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情传说 (上部)

第三卷 第四章 风云突变(3)

爱情传说 (上部) 落棋 2094 2009-02-22 03:30:33

  

果然不出常时春的预料,张龙在聊城住下以后,不时的派人打探沈恒之的消息。

张龙很快就探听到了沈恒之的下落,知道沈恒之果然不在聊城,去了江南,陈兰等人也不知去向。张龙不觉有些遗憾——不能立时手刃仇人,给父亲报得血仇。

他派人飞鸽传书,令山上的喽罗暗暗潜伏进城,又邀了江湖朋友前来相助,欲要平了沈家大院,虽不能报昔日杀父之仇,却也解恨。

齐雄再三劝慰,说是沈恒之及妻儿既不在家,此仇应当缓来,不必急于一时,然而张龙按耐不住,非要给沈恒之一个颜色瞧瞧,就吩咐人暗地里准备好,但等杀沈家一个措手不及。

最近一段时间,沈家大院门口不时的有些神秘人物出现,看起来鬼鬼祟祟的。

常时春立刻通知了燕青,叫燕青最近一段时间内和师母师妹要严加小心,不要轻易出刘府,也不要再派人来送消息,以免有人跟踪。

燕青得到消息,对陈兰讲了此事。陈兰愁肠满怀,沈爱更是气急败坏,她按耐不住,气势汹汹的对燕青说:“师兄,难道爹爹不在家,我们就这样像一只缩头乌龟一样的等着别人来任意宰割吗?”

刘安不时的说些安抚的话,来让她们宽心:“再坚持等一等,看一看时态的发展,你们且安心在这里住着。”

陈兰看了他一眼,刘安紧张起来,自那夜之后,他觉得自己对陈兰产生了一种莫明的情愫,让他不能自制,他有些害怕她的眼神,尤其是当她无助的时候,好像特别的需要他的安慰,让他忍不住想要在她身边,让她依靠。

这天夜里,燕青正要休息,沈爱一头撞了进来。

燕青看了看她:她一身紧身的夜行装,贴在玲珑的躯体上,夜色的月光下,幽幽的少女香气散发在晶莹的星光之中。

燕青笑了笑,心中动了动。

“不要笑我,”沈爱撒娇的说,“师兄,今天晚上我要回家看看,我就不信了,那些强盗又能怎么样,那个狗知府又能怎么样?我偏就不信了!爹爹一辈子也没做过缩头乌龟,大师兄偏就要我们弄得跟个缩头乌龟一样的,我受不了了!”

燕青笑着说:“那就麻烦你回个头吧。”

“回头干嘛?”沈爱不解的说。

“我要换夜行衣啊,难不成你要看着我换?”燕青坏坏的笑着,一边开始动手解下那宽衫。

“破师兄、坏师兄、烂师兄!”沈爱嘟嘟的咒骂着,脸上红了红,转身走出去了,却又说了声,“我等你。快些!”

两个人在屋脊上如燕一样的飞行。沈爱终不如燕青的轻功厉害,不知不觉的就落在后面了。

“师兄。”沈爱刚要喊燕青等她一等。

“嘘……”燕青轻嘘一声,忽然间压低身形,贴在屋檐上,那轻巧的动作在一瞬间无声无息的完成。沈爱一看,情知不好,立刻定住身形,隐藏起来。

燕青看了看她,冲她点了点头,脚下一蹬,立时如风一般的扑向一个黑衣人,一声短短的“噗”声,那人在不知不觉中倒地死了。

燕青更不留情,在夜幕的掩盖下,扬手一撒,一柄雪亮的匕首登时飞了出去,又一人毙命。

沈爱看到有人影从暗处惊慌失措的探出头来看,仿佛已经感觉到了灾难的来临。

沈爱顿时性起,低低的娇喝一声,和燕青两个在夜色中与那些暗影混战起来。

眼看一个个的与燕青他人厮杀,黑衣人不时的受伤、毙命,暗处的黑衣人不再躲藏,一声呼啸,齐齐出来杀向燕青和沈爱两人。

燕青和沈爱虽然一身武艺,奈何难敌这一群人一齐攻击上来,正在危难之机,忽然听到一声轻微的长鸣,一群白衣人冲将过来,各各缠住黑衣人。原来常时春时时担心张龙他们偷袭,派人日日夜夜监视着。

“大师兄。”燕青已然看到是常时春来了,更加奋勇,只见他一时如旋风一样风卷残叶,一时又如长虹穿云。

在白衣人的攻击下,黑衣人渐渐的不敌,阵脚有些混乱,欲行撤退。

“师兄小心!”常时春冲燕青点头的功夫,一个黑衣人偷袭过来,提刀砍向常时春的后心。

“着!”燕青甩出一把小匕首,力道刚刚阻住黑衣人的刀停在常时春的后背上。

就在这片刻之间,常时春蓦然回头,反手挥剑,那黑衣人大叫一声,倒地死去。

“不好,起火了!”燕青惊呼一声,看到沈家大院顿时火光冲天,登时如同白昼。

“救火!”燕青大叫一声,身形立转,飞向沈家大院。那几个放火的家伙正好趁着混乱得手,刚欲离去,冷不妨被燕青截住,一顿乱刀剁下,哀号声立时凄厉的响起来。

“该死的!”沈爱一看家里被烧,顿时恶向胆边生,不再有所顾忌,四下里砍将起来。

看看这一通好杀,将至天明,那伙强盗早已不占优势,张龙长啸一声,刚欲呼唤众人撤退,燕青却抛下众人,向他赶了过来。

张龙接住燕青,两个人厮杀起来。虽然燕青武艺高强,张龙却是实实在在的在杀戮中讨生活,浑身一般的力气,只听风声呼呼急转,刀锋时时逼在燕青身上。饶是燕青轻来轻去,却也抵挡了好一阵子,这才重新占了上风。

沈爱一看燕青占了上风,更不再多说一句,立时缠了上去,如剁碎肉一般的杀向张龙。

眼年张龙支撑不住,刀刀置他于死地,旁边的强盗们有心救应,却被常时春等人拦住,尚且自顾不暇,只管乱叫:“大哥小心!”自己的肩头上却早已挨了一刀。

“天亡我也!”张龙自知自己死期将至,犹然垂死挣扎,嘴中直叫,“爹爹,孩儿不孝,孩儿不能为爹爹报仇雪恨了!”手中的刀已渐渐没了招式。

张龙杀气一失,顿然失去了刀势,燕青得了一个空档,手中的刀向前一送,落在张龙胸前。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