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倾颜笑:冷王,给本宫道歉!(大结局)

  夜落的确很纠结。

与凤玺国一战大伤元气,如今又有不知什么人假扮若夏国杀手去刺杀离年皇帝,与离年国的战争也迫在眉睫。

离年国……他想起若夏,那个不屈服的倔强模样,忽然有了一种无奈感。

夜落走进玄宁宫的时候,东方御医正准备离开。见到夜落,吃了一惊。“参见皇上!”

夜落看着跪着的若夏,虽然双手还绑着纱布,但是面色已经好了许多。他冷冷的说,“既然夏妃已经无碍,东方御医可以回宫了。”

若夏很是无奈,这个人……还真是阴魂不散……

她看了看有些尴尬的东方瑾,微微笑道,“有劳御医了。您请回吧!”

东方瑾道,“夏妃客气了。”说着向夜落拜了一拜,“臣告退。”临走前担忧的目光瞥了若夏一眼。

“嗯。南宫鹤,送御医!”夜落背着双手,朝若夏走了过来。

竹语被夜落身上散发的寒气吓得哆哆嗦嗦,若夏轻声道,“竹语,你先下去。”竹语不放心让公主一个人面对这个寒冰一样的皇上,畏惧的看了夜落一眼,又看向若夏。

“你去给我取纸和笔来。”若夏吩咐道。

“是!夏妃!”竹语微微颤抖着朝门外走去,经过夜落的时候打了个趔趄。

看到竹语走出房门后,若夏收起脸上的微笑,一脸轻蔑的看向夜落。

夜落走到床前,伸手掐住了若夏的下巴,问道,“你要纸笔做什么?向你离年国的父皇求救吗!”

若夏也毫不客气的瞪向夜落,“难道皇上怕了?”

“哈哈哈!”狂妄的笑声响起,“朕会怕一个小小离年国?”

“那我拿笔和纸来做神马,皇上还要过问吗?”一句话让夜落顿时语塞。

“哼,伶牙俐齿!”夜落冷语道。

“谢皇上夸奖!臣妾当之无愧!”若夏眉毛高挑,嘴角还挂着一丝挑衅的微笑。

“你当真不怕朕!”夜落有一丝微微的惊讶。他可是若夏国最冷酷邪魅的皇上,一般人只要他一个眼神,就会吓得扑通扑通一地跪地求饶的,就是其余三大国,最是忌惮的也都是他若夏国,只有这个女人,不仅不怕他,还多次挑战他的极限!

“难道皇上只是为了让世人怕你吗?那臣妾对皇上为人处世的原则还真是不敢苟同。”若夏轻蔑的撇了撇嘴。

“这些日子夏妃越发牙尖嘴利了!”夜落目光直视着若夏,即便自己三年来很少见她,但是夜落还是隐隐的感觉若夏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不过,这正是证明了她是个城府极深的女人。

正在这时,竹语拿着笔和纸走了进来,被夜落剑一样的目光射到,吓的扑通跪到了地上。“皇……皇……皇上!奴婢……奴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