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人生自是有情痴(全本)

第三章 怀念

人生自是有情痴(全本) shr888 2370 2009-05-13 23:43:08

  安琪来到T市已经快一个星期了,初来时,那种物是人非的惶恐让她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眼前这座高楼林立的大都市,哪里还有记忆中模样?

这真的还是自己在美国日日夜夜思念的故乡吗?

或许,自己真的错了,真的不该回来。

这个世界发展得太快,随着时间车轮的滚动,他向人们展示着日新月异的样貌,久别故里的游子再也找不到记忆中的家。

流逝的岁月和着美好的回忆,永远湮没在时间的长河里,再也不可能流转回来。

身在远方,遥远地思念着,可能还可以保存一个完美的记忆,存一份不灭的希冀。等真的走近了,梦也就碎了,一切都变得真实而又残酷。

在这个本应熟悉却偏偏陌生的城市里,安琪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孤独,好像她被独自放逐在一个孤岛上。

她原本是个淡漠的人,从儿时起,离群索居的宁静生活反而使她很享受那份淡淡的孤独。

可这一次,安琪从心底产生万分的寂寞与无助,仿佛被全世界抛弃了一样的恐惧。

这份彷徨无助,远比身处异国他乡的美国时更甚。因为在美国时,她的身边还一个一往情深的乔烈,心中还存着一份对故乡的希冀,对故人的期待。

现在回到T市,反而一切希望都幻灭了。

安琪开始强烈地思念起乔烈,想到他随时都等着自己回去的承诺,她突然有打电话给他的冲动。

最终,安琪还是按捺住冲动,决定留下来。毕竟这里是自己的故乡,有着自己熟悉的语言和面孔。既然她现在无法回应乔烈的一片痴情,何必再回到他的身边徒增彼此的烦恼呢?

先在这里安顿下来,等过一段时间想清楚了,再决定以后要走的路吧。

********************************

当楚云扬踏进大楚集团的一楼大厅时,毫无意外地又引来所有女职员的注目礼,甚至有年轻女孩子痴痴望着他,忘掉了手头的工作。

如今这个年代,帅哥比美女还要吃香。高大俊朗的楚云扬,走到哪里都受女性的青睐。

他脸上总是带着温暖如阳光般的微笑,优雅的举止中透着几分洒脱,对每一位女性都彬彬有礼,很有点儿英国绅士的风度。

楚云扬习惯性地边走边向遇到人点头微笑,大踏步走进电梯内,随着电梯门关闭,身后一片女孩子的唏嘘声。

楚云扬不仅外表英俊出众,身价更是不菲。

二十四岁取得英国一个著名大学的经济博士学位,求学期间就在国外一家知名投行打工,干的认真而又努力,积累很多宝贵的经验。回国后,被一家大型信托公司聘为部门主管,仅两年就在同行中脱颖而出,被誉为最年轻的王牌投资经理人,投资界的“天才”。

在楚云扬事业风生水起的时候,恰逢叔叔楚天一手创立的大楚集团遭遇一次大的经营危机。他毫不犹豫地辞去工作,投身大楚集团帮助叔叔渡过难关。

事后,为分散风险,同时也为了不埋没侄儿的投资天分,楚天拿出大楚集团的30%资金,成立一个专门的投资金融部门,交给楚云扬全权打理。

楚云扬没有让楚天失望,两年来,正赶上黄金牛市行情,公司的投资收益甚至一度超过大楚集团的主营收入。

楚云扬在大楚集团的声望大增,年少成名,英俊多金,成了每一个女孩子梦寐以求的白马王子。

上到十九楼,楚云扬推门走进总裁室,看到一个令他万分惊讶的场面,楚天正拿着一束美丽的百合花,站在方怡琳的面前。

“my god!怡琳姐,我不是看错了吧,叔叔在向你献花?”楚云扬夸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微笑着调侃道。

“少胡说了,云扬。这是总裁让我订的鲜花,刚刚送过来。”方怡琳不慌不忙地解释着,可脸上还是不在自然地泛起一丝红晕。

“哦,这样啊。我还以为叔叔突然开了窍,要追求怡琳姐。太让我失望了。”楚云扬半真半假地开着玩笑。

作为旁观者,他不是看不出来方怡琳对楚天深深隐藏的情意。如果不是因为爱,哪个女人会无怨无悔的为一个男人付出十年的青春?可惜,叔叔太迟钝或者说太冷漠。

“云扬,别没大没小的乱开玩笑。今天怎么有空上来,找我有事吗?”楚天本来准备出门,看云扬进来,就顺手把百合花放在桌子上,重新坐了下来。

“叔叔,你打算出门吗?带着鲜花,真的找到红颜知己了?”楚云扬也坐下来,半好奇半开玩笑地问道。

楚天拿着一束鲜花出门,真是太令人不可思议了。

“你小子又跟我耍嘴皮子,没重要的事,我可要先走一步。”楚天作势要走。

楚云扬是大楚集团唯一不怕楚天的人,相差仅十多岁的叔侄俩,既像朋友又像兄弟。

“先别,我真有重要的事要向叔叔汇报。”楚云扬不再开玩笑,转入正题,拿出一踏公文交给楚天看。

“这是我最近做的一些市场调研报告,发现现在资本市场的风险越来越大,我想把金融投资逐步撤出来,把资金投向实体经济。现在有很大一批优质的中小企业,发展的前景很好就是缺乏资金。我们现在开始投资他们,将来会有不错的回报。这些资料我都整理好了,您看看可不可行?”谈起公事来,楚云扬总是一本正经。

“我早说了,投资方面你全权处理,不用再向我请示,这方面你是专家,看准了就放手干。”

楚天把资料还给楚云扬,看向他的眼光透着浓浓的赞赏。一向冷削的脸上带着少有的笑意。楚天相当喜欢这个侄子。

********************************

楚天独自驾车来到城外的一片墓园,手拿着那束洁白的百合花在一座汉白玉墓碑前停下。

他弯腰放下手中的花束,痴痴凝望冰冷的石碑。

洁白的碑体上写着几个简单的字-- “爱女 宁涵之墓”,碑体的右下角标注着“父 宁致远立”。

因为刚刚下过雨,碑体溅上了很多淡淡的泥迹,楚天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大手帕,细心地擦拭起墓碑来。

他的动作很轻柔,仿佛在抚摸恋人的脸。楚天眼中流露出的柔情,如果被认识的人看到,肯定会跌破眼镜。这真的是那个冷血无情的楚天吗?

“涵儿,今天是你的忌日。我来看你了,想我了吗?你已走了整整二十年,我每天都在思念着你。”楚天心里默默地说。“涵儿,当初我答应你的事都已一一完成,在天堂里,你应该安心了吧。但只有一点,我只怕永远都无法不到,那就是‘忘了你’,今生今世我都不可能忘掉你!”

黄昏已近,冷清的墓园里吹过阵阵凉风,吹得得墓碑前男人衣衫猎猎作响。远远看去,那个高大男人的背影显得分外孤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