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妈咪情人(全本)

第89回:一夜平安

妈咪情人(全本) 暖心斋女主 1925 2009-04-12 23:59:41

  几点了?

江若非睁开眼睛,眼前一片漆黑,窗帘都拉得严严实实的,她这是在哪里呢?

摸索到窗户边拉开窗帘,一抹清晨的阳光,照她两眼发胀的,外面,太阳都快升起来了。

昨晚上?

不多说了,江若非拿起昨晚自己迷糊间脱下的衣服,钻进洗手间,三两下的套在身上。

心头一阵大难临头的波涛汹涌,昨晚不小心霸占了恶少的窝儿,一会儿他来算账了,自己该怎么办呢?

逃走?

不行啊,万一……

老待在这里,也不行啊。

在洗手间离磨蹭了半个小时,江若非,还是忍不住,轻轻的开门出去。

恶少,现在会在哪里呢?

莫非是在书房呢?

悄悄的,走到书房门口,门事虚掩着的。

靠,还真是的,死猪一般,躺在沙发上呢。

幸好是没醒呢。

现在几点了?

掏出手机一看,有一个未接来电,是马子涵的来电。

快到八点了,呜呜,该要去楼梯口拿早餐了么?

江若非,跑到二楼,早餐已经放在台阶上了,就等着自己来取呢,看样子,还热的呢。

有瘦肉粥,还有生煎,鸡蛋饼,两瓶优酪乳,这么丰盛啊。

拿起托盘上的早饭,懒得去理会现在两个悍妇是多么无聊的在打盹呢,似乎是料定了她江若非,不会到处乱跑的呢、

一会儿,概要去叫恶少起床么?

“不叫他,让他活该饿死”

将早饭,放在小桌子上,数房间的门,好似开过呢。似乎是听到了洗手间有人冲水的声音呢,难不成,恶少已经起来了?

江若非,偷偷的从门缝一看,沙发上的被子,乱七八糟的,看来死真的起来了。

忍不住要进去收拾一番,书房里有单人床不睡,干什么要睡沙发呢?

江若非,走进去,将里面稍微的收拾一番,看看整理好的沙发和整洁的床铺,江若非很有成就般的拍拍手,走出来。

恶少,居然很自觉地在那里吃起了早餐。

“生气了么?”江若非很奇怪自己怎么这么容易动怒的。

算了,本来也是要给人家吃的不是?

没刷牙,没洗脸,就开始吃早饭了么?江若非觉得自己邋遢到了极点的,可现在放着诱人的早餐不吃去刷牙洗脸,万一,万一恶少吃了她那份?

这个念头一生起来,江若非一个箭步的跑过去,端起属于自己的一份,坐在另外一把椅子上,翘起了小腿儿,扒拉扒拉的往嘴巴里送。

夏东健,现在已经是接受了这么没素质的女人的吃相了,经过,两次的较量,算了,他们故不侵犯得了。

今天,这女人,连都没洗吧?

怎么看见,眼角的什么了呢……

正在吃早饭呢,这么看下去,估计自己又胃口的,要中了那恶心的奸计吧。

算了,早餐重要。

江若非低着头,俩人像是在比赛,看谁吃的快一般。

今天,还要陪着恶少,在这里耗上一天么?

想到还要陪着恶少在这二楼一天,还不知道明天是不是可以出去呢,江若非心理就狂恨的。

为什么他生病了,还得是找个人来陪葬的呢。

“可怜的大江小江,都一整天没见者妈妈了,现在是不是在哭泣了呢?”

身为母亲的江大姐,吃完了早饭,不得不是要再次的面对思念儿子的心痛。

××××××××××××××××××××××××××××××××××××××××××××××××××××

而在诺贝尔托儿所的俩小家伙,大江和小江,正在托儿所小阿姨的照顾下,吃早餐呢,俩家伙,正在津津有味的吃着一晚鸡蛋面。

俩小家伙,现在都可以用筷子啦。

这个时候别的小朋友都还没有来,所以小江还不习惯用筷子的时候,那位很有耐心的小阿姨,真在用勺子喂他呢。

“阿姨,你说,我们的妈妈,今天晚上,回来接我们么?”

大江吃了一口面,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妈咪来。

“我要妈咪”小江一听妈咪,居然眼泪哗哗来了。

托儿所的小阿姨抚着小江的头,轻声的安慰他,说妈妈今天晚上,一定是可以来接他们的呢。

大江没做声,不过,他赶快的自己吃完了,他还惦记着昨天没有完工的积木房子呢,晚一点儿去的话,又会有边的小朋友霸占了。

吃晚饭,俩兄弟俩都沉浸在和小朋友们的玩乐中,早把她那糊涂得不得了的老妈给忘到后脑勺去了,不要怀疑小孩子的脆弱哦,其实最没良心的,就是小孩儿了,有得吃,有得玩的,连自己的亲娘都可以不要了。

不过,孩子,就是孩子的嘛。大人能和小孩子一般的见识么?亏得是江若非,还抽个间隙给托儿所里打电话呢,知道他们都没哭,乖巧巧的吃饭,作游戏,江若非心也踏实了点儿。

不过,一听到校长说,问她确认是不是今天下午可以来接孩子的时候,江若非就心虚的将电话线挂断了,给他们的留言是,下午会再给他们电话的。

来这里上托儿所的,都不是有钱人家的孩子,江若非知道,托儿所的老板,无非是想多收点儿伙食费罢了,镜子的孩子,难不成,还会扔掉不要么?

算了,今天唯一的工作,给恶少上紫药水儿,还没完成。现在是不是进去给恶少上药水儿呢?

江若非犹豫了半天,但是,这是她的工作,必须得要做的啊,一会儿,少奶奶肯定是要派人问她的呢。这事儿,还是早办早了的,省的是又不知道接下来的时间该要怎么过的。

“咿?恶少又去玩杀人游戏了?”

轻轻推开门一看,晕,又是儿童不宜的场景。

江若非,脸蛋,又是刷的一下子红了。

“怕什么,又不是第一次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