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光澈之榭

十章 灭顶之灾(3)

光澈之榭 谢俊 8167 2007-09-14 23:07:18

  六

戈占身形一闪,手里上百道暗器同时出手向言榭各部位打过去。他自信即使是还有比他更加优秀的暗杀者使出这招的力度速度准确度也不会超过他。而且世界上绝对不会有能够躲过这一招的速度。甚至连人做出本能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可以将人杀掉。戈占的脸上露出森冷的笑。

可是那些暗器却同时在言榭面前停了下来,然后纷纷坠地。就像言榭身前有一堵保护墙一样。锘风之墙。戈占的瞳孔发大,他还没有来得及露出惊讶之色就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胸口传来一阵天崩地裂的剧痛,血液像潮水一样涌出。他倒了下去。

他倒下去的时候一直看到言榭的双手。那双漆黑而筋络分明的双手。

站在一旁的镜湖都不仅为之动容。他疑惑地望着言榭说,你的手,你的手不是被我用雷电烧焦了吗?为什么现在还能动?言榭摊开自己的手扣起手指召唤出水系术法在自己的手上冲洗。漆黑的双手迅速露出了原有的肤色。言榭笑着说,我手上的黑色是煤炭弄脏的,琴芩把我推到煤炭堆里去的时候我顺手捡了几块,本来我是想坐牢的时候用的,因为我听说监狱里又冷又黑,所以捡几块煤炭来生火。可是没想到还有这种用处。镜湖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说,可是我的雷电明明通过你手上炼成的水电击你的双手的,人的双手根本不可能承受那么强的电击。言榭很从容地说,是啊,人的双手的确不可能承受那么强的电击,可是你确定你的雷电真的打到我的双手了吗?镜湖没有说话表示默认。言榭接着说,看来你的物理果然没有学好,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毕业的。那我来告诉你,通常水能够导电是因为里面含有许多杂质,而水的本身是不导电的。我对术法的精通并不压于你们连页的三大法师,所以在你还没有完全使用出雷电系术法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你想要炼成雷电术法,因此我就炼成了无杂质的纯净水,假装被你废掉了双手,这样也同时解决了我的另外一个难题,那就是怎样从监狱逃脱,因为如果我就这样被你们关进监狱的话,连页王一定会想出很多严密残忍的方法困住我,那时我要逃脱就没有想象中容易了,可是我都已经被你废掉了双手,一个残废的人即使残废以前再怎么强可是残废以后也只是一个残疾人,对于一个残疾人没有人会对他严加防范。镜湖问,你的意思是,你们是故意被抓住被关进监狱的?言榭点头表示承认,他说,通常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既然已经在你们的掌控中,而且毫无抵抗之力,你们当然不必急着杀我,或许还想从我这里知道一些光澈的你们不知道的东西,所以还有什么地方比你们的监狱更加安全。你们在监狱布下的奸细我也知道,就是那个带头猥亵琴芩的人。镜湖虽然有些吃惊,他没有想到言榭竟然知道的这么多,可是脸上还是不动声色地说,你是怎么知道的?言榭笑笑说,在那种监狱里,那里的犯人天天劳作,生活环境又恶劣,连饭都吃不饱,所以那里的犯人各个面黄肌瘦体格孱弱,而那个人不仅脸上显得营养丰盈,而且体格强壮,虽然故意化妆成很肮脏的样子,可是他的手上却显得很光滑,没有任何粗糙的表象。所以他必定是你们才派来监视我的奸细。他故意猥亵琴芩无非也想是试探我的双手究竟是不是真的不能使用了,而那时我也几乎忍不住想出手了,可是。言榭没有说下去,他并不想把妒灵说出来。

镜湖说,我还有一个地方不懂,那就是连页的宫殿如此之大,即使是我也不敢乱走,你们才走过不止一次,为什么能如此顺利地逃脱。言榭说,这个我们小队再分组琴芩跟我在一起的理由,我们在进去的时候,琴芩就已经在那里的土地树木上作下了记号,当然她用的是神唤者才能读懂的记号。而我们被关在监狱里的时候,我利用身上不多的催眠粉将犯人们包括你们的细作迷晕,再使用土系术法出去探路再作下记号,这些并不困难,现在也许琴芩比你还要熟悉你们的宫殿。镜湖说,可是现在你们逃出来了,我们王仍旧会派出全国的兵力追踪你,你们一样跑不掉的,而且现在墨陌被抓住了,钢凌和泞池也被杀了。言榭却没有任何吃惊的意思只是笑笑说,我们的计划就不用你操心了。言榭顿了顿换了个话题说,上次你跟我交手以后说我很弱?镜湖也笑笑说,从上次你的表现来看你确实不强。言榭很礼貌地笑着就像在跟自己的朋友聊天一样的表情说,那么,你现在要不要再试试。镜湖说,很想。话说完,镜湖炼成强猛的雷电轰隆轰隆地朝言榭打过去,八道落雷从各个方向攻击,根本没有躲避的空隙而且速度奇快。雷电系术法不像其他术法可以相声相克地化解,雷电系术法根本就没有其他术法能够化解,而且威力巨大,可以算是所有术法中攻击力最大的。而言榭在从前又从来没有见过能施放出像镜湖的雷电这么强大的人。现在言榭唯一的方法就是同样施放雷电跟镜湖硬拼,看谁的精神力强大,而言榭能够成为超越三星的法师本来就不是以精神力的强大著称的。他的精神力强大程度甚至比不上墨陌跟殒空,如果是两年前言榭现在已经死定了。可惜现在的确不是两年以前,言榭的成长没有人能够衡量。言榭施放的雷电和镜湖的雷电凶猛地撞在一起,地动山摇。

镜湖吃了一惊,他没想到如此年轻的言榭竟然有如此强大的精神力。尘埃四起。镜湖迅速地一个后空翻,他看到言榭的手势,那是风系术法,他从言榭的动作判断,现在至少有四把以上的风刃朝自己飞过来,镜湖又一跃躲过了言榭的攻击。可是言榭释放出更加强大的精神力,风刃一把接一把地朝镜湖飞速迎来,几乎没有任何间隙。镜湖只能从言榭的攻击动作来判断风刃的位置,因为风是看不见的。可是他却能清晰地判断出风刃的位置,他有丰富的战斗经验,他是与封锡齐名的连页三大法师。他知道在言榭的密不透风的攻击里,其实有很多漏洞,而且言榭的攻击有些是实招,有些是虚招,有些风刃并不是朝自己发射的,是为了迷惑镜湖,让他判断不出究竟哪些风刃是朝他射过去,哪些不是朝他射过去的。

镜湖却还是没有被击中,连言榭都不禁有些佩服镜湖。镜湖将所有的精神力凝聚施放出一道他能够施放的最强的雷电从正面朝言榭打过去,他将胜负赌在了这一击之上。可是他却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把握击中言榭。这就是风系术法的弱点。如果言榭用的是其他术法的话,镜湖从正面攻击的雷电或许会被阻挡,就像如果镜湖的雷电遭遇到言榭发出的火,土,之类的攻击,雷电就会与它们产生撞击。可是风对雷电却没有任何作用,即使是风刃和雷电撞在一起,也不会产生任何反应。况且现在言榭正沉溺于主动的攻击,根本没有想到镜湖还会从正面发起进攻。雷电迅猛地朝言榭打去,地上由于雷电的高速闪动,裂开一道一道的口子。

几乎是一瞬间,雷电刚接触到言榭的一瞬间,言榭消失了。雷电朝后方继续攻击,打到了一座钟楼,砰的一声,钟楼炸裂,石头几乎被打成了粉末。言榭的背上不禁渗出了冷汗,如果那一击打在自己的身上,估计这时自己的身体比粉末还粉。

而更吃惊的是镜湖。他没有想到言榭能够躲过毫无空隙的八道以自己全部精神力凝聚的雷电,更没有想到言榭竟然会几乎在世界上已经失传的瞬间移动。可是镜湖还有机会,因为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那就是言榭躲过了他的攻击。镜湖从这个角度早已经算好,即使是没有击中言榭,言榭也是必死的了。言榭刚刚站稳,忽然眼里感到不适。原来镜湖已经算好如果那些攻击没有打到言榭,那么必然打到后面的钟楼,而那些雷电的威力没有人比他自己更清楚,所以他已经算好了,那座钟楼必然被打成粉末,而从言榭站的位置来看,那些粉末一定会飘到言榭的眼睛里。镜湖竟然已经算好了那些粉末飘落的覆盖面积。镜湖知道战斗的每一个细节,风向,地理等因素都能够影响整个战局的扭转。言榭的眼睛几乎已经睁不开。

镜湖当然不会放过这个破绽,他使出身体里的最后一点精神力向言榭攻击,那么言榭即使不死也会重伤。可是镜湖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动不了了。这时,传来言榭的笑声。

言榭已经弄掉了眼睛里的残渣。他微笑着走到镜湖面前说,你的战法不错,只可惜比我慢了一招。我在之前的风刃攻击相信你一定认为里面有些是实招,有些是虚招,那些虚招是为了迷惑你让你分不清真假。镜湖表示默认。言榭说,其实那些都是实招,那是我故意发出的,因为我的攻击对象不是你,而是你的衣服的各个角落,比如长袍的死角,衣角,裤脚。镜湖显得异常惊讶,言榭继续说,我攻击以后让那些风藏在你的衣服内,在刚才我的眼睛进灰的时候,我再操作它们,它们就立即开始向你的动作方向相反的地方运动,这样就牵制了你的动作,就像有许许多多的钉子将你钉起来了一样。而将你钉起来以后你在经过一段时间以后同样可以挣脱,可是现在你不用挣扎了,因为在你刚才被钉的时候,动作已经延迟了很久,我又趁机施放了风牢之术,现在你才是完完全全地不能动了。镜湖黯然地低下头,他不得不承认他的确太低估言榭了,他知道现在言榭要用风刃穿过他的咽喉比他自己自杀还要容易很多。可是言榭却笑了笑转过身拉着琴芩走掉了。远方的星沉沉地掉落滑下一道深沉的轨迹。

后面的追兵已经临近。言榭奔跑起来似乎显得有些吃力,琴芩说,刚才你跟镜湖的战斗延误了太多的时间,而最后你又不杀他,还害得现在追兵临近,而且你自己的精神力耗尽,跑都跑不动,难道你要我来保护你?言榭抱歉地笑笑说,遇到强的法师我总忍不住要和他较量较量的。琴芩说,已经到约定的地点了,不知道墨陌。话还没有说完,封锡已经带着追兵到了言榭他们跟前。琴芩吓得出了一身冷汗想,这下才真的死定了。言榭朝封锡笑笑打招呼说,我就知道连页王会放了你的。封锡哼了一声说,那么现在你们准备受死吧。言榭的嘴角露出很从容地笑说,你们怎么那么慢?话刚说完墨陌已经到了言榭身旁,紧跟而来的还有殒空带着的光澈小队十人,水雾小队十人,眠尘小队十二人以及其他别国的小队。这倒让封锡不知所措,他当然不能当着各国的面杀掉言榭他们。可是他不知道言榭究竟是怎样联系到外界的,他们不是已经截断了言榭小队与外界的联系吗?

言榭笑着站出来说,既然现在已经安全了,我可以告诉你究竟是怎么回事。其实在你昏迷的时候我就已经考虑到了现在的问题,比如我们很可能被连页追击。其实那天我们小队在这里的谈话是故意说给当时正在监视我们的人听的。那个时候我们的计划早已经拟定并且开始实行了。那时我们已经互相换了身份,墨陌假扮成钢凌的,钢凌假扮成墨陌。因为墨陌是除我以外唯一能够突围请求援军的人。所以不得不保存势力。那天部署好计划以后的我们故意大声说话让你们的间谍听到我的作战计划,而你们派去追墨陌的三十五人的戈占小队追的其实是钢凌。钢凌先带着王强的面具让戈占以为墨陌已经逃掉了,拖延了一部分时间,可是我知道我们的金蝉脱壳迟早会被识破,戈占果然再不久以后有所发觉,并且再一次地找到了钢凌,可是他没有想到钢凌带的是两层面具,在他撕下王强的脸的那张面具的时候,脸上还带着墨陌的面具,所以钢凌不敢跟戈占动手,因为墨陌的箭是谁都学不会的。而且钢凌的目的就是为了假扮墨陌吸引你们的注意力而让真的墨陌更有机会突围请求援军。我们订下的七天在这里集合也是为了转移你们的注意力,使你们松懈,其实我们真正订下的集合时间是第六天,也就是今天晚上。言榭停下话来笑嘻嘻地看着封锡。封锡的脸已经因为愤怒而青筋暴出。

墨陌接过话说,而我实际上是和泞池一组,假扮的钢凌的身份。你们的暗杀术虽然高明,对付泞池和钢凌绰绰有余,可是在我面前并不值得一提。你们派来的卖花的小姑娘想毒死我,可惜在我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已经识破她的身份了。通常卖花的小姑娘都非常喜欢自己的花,恨不得跟花融在一起,可是那天卖花的小姑娘提着花篮的时候却显得格外小心,不敢与花靠得太近,因为那些花里全是剧毒,就算是先前服食过解药,可是如果吸食的毒药的量大于解药的量一样会有危险。所以她在卖花的时候不得不格外小心。在她拿花给我闻的时候我屏住了呼吸,所以并没有吸入毒气。而我装作中毒的是为了让冰季更加疏于防范,掉以轻心。你们满以为派出冰季对付泞池和钢凌绰绰有余,可是很不幸的是冰季偏偏遇上的是我,那天冰季把匕首放在泞池咽喉处的时候,根本没有注意到躺在床上的我。而且他的队员全部现身,对于一动不动的靶子,我一向很有信心射中。

封锡狠狠地望着墨陌说,你把他们全杀了?墨陌冷笑了一声不想做第二次回答。言榭接过话说,你是不是在奇怪后来冰季还回到宫殿向连页王报告?其实你用脚趾想也能想到,后来报告的是泞池,他假扮成了冰季的样子回到你们宫殿,不仅躲避过了你们的追踪,这几天一定还过得比我们谁都舒服。所谓的钢凌和泞池被杀都是编出来骗你们让你们自以为很聪明很老谋深算的连页王以为一切都在你们的掌握之中,其实那时的墨陌已经飞速赶往光澈请求援军。而光澈也将事实告诉了各个大国,现在各国的小队都站在你面前了,虽然钢凌被抓住了可是我担保你们的连页王一定马上就会将钢凌毫发无伤地送过来,除非他想导致各国对你们连页的战争。因为钢凌肯定正在将事实告诉连页王,言榭的话刚说完。连页王已经带着护卫还有钢凌赶了过来。

言榭抬起头发现黑夜比以往的更加黑暗。淅淅沥沥的小雨已经下了起来。远方澈亮的闪电一晃而过,短暂地照亮这漫漫的黑夜。



七

连页王走到各国小队跟前礼貌性地寒嘘一阵。钢凌走到言榭的跟前向他点点头示意自己安然无恙。言榭也朝他点点头。琴芩却兴高采烈地对钢凌表示遗憾,因为他们都没有看到刚才言榭和镜湖的那一场经典的战斗。

言榭正想看看连页王将怎样向大家解释,连页王却突然怒喝,来人!将封锡拿下。连页王的左右护卫立即将封锡团团围住。封锡看着连页王的表情开始有些不解可是他立即会意,他连忙说,不错,这场阴谋是我擅自搞的,怎么样?我就是想壮大自己的地位。言榭没有料到他们还有这手,连页王和封锡的这一唱一和,就将整个阴谋的责任全部推到了封锡的身上,那么各国就算要追究的话也不会追究到连页国的身上。言榭无奈地感叹怎么这些搞政治的都是些老狐狸。

各国的小队也愣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们开始本来准备理直气壮地向连页兴师问罪,可是现在封锡承担了全部责任,并且连页王也表示出应有的大公无私要逮捕封锡,他们自然不会再说什么。这时连页王的目光已经冷冷地落到了言榭身上。连页王虽然脸上带有笑意语气却显得很冰冷地问,我误抓了阁下,相信阁下不要怀恨才是啊。言榭笑笑说,既然封锡已经被泼了一身的“污水”,我在牢里沾染的污泥又算什么呢?连页王和言榭都同时笑了起来。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们的对话和笑都是别有含义的。

雨开始大起来。哗啦哗啦地像刚才还是满天的星星,一下一下地落在了每个人的眼里。

封锡却趁他们正在谈话的一瞬的空隙飞掠了出去。在场的各国小队本来可以同时出手制服封锡的,可是他们心里比谁都清楚,即使这样他们也会付出沉重的代价,因为他们没有人是封锡的对手。自私总是能令人懦弱的。就像在至高的死亡面前,每个胆小的人都会抱着腿缩在最后。

言榭的脸色一沉根本没有考虑到自己这几天在监狱里的生活导致他的体质等下降,刚才又和镜湖的战斗又几乎耗费完了他的精神力,他想也没想地跟着封锡的身形追了上去。几乎在同一瞬间,另外的两个身影也同时追了出去。他们都彼此看清楚了对方的样貌。他们的脸上都不禁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另外两个身影是墨陌,还有殒空。

三个人的心里都浮泛出淡淡的温暖。时光似乎像潺潺的流水一般回到很久很久以前。

言榭。墨陌。殒空。抚韵。

彼此患难与共相濡以沫的同伴。

琴芩站在浩浩的雨里泪流满面。她抬起头轻轻地说,小姐姐,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你会为了那次的任务宁愿献出自己的生命。

原来真的有些东西是要让自己付出生命来守护的。

电闪雷鸣。大雨倾盆。

八

言榭使用出虚弱的精神力施放出风系术法给正在向前飞掠的封锡造成强大的阻力。封锡的身形慢了下来。

接着锋亮的刀光在漆黑的夜色里一闪而过。殒空的葬王刀已经出手,猛烈地砍在封锡的左肩,可是封锡却纹丝不动。言榭大喊,小心点,他全身都是钢铁炼成的。

殒空和封锡已经打得钢风劲劲,雪亮的葬王刀像回转的旋风般将封锡围得密不透风。其中殒空听到至少有十刀以上击中了封锡的身体并且锵锵作响。当然封锡也同样击中了殒空不下十招,可是殒空身上却已经布下了精神护盾。殒空反手一劈使出了能将人砍成肉泥的战士终极奥义,天地一击。正中封锡右肩。地上的土地已经被这一刀的威力震得飞溅起来,他们站的那一块地方沉了下去,连在七八米之外的言榭都感觉到了强烈的像是地震一样的感觉。可是封锡依然是纹风不动。殒空的眼里布满了惊恐。

言榭由于已经没有了精神力在一旁干着急,他看到殒空的攻击越来越慢,他已经猜到殒空的精神力也不多了,战士的精神力本来就不多,使用精神护盾更加耗费精神力,何况现在殒空还使出了战士最强的攻击天地一击。殒空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现在已经完全处于下风。

墨陌着急地看着言榭,言榭知道墨陌刚才也对封锡发了好几箭,可是根本就伤不到封锡。墨陌说,我看你还是用上次的办法来对付封锡吧。言榭摇摇头说,没用的,他自己比谁都清楚自己的弱点,所以他平时的战斗一定很注意防范他的呼吸道,上次是由于我故意说他学习风系术法可以掀起女人的裙子激怒了他,导致他的大意,这次他中过一次计以后绝不会再中了。墨陌无奈地看着言榭说,那怎么办?言榭说,要打败他也不是没有办法,只要超过他承受的度。墨陌迷茫地望着言榭说,度?什么度?言榭解释说,其实任何事物都有一个他所能承受的度。比如一棵很大的树在被很微小的火烧的时候,它并不会烧起来,那是因为火小,没有到它的燃烧点,也就是它的度。再比如洪水冲不垮堤坝也是因为没有超过这个堤坝的承受度,可是当水越积越多的时候,堤坝就有可能被冲毁了。因此封锡炼成的钢铁也有一个度,只是我们的攻击还没有大到那个度。

墨陌直接打断言榭的话说,你捡重点的说,不要废话了,你罗嗦也要有个度。言榭苦恼地望着墨陌说,我真的没有办法了,如果我还有精神力的话,我们三个同时使出全身的力量攻击也许可以打破他的度,可是现在我没有精神力了,殒空的精神力也即将耗尽。

殒空的精神力已经耗尽,封锡的右手直接重重地打在殒空的右肩,殒空像石头一样远远地飞了出去。封锡还想继续痛下杀手的时候,一只光芒四射的箭射阻了他的手,这当然是墨陌的箭,墨陌连发五箭都纷纷击中封锡的胸口,可是却一点用都没有,封锡身法闪动,转眼已经到了墨陌的跟前,墨陌大吃一惊他没有想到封锡的身法竟然如此迅速,他抽身迅速地朝后闪避,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封锡的手化作钢刀向墨陌的脸狠狠地划了下去。

血液混合着雨水飞溅。墨陌倒了下去。墨陌的脸被血和雨搅得模糊不清。

言榭呆在了那里,他的心里一阵发毛,难道他们都将要死在这里?

封锡的手刀朝墨陌的心脏刺了下去。

言榭目光坚毅地挡在墨陌身前,他想,现在的自己什么忙都帮不上,至少,至少可以用身体替墨陌挡下这一击。锋锐的手刀朝言榭的心脏迅疾地刺了过去。

时光回到很久很久以前。才只有八岁言榭坐在吱悠摇晃的秋千上。苍茫的黄昏将他孤独的影子渐渐拉长。千秋落寞的声响一圈一圈回荡在即将隐没的山岚里。

言榭的父母莫名地丢下了他。小小的言榭寂寞地埋着头。汜固站在言榭的跟前笑着把手放到言榭的肩膀。

言榭抬起泪光潋滟的眼睛望着汜固问,是不是真的是自己还没有变得坚强起来,所以爸爸才带着妈妈不理言榭啊。

汜固还是冲他淡淡地微笑。像温暖柔和的夕晖静静地洒在言榭的身上。

小言榭站起身来坚定地擦掉脸上的眼泪说,我要变得坚强起来。

坚强得不再落泪。坚强得可以保护我身边所有的最最重要的人。坚强得可以和这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命运命运分庭抗抵。坚强得让明亮的阳光可以照亮这世界上所有的黑暗与不幸。

我是在试着一天天的坚强起来。可是我还是没有保护好我的汜固,没有保护好我的抚韵,没有保护好我的父亲。还有现在倒在地上的墨陌。

头顶上的天空真的住着高傲的神灵吗?他们真的看得到我们做过的努力吗?

封锡的手刀落下。

心脏停止了跳动。世界安静下来。

这就是死亡的声音么?



九

言榭睁开眼睛。封锡却倒了下去。他闻到了一股烧焦的味道,还有封锡已经漆黑的身体。

原来在封锡的手刀刚要穿破言榭的身体的时候,一道落雷忽然打在了封锡的身上。钢铁在下雨的时候本来就很容易招雷。而且自然的雷电要比法师炼成的雷电威力强过几十倍。

言榭不知所措地愣在那里。

原来天间真的住着神灵啊。

哗啦哗啦的雨像断掉的琴弦。洋洋缢缢地落了下来。



(十一章连载继续中特别篇外篇即将推出)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