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锦年素爱

第一百六十八章,狸猫换太子

锦年素爱 戈今 1691 2012-08-09 09:22:00

  方西岳并不想太多谈论自己的病情,他想说的是林费雯。

在他和林费雯交往的最初几年里里,他们是彼此信任的,林费雯孤儿出身的特殊身份,让她很难信任别人,一旦信任,会掏心掏肺;当然,一旦怀疑,她也会绝不留情。所以在方西岳和穆一凡之间,她最终选择了信任指数更高的穆一凡,因为最后她对方西岳有疑虑。

陷入爱河的两个年轻人,经常彻夜交谈,将成长过程中的故事都告诉对方,童年时一次跌倒的惨痛经历,成长中一点小小的荣誉,都想要跟对方分享,哪怕已经来不及去参与彼此曾经的人生,至少,可以一起回味。

在林费雯的成长经历中,林院长和穆一凡,是非常重要的角色。

林费雯说过很多林院长的故事,说她对自己视如己出,呵护她,照顾她,这种过分的特殊关爱,也让她在孤儿院的女孩中备受孤立。为了能够加入到那些小群体中,林费雯曾经尝试过很多种方法,她将零食分给其他人吃,她们吃过之后照样不理她;她把头花送给她们戴,她们戴上之后对着镜子嘻嘻笑,仍然不带她玩。

6岁的林费雯几乎绝望了,她以为自己就要这样孤单地长大,最多跟穆一凡作伴——这倒是林院长的意愿,从小到大,林院长就撮合她和穆一凡,见人就说他们青梅竹马,也许正是受到这种心理暗示,林费雯长大之后仍然觉得穆一凡是自己的真命天子。

林费雯几乎要放弃努力的时候,大她3岁的大姐头教唆她:“想要跟我们玩也可以,只要你今天晚上偷偷地去林院长的办公室,放一只老鼠在她的抽屉里,我们就跟你玩。”林费雯几乎不假思索就答应了,就算是让她吃掉老鼠她都会答应,被人敌视的感觉,太难受了。

晚上,林院长查夜之后走了,林费雯摸黑爬起来,大姐头已经把老鼠准备好了,捏着尾巴放到林费雯的手里,林费雯强忍着害怕与恶心,偷偷地来到了林院长的办公室。

林院长做事小心谨慎,从来不会忘记锁门,但是这一天,在晚饭之后,林费雯就找她说自己把头花落在了她的办公室,找到之后就把钥匙送回来,林院长自然没有任何怀疑就给了她钥匙,而林费雯也在几分钟就送还了钥匙。

不过,她没锁门,只是把锁别在了上面而已。

此时,摸黑进入办公室林费雯,拿出自己准备好的火柴和蜡烛,偷偷地点上,然后走向了林院长的桌子。尽管她很想进入女孩们的小圈子,但是又不想惊吓到林院长,所以,她打算把老鼠放到一个她不常用的抽屉里,这样既实现了诺言,又不会让林院长过于惊吓——如果幸运的话,等她打开抽屉的时候,老鼠已经死掉了呢?

她很得意自己想到的这个主意,打开了抽屉,将里面的东西稍微挪动一下,打算给老鼠留下一点空间。这时候,压在底层的一个红色丝绒盒,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女孩对这种美丽的东西向来没有抵抗力,她忍不住打开看。

盒子里,并排放着两个小小的银锁,她忍不住拿起来放到烛光下端详一下,小银锁做工很精致,很漂亮,她看到上面刻着的字,一个刻着一个“凡”“,另一个刻着“斐”。

她当时认识的字屈指可数,很巧,她和穆一凡(当时他还不姓穆,但是名字是一凡)的名字,她是会写的,因此对这两个字和这两把锁,印象非常深刻。

烛光下的女孩心脏砰砰乱跳:难道,这是我的吗?

一晃神,她不小心撒了手,老鼠跑了。她也不敢声张,赶紧把银锁放在盒子里,仍旧放回到抽屉里,然后吹了蜡烛锁上门,回到了宿舍。

大姐头问她事情办得怎么样了,林费雯摇摇头:“老鼠自己跑了!”

她依然不被这个圈子接纳。但是这天晚上窥探到的这个小秘密,却在她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深刻印象,怎么都挥不去。

长大后,她有一天突然在穆一凡的住处,看到了一把小银锁,她不自觉地就心脏乱跳,仔细看过之后,居然就是儿时见到的那一把,上面刻着一个“凡”字。

为什么,那把有着“斐”的银锁,林院长不给我呢?

她生了疑,却从来没开口问过,在她心目中,穆一凡和林院长都是她最亲近的人,他们不管做什么都一定有自己的理由。

……

说到这里,方西岳长吸了一口气,疲惫地说:“我想,林费雯也许同样对自己的身份有所怀疑吧,不然她不会对这么一件小事这么耿耿于怀。听说,陈茜红回来的时候,先是要了一件信物,之后才去做的DNA。不过,费雯都是道听途说,那么巧,陈茜红回来幻海的时候,她被林院长送去参加了旅行团,旅行去了。”

安若素皱眉道:“这么巧?”

方西岳点点头:“就是因为太巧了,所以格外令人怀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