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很幸福

夏之末(31)

很幸福 东门诗语 1320 2012-10-20 15:43:43

  楼梯回旋,不用多会儿就到了楼下。夜幕才降下,天空朦胧幽蓝。她要到楼前左边的花园去,那里有电话亭。好不容易需要用一次电话,宿舍电话竟突然出了毛病打不出去,可能是因为每日轮番被几个女生煲粥,所以提前退了休,清晓只得下楼到校园里的公用电话亭。

“喂——爸爸——”

“···恩——”

“你吃晚饭了吗——”

“恩——”

“我们前两天月考了,成绩也已经出来了,我是——”

“打电话有什么事情?”

“······也没什么事情···这个月我不回来了,我想在学校多学习下,下月初冬运会我——”

“还有其它事吗?”

“······”

“没有我就挂了——”

“等一下!!等一下···我、我不回来的话,那···下个月生活费···打到卡上吧···”小心翼翼的声音。

“那你要多少?”

“···还是上次那么多吧······”

“别在学校乱花钱——赚钱没那么容易——”

“恩···我知道···”

“就这样。嘟——嘟——嘟——”没有一秒钟的迟疑,电话挂断了。

“···那···再见···”又是一句没人听的再见。。。

不是已经习惯了吗,她还在难过什么。清晓嘴边一丝苦笑,挂上电话。

不回家也好吧,不会和爸爸闹不开心,也不会和他吵架,不用听到那些纷纷扰扰,不用当面向他伸手要钱······每次心惊胆战的开口要钱,她就好像乞丐,父亲总是不理不睬,脸色难看。

钱,是害得她家破人亡的导火索。钱,有钱就是上帝。世上谁人不爱钱?她讨厌钱的肮脏丑陋。为了钱争吵,为了钱自私,为了钱疲于奔命,为了钱亲人成仇人。钱是一面照妖镜,什么丑恶的面孔都在里面显露原形,也许丑陋的不是钱,是人。清晓一闲下来就会想到这些,明明是一双花季少女的眼睛,明明才看过十多个春夏,可是那样的眼神,却好像已经看尽世间沧桑,被磨灭了所有光亮。

天空已经黑尽了。校园格外宁谧,偶尔几只秋虫聒噪两句。路灯并不很高,白色的球形灯像两颗汤圆,散着清冷冷的白光,好在并不刺眼,是她喜欢的感觉。

清晓喜欢这样弥漫着薄凉凄清的夜晚。

不知不觉走到了芳泽池,柳枝轻摇,路灯下影影绰绰。清晓慢慢的移步,不是闲庭信步的雅致,只是不习惯热闹人群的她,没有学习的压力辛苦,没有家里的纷纷扰扰,就这样一人,很好。

芳泽池边的篮球场传来砰砰的声音。一放假人人都若脱笼之鹄,若出洞猛兽,遍野狂奔的去玩耍逍遥,这样的夜晚,还有谁在打篮球?

清晓不是爱操心闲事的人,也许真的是才考完很闲,竟突生想要偷窥一眼的想法,这样的心思很久不曾有。

芳泽池旁的篮球场左右两边都是二层红色方砖楼,一边是流金楼,一边是博源楼,都是刚刚解放后修建的古式建筑,当然每隔三两年就会整修,当做校史纪念,现在是校长副校长的办公室。和芳泽池正对的一边种着几排夹竹桃,夹竹桃旁边是个树木参天的小树林子。

清晓从芳泽池边走上三四步石阶,操场上灯光不如芳泽池畔的明朗,只勉强看清是个男孩,身量拔高。篮球在他身侧身前上下飞旋弹跳,却总在他操控之中。

清晓看着看着就看入了迷,她不懂玩篮球,只觉那个少年散发的感觉很轻松很恣意,让这个凄冷的夜晚活了起来。

“还没看够么?”少年突然停下来,右手一挥,篮球稳稳地夹在腰间,回头看清晓。

“啊?···我······路过的···”清晓心脏一抖,脸颊染上一抹红晕。

少年看着她头微微一扬下巴,示意她继续说下去。灯光从少年身后照来,看不见他的脸,只看见他清秀的轮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