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人生自是有情痴(全本)

第八十五章 初冬风雨

人生自是有情痴(全本) shr888 2466 2009-02-15 12:04:38

  今年冬季特别反常,一向只在北方肆虐的寒流,竟然提前进入到南方。连日来寒风呼号,雪雨连绵,骤然下降的气温让过惯了暖冬的南方人猝不及防,大家都想着各种办法增加御寒措施,街上的行人也明显稀少了很多。

楚天独自驾着车行驶在赶往楚园去的路上,雨水夹杂着雪粒敲打车子的前挡风玻璃,发出“唰唰”的声响。他的神色异常凝重,一如车窗外阴沉混暗的天气。

今天一早,大哥楚风打电话来让他务必回楚园一趟,说是母亲有话要对他讲。楚天心中明白,母亲一定是知道了他和怡琳的事。他深叹一口气,该面对的终究是逃不过的。

车子驶进楚园的大门后停下,楚天刚要下车就抬眼看到,大哥撑着一把大黑伞冒着雨雪朝自己走来。

“楚天,先跟我到厢房来一下,我想先跟你谈谈。”楚风温和的眼睛里透着浓浓的关切与担忧。

楚天点点头,也撑起一把伞跟在大哥身后走了过去。

楚园主楼的东侧有一排厢房,是下人们居住休息的所在。楚风专门留出一间做了个棋茶室,以便于夏夜消遣,顺便欣赏楚园的夜景。

此时,正值初冬时节,小茶室里透着冷清清的寒意。楚风兄弟两人走了进去,在一张小藤桌前坐下。

“大哥,你有什么交代就直说吧。”楚天淡淡开口,神情严肃而冷漠。

“既然这样,我就不绕圈子了。”楚风意味深长地看楚天一眼,慢慢地说:“你和怡琳还有安琪之间的事,妈已经知道了。她老人家天天催问你们婚礼筹备的情况,刚开始我们还能瞒着说一切都很顺利。可最近几天她可能觉察到什么不对,非要云素带她亲自看看你们的新房,顺便还要到公司里看望安琪和怡琳。”

“云素劝了好几次都拦不下,一着急竟说漏了嘴。妈一听说你要和怡琳分手就急了,迫切地追问具体缘由。云素和我看实在瞒不过了,只好一切都告诉了她老人家。”楚风说到这,带着歉意看看楚天一眼,“对不起,楚天。看来这次你必须好好考虑一下,该做出抉择了。”

“大哥,你们做得没有错。这件事迟早要面对的,既然敢做,我也不想逃避。”楚天点燃一颗烟,深吸了一口,“妈妈知不知道怡琳怀孕的事?她反应如何?”

“怡琳怀孕的事,是妈妈问云扬时知道的。云扬还告诉她,说你决定拿掉那个孩子。妈妈听后,一连三天什么话都没说,直到今天才说要你务必回来一趟。”楚风耐心地解释着,脸上忧虑之色更重,“原本情感的事我不好多说什么的。可是楚天,俗话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大哥还是要劝你一句,安琪和怡琳都是难得的好女人,你不要太过执着偏激,最后伤了她们,也伤了你自己。”最后几句话,楚风说的格外沉重。

楚天沉默不语,盯着窗外纷纷飘落的雪雨,眼睛里闪着矛盾复杂的光。

“走吧,妈妈还等着你呢,好好跟她老人家谈谈。”楚风走过去,拍拍弟弟的肩膀。



看见楚天带着一身风雪走进屋来,楚老太太心里一阵难过。二十来天不见,儿子明显的消瘦了很多,刀刻般的脸部线条显得更加刚硬。

“妈,我回来了。您最近还好吧?”楚天一边抖落沾在外衣上的雨滴,一边跟母亲打招呼。

“楚天,赶快坐过来喝杯热茶,看这天冷的都不像在南方。”楚老太太从心里疼惜儿子。

楚天挨着母亲坐下,接过佣人送来的热茶小口啜饮,母子之间有片刻的沉默。

“时间真快呀,楚天,你都已是进入不惑之年的人了。”楚妈妈慈爱地为楚天整理额前一缕的乱发,儿子的额角居然也有了淡淡的皱纹,愈发象当年的丈夫了。她的神思飘回了过去。“想当初我和你父亲相恋时,他也将近四十岁,那时候,他事业小成、意气风发,大有傲视天下的气概。年少轻狂的我情不自禁地被他吸引,最终,不可救药的爱上了他。”

楚天惊异地看着母亲,不知她为何要提起这些陈年往事。父母亲的故事他是熟知的,且曾因此耿耿于怀,一度与父亲决裂。但是,他却从不曾听母亲亲口说起过个中因由。

“当年,我们也都信奉爱情至上,不在乎伦理道德的谴责。可是,当做了错事,真的要面对被自己伤害到女人和孩子时,却再也理直气壮不起来。最后,良心和责任让我们只能选择逃离与弃守。”

楚妈妈语气平和地向儿子讲述当年的痛苦经历,用柔和的目光关注儿子的神色。

“孩子,虽然我和你父亲错失彼此生命最宝贵的一段岁月,经历了很多风风雨雨,甚至给你的童年留下不可磨灭的阴影,但是我从来没有后悔过当初的选择。勇于承担责任是做人的基准,成全也是一种美德。虽说自己会留下遗憾,却远比自私地伤害别人要活的安心快乐。”楚妈妈久经风霜的眼睛里闪着睿智的光芒,看向儿子时充满了期待。

“妈妈,对不起。儿子不孝,这么大的人还让您担心。”楚天看着白发苍苍的母亲,心中的愧疚难以言表,自己这半生不知让母亲操了多少心,流过多少眼泪,“您的意思我都懂,可是,感情不是人所能控制的了的。自涵儿走后,二十年来,我每天都活在永失至爱的痛苦中,不知所为地浑噩度日,就像一架没有灵魂的工作机器。如今,蒙上天眷顾,遇到宛若涵儿重生的安琪,又怎么甘心就此放手?我知道,这样做很伤怡琳,还有云扬,可我已经没有办法回头了。”

“痴儿!”楚妈妈缓缓摇头,面对痴情痛苦的儿子,她怎么忍心苛责,“楚天,妈妈作为过来人,哪会不懂感情?可还是那句话,伤害了别人,良心会永远背上十字架。你有没有想过,像安琪那么纯净善良的孩子,负担得起这样的心灵桎梏吗?”

楚天的脸色瞬时变得苍白,睿智的母亲一眼就看穿了症结所在。是的,他可以撇开所有的顾虑,不怕今世来生的惩戒,可安琪是信仰佛法的天使,纯净的心容不得半点瑕疵。伤害了别人,她永远都不会快乐。

“孩子,妈妈还想告诉你一句话,千万不要强迫怡琳拿掉孩子。你不懂,一个孩子对处于感情苦痛中女人的意义,那是生命的曙光,是活下去的希望。当年,如果没有你,妈妈也许早就倒下去了。”

楚妈妈眼睛里闪动着泪花,她不禁喟叹命运的残酷,为什么要让她心疼的孩子们,重历自己当年的苦痛折磨?

楚天不敢看母亲忧虑难过的脸,他站起身来,走到窗前。

屋外风雨依然在肆虐,池塘里的残荷被狂风吹得东倒西歪,曾经幽静美丽的楚园显得分外萧条凄冷。

楚天忽然想起,初次遇见涵儿,也是在这样一个风雨后的寒冷初冬,念及此,一股寒意从他的心底涌动而出。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