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很幸福

残月人间

很幸福 东门诗语 2112 2013-01-01 10:05:50

  女生宿舍里,几个女生做着“老三样”。若你要问什么是“老三样”。所谓老三样就是边敷面膜,边听歌,边看娱乐杂志。

“哎哟喂~我的春晓大大~您老人家整天对着那书本眼不晕吗?”

“就是啊~我整天看你像樽雕像一样,埋头苦干~”

“上课看,下课看,放学看,这都放周末了,这才刚考完试,歇歇嘛——”

“看着你看书我头就痛啊——姐姐~”

“果然第一名不好当额,那么苦,我还是宁愿在后面挂着——”

“我也是。”

“我也是。”

“······”清晓有些讪讪的笑笑,除了看书,她真不知道做什么。

尽管她们说这些并没有恶意,但是人类对于和自己不同的人都会潜意识里排斥,所以有人说过“成功的道路是寂寞的”,这就是高处不胜寒的道理吧。清晓整日整日的看书,而那为数不多不看书的时间也抱着书坐在自己位置上默默坐着,也不主动找谁玩,虽然从长相到声音到表情都是温顺的,可是总难免会和同学之间疏远关系。除了梁秋比较熟络,可是毕竟不在同一栋楼。梁秋父母是老师,在学校有房子,所以她现在也没住学校宿舍,见面的次数比起从前更少了。最近那小妮子忙着谈恋爱,难得一次和她一起。

清晓心理有些难过。她也知道她这样不太好,可是,学习已经占去很多时间,而空闲下的那些时间,她也不知道能做些什么,发发呆,可是,一发呆,就忍不住想去那些过往···想起家···想起妈妈,她想念她,想起······想起她紧紧闭上的眼睛,毫无血色的脸颊,乌紫的唇···还有···僵硬的手···想起爸爸,想起那些争吵···想起···小姨,还欠的钱···她说死活不会还给爸爸,用来给她读书,爸爸说让她自己去讨回来·······

“啪——”一滴水珠毫无征兆的打在书页上,晕开一片水渍。清晓这才发现原来自己流泪了,她现在是怎么了,她并没有感觉到很难过啊,还是心脏的痛觉神经已经麻木了。清晓悄悄的拿了纸巾,擦掉。

手机突然狂震,震得清晓一吓。谁会给她打电话?是他么?脑子里突然印现出湖畔似笑非笑的脸。

来电显示是个陌生号码。清晓走到阳台,清了清哽咽的嗓子接起电话。

“喂~”

“喂~何清晓?”

声音有些耳熟,可是一时想不起是来是谁。

“嗯,你是~”

“我是你哥,何胜。”

“哥?”清晓有些意外,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个哥哥,许久没有见过了,也没有通过电话。

“吃饭了没?”

“嗯,吃过了。你们呢?”

固定不变的套话,不冷不淡。

“吃了。”

“你们,你们过都还好吧~”清晓不知说什么话题,亲兄妹说起话来却有些陌生。她亦不知他们现在具体在什么地方。没人告诉她,想来他们认为她知不知都是差不多的吧。

“嗯~”一声绵长的应答,语气里似乎没有什么很高兴的成分,就算有,也是很少吧,至少,清晓听在耳朵里,没有感觉到暖和。

“放假了?”

才十月底,怎么会放假呢···想来他也是随便问问,就跟问“吃了没”一样,其实并没有关注到底你是吃了还是没吃。

“还没有……”

“嗯,”对方沉吟良久,接着道,“平时也不打个电话发个短信!”

“······我没有你的电话号码···”他换电话号码没有告诉她呀。

“······”

沉默,一秒比一秒沉重。清晓努力忽略心中那些低沉情绪,告诉自己那是自己的亲哥哥,应该很高兴的拉家常。

“哥,你们今年过年回来么?”

“···看情况吧···”

“哦···”

“平时也不跟你嫂子联系···她的电话你总有吧。”

“···有···”

“在学校要努力学习,多学点知识,别以为现在社会好混,你们学生那些小心思我还不知道?整天想着怎么玩。在学校不要乱整,谈什么朋友的。”

“···嗯,这些我都知道···”一份黯然在心中扩散。

“‘都知道’···”何胜低低的重复了一遍,语气有些不快,像是在训斥犯了错的士兵,“你知道就好!”

“······”

“······”

“平时多打打电话,过年过节的。跟那边的亲戚也联系联系,别人说起来不好听!”那边的亲戚是指妈妈那边的。

“···嗯···”

“那,就这样吧。”

“嗯···再见···”

“嗯。”

电话打了半个来小时,何胜讲了许多大道理,清晓一直听着,听着听着就开始跑神,而每次她一答话,何胜语气都会差一分,可能是她的答话的语气像是顶嘴吧,后来也就只是“嗯”一个字,这样不好也不坏,总算能继续下来。

清晓看了一眼手机,望去阳台外那想要迎面本来吞噬了她的黑暗,深深的吐了口气,却怎么吐不出心中那压抑的气息。为什么她和这些亲人之间的关系,都是这样疏远冷淡呢?她整天脑子里装的都是看书,就算她没有常常主动联系他们,那,他们也应该想起来联系她吧···这样打电话还教训,好像,她是下级,需要时刻牢记打电话巴结他们,讨他们欢喜···

事实上,她尝试过了···给嫂子发过几次短信,可是石沉大海一般。后来想想可能是换了号码,打了电话过去却意外的接通了。她觉得自己应该是把声音放得很柔和很···很讨好的···可是三言两语,电话结束了。嫂子语气不冷不热的,明显表示不想跟她聊,拨通到结束,才打了一分钟不到···嫂子不想理她,她又何必去惹她不欢腾。再何况,她从未思念过他们···自始自终,她都是一个人在过自己的生活,一个人去努力,去承受···

清晓双手无力的撑着脸颊,挥不去眉间惆怅···或许,她本来就是个冷情的人······

未到十五,今夜一轮残月。

月能阴晴圆缺,家破了人亡了,永远也无法圆了……

一声叹息散在秋夜寒气里,无人怜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