皇室成员的标记,就是在右肩上有一个环绕成三角的三颗红痣。其实我对成为太子根本不感兴趣,但他已满室的古龙花来威胁我,如果我不同意,他就会把那些花尽数灭去。所以,我……”

“司马湛,你真好。让我看看它好吗?”

司马湛望着我,眼里涌起一股火花,哑声道,“真的要看?”

伸手弹了一下他的头,“想什么呢,我只是想确认而已!”

“哦,呵呵!”司马湛脱下衣服,三粒红痣就出现在我的眼前,那么鲜艳,那么红润。

我伸手抚上他的肩头,“司马湛,前几天你受过伤?”

“没有啊,怎么那么问?”

“难道是我记错了,你的肩从来都是洁白如玉的,何时长出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