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很幸福

夏之末(17)

很幸福 东门诗语 1358 2012-10-17 13:18:04

  清晓皱起眉头,饭怎么都咽不下去。她不想听这些,一点都不想!她知道她妈死了,不用一遍遍的提醒。再说清晓的哥哥何胜,大清晓7岁。在清晓4岁、何胜11岁的时候父母搬家,因为兄妹从小脾气不和被分开养,他年龄大些跟着奶奶,清晓小跟着父母,分开了4年之后才又住在了一起。何胜和何清晓只要住在一个家里没有一天不闹矛盾的,主要是何胜心底里就不喜欢这个妹妹,觉得她夺了父母的疼爱抢了他的位置,再来他本行就有些脾气暴躁不好相处。清晓10岁那年,何胜17岁正读高二,因为成绩不好又恰好部队里的亲戚说当兵好,部队里考军大容易而且“有钱途”,眼下正有个好机会。于是何胜辍学当了兵,砸钱进去的,当年心疼钱的爸爸并不同意,可是妈妈一味坚持,托了大舅舅帮忙办事,哥哥当时高中还没念完年龄不够,身高也不够,全是用钱找关系进的,又托大舅舅到哥哥读的高中买个高中毕业证,一心是想要他考军大,可是她哥哥本就不是爱读书的料,一切砸的钱都是经过大舅舅手拿出去,也没细账,只要他说用完了就再拿,前前后后一共花了十来万。那时隔壁家人听说了,也把自己的儿子弄去当了兵,情况一样,巧合的是这家也是姓何,可他们并不如清晓家优势,没有亲戚在部队里,所以一切靠自己去摸索,最后全部才花了一万块钱。爸爸一直铁定是大舅舅贪了其中不少,可是没有证据,也顾忌到亲戚颜面,火气和不满全发在妈妈身上,哥哥后来也知道了爸爸一心不支持他去当兵,心中一直耿耿于怀,认为他舍不得花钱为他谋前途。是部门的人太黑,还是大舅舅太黑,真相是无法大白,花了十来万,结果后来发现事情并没有办好——明明说好是买的高中毕业证,几年后才知道只是个高中入读证明。这是学校的领导太刚正不阿,还是大舅舅暗中扣下钱财瞒天过海?既然别人能花钱砸进学校读书,那么捧着几年学费再加双倍利息,学校的“大人”们真的不会行方便吗??????

清晓默默埋头吃着,味同嚼蜡。她不想再细想下去???也许世界是复杂的,可是她只想要有一双简单的眼睛,简单的眼睛看到的东西是简单的,复杂的眼睛看到的都是复杂的。她一点都不想看穿那一层层伪善的面具,可是有时候就算你不想看闭着眼,也有人逼着你看清楚,懂透彻,把一张张不堪入目的嘴脸看得永生难忘???

“混账不要脸的女人,还敢说自己没钱,这两天才买了一套房子,真是不要脸!她说还给你读书,你就去找她讨。反正这是你妈留下的烂事,你讨回来当学费。”

何刚皱着眉,脸上满是愁云怒火,心中满是无休止的怨恨。

清晓看了一眼父亲,他的眼里只有两样东西,钱,怨恨。他的时间还停留在一年前的那一天,那些怨气,不甘,委屈,弥漫了双眼。她的世界又何尝不是,陷在火海里无法解脱,没有一刻能够忘记蚀心之痛。

“再说来,你妈的死又与我多大关系,是她自己要死的——”

“够了!别说了!”清晓放下碗,瞪着何刚,是怒气,是难过,是无奈。

何刚眼睛很大,鼓着眼瞪了清晓一眼,是厌烦,是愤怒。

“够了——我一说你就够了——是谁供你吃供你穿,谁给你交的学费,还不知道感激——你还向着那边的人——”

“??????”清晓咬着牙齿忍着心痛,“你从来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你口口声声说死了的那个人就是我妈妈呀??????”

何刚鼓着眼睛瞪着清晓。

“张口闭口就是你妈你妈,她要是真的爱你就不会丢下你去死了!”

清晓紧握着筷子,埋头往嘴里拔着白饭。眼泪模糊了视线,一颗,两颗,掉进碗里,和着饭,咽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