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很幸福

夏日噩梦(1)

很幸福 东门诗语 1221 2013-01-15 12:04:00

  房子卖得急,再加上又是老房子,地段也不好,并没有卖到多少钱。

他们搬到了公路边一个小平房里,门窗破旧。破旧,也总比街头强。愁容满面的父亲在面对那个新妈妈的时候态度总是温和的,甚至有时候是讨好的。清晓知道,他怕那个新妈妈跑了。可是本不是一家人,终究绑不到一起。那个新妈妈跑了,一起消失的,还有卖房子剩下的钱。父亲怒不可遏,一气之下摔烂了一地碗碟,清晓默默的把碎瓷片收拾了。

对着厄运愤怒又能怎样。碗摔了,明天还得去买新的……

父亲脸色比前些日子更加难看。愁苦与愤怒,像一座大山加在他脊背上,快要将他压倒。他倒了,病倒了。清晓默默的照顾他的饮食起居。她不敢跟他说话,因为她知道他们之间永远不可能心平气和,与其争吵,不如沉默。好在没过几天爸爸身体好起来了,情绪也稍微稳定而来些。

父亲给清晓找了个洗衣店的活儿,说“要花钱就自己赚”。在洗衣店干了两个星期,她就辞了。洗衣服其实很简单,她自己手洗,这样赚的钱多些。一天下来,搓衣服搓得手腕好似要断了。她想着,没关系的,再苦一阵子就好了。

夏日的上午,清晓正洗着衣服,手机响了。

是湖畔打来的。

清晓犹豫着,还是接听了。

“喂……”

“何清晓你怎么回事!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没有啊……”

“到底发生什么了,干嘛不理我!”

湖畔很生气地责问清晓。这一个月,她常常不接他电话。他去她家找过,可是没有人,邻居说已经搬走了。他以为他对于她来说是不同于任何人的存在,是可以随时随地在她身边。可是,这个女孩那么突然的就扔下他了。

“……”清晓不知道说什么,喉咙发紧,眼泪不争气的掉。每次听见他的声音,就忍不住脆弱。

两人沉默了许久。

“别哭,傻子……你不知道怎么告诉我我不勉强你,只要你记得,我会一直看着你,还有………等我长大……等着我长大……你记住了吗,何清晓……”

“……”清晓捂住嘴巴,不让那丝呜咽逃出来,泪水止不住。

她的视线里,是成堆的脏衣服,是灰尘扑扑的公路,是破烂的水泥坝子,她的身后,是门窗破烂的平房……

她真的,配不上他……

距离开学不到二十天了。清晓数着手里零碎的钱,五块,十块,二十块,才不过一千来块。开学学费两千,还得加生活费……

清晓环顾破旧平方,里面虽然有些家具衣柜,可是,怎么能卖钱,也不能拿去卖了……

怎么办呢……

上次湖畔打电话之后,他每隔两三天就打电话和她聊天,聊些旁的,轻松的,开心的,也不急得约清晓出来了。

木方矮桌上摆着两碟菜,一荤一素。发生了这些事,日子困难了,生活也不如从前。生活,真是很现实的问题,现实到你过四五个小时就会饿,饿了就要吃东西,不吃就会难受没有力气继续活下去。

一对父女沉默的坐在矮桌旁,各自扒着碗里的饭。家里有亲戚要到远处厂子里做工,工资不错,让爸爸也一块儿去,可是爸爸拒绝了。清晓不明白为什么他要放弃这个机会。以前妈妈说,爸爸就是不喜欢改变不喜欢去奋进的人,而且死要面子,不积极上进。她劝过爸爸去试试。反正她也尝尝在学校,放假回来也无所谓,一个人,也不用两个人天天争吵。可是,爸爸说“你懂什么”。犹豫了几日,最终还是没有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