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光澈之榭

枭之一族(4)

光澈之榭 谢俊 3585 2007-09-14 23:07:18

  八

言榭倒在又窄又硬的床上,阴明的星光透过粗糙的窗棂腼腆地覆在他的疲惫的脸上。风冷冷地吹。窗外芒弱的灯火融进铺天盖地的星光。沐木走到言榭的床前望着言榭,言榭知道她有话要说所以没有望她,依然瞪直了眼睛看着顶上破烂不堪的天花板,蜘蛛网像言榭小时侯最爱吃的棉花糖一样交错在一起。沐木却依然没有说话,就一直站在床边看言榭。言榭被瞧了半天觉得身上不自在,他奇怪地问沐木,你有话就说啊,看着我做什么?沐木嫣然地说,看上你了啊。言榭也笑笑说,那你继续,我睡觉的时候更好看。言榭说完闭上了眼睛,沐木反而有些着急,她说,我是在看你想什么。言榭睁开眼睛满意地笑笑说,你有话就直接说不要在那里拐弯。沐木说,你刚才一直在想关于枭之一族的王消失的事?言榭反问说,难道我在想在这个破地方长住下来?沐木耸耸肩说,我看你是有这个打算。言榭叹气说,就算他们把王的位置让给我我也不会长住在这里。沐木说,那么我们现在为什么不走?言榭望着沐木露出吃惊的表情说,走?你是说我们现在逃走。沐木理直气壮地说,废话,难道让他们抬几台轿子来送我们走?言榭说,你知不知道他们现在戒防,每一条路上至少有上百处的埋伏和暗卡,我只要走错一步或者被他们发现,我保证我们三个人都会成蜂窝。沐木说,如果我们没有走错路也没有被他们发现呢?言榭眨了眨眼睛望着沐木说,你认识路?你怎么不早说。沐木绷着脸说,你不要装傻了,你不是会土系术法吗?我们可以从地底下走,他们要能发现我马上嫁给你。言榭摇摇头说,我不要,我已经答应那个族长了,要是这么走了显得我多没信誉啊,再说了你嫁给我也不要。沐木刚想开口骂言榭,殒空突然插话说,你还是早点睡吧,他现在说的什么走不掉什么要有信誉都是借口,实际上是他对这件事产生兴趣了,他总是对一些希奇古怪的事情感兴趣,这件事要是没解决掉的话他会一辈子睡不着觉的。言榭嘿嘿地笑着望望殒空说,还是殒空了解我。沐木咬牙切齿地望着言榭说,你的表情真欠揍。言榭直直地躺在床上闭起眼睛不理她。沐木回到自己的床上躺着,她忽然失声说,王的失踪会不会和枭玉之石有关系。言榭霍然地坐起来说,枭玉之石?枭玉之石!那是什么东西?沐木差点从床上跌下来,她喃喃地说,看你的表情我还以为你很了解。言榭很轻松地说,我连听都没听说过。沐木说,那你是怎么知道枭之一族的?言榭说,这两件事似乎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沐木说,可是很多人知道枭之一族都是因为枭玉之石。言榭无所谓地说,可是我却不是很多人,而且完全不知道。



殒空解释说,其实我以前不知道,这是我当上军部总督才知道的,因为我们军部有必要了解这些东西。言榭一副充满求知欲地望着殒空,殒空解释说,枭玉之石是枭之一族的绝密,也是他们族人最宝贵的东西。据说这块石头是他们的第一任王经过无数征战创立了枭之一族死后留下的东西。枭玉之石关系到整个枭之一族的族人进化成人的秘密,听说这块石头也有无穷的力量,枭之一族的第一任王经过无数的征战都能够胜利就是因为这块石头,从前水雾国被几大国联合入侵,生死悬于一线,可是说当时的水雾国没有一丝的胜算,而水雾国的王来到这里解破了枭玉之石的秘密居然击败了战力在当时来说可以算是无敌的几个大国的联盟,由此枭之一族籍着枭玉之石名声大震。很多人怀疑枭之一族体格强壮,战力强大都是因为枭玉之石。言榭转头望着沐木说,所以你怀疑现任的枭之一族的王发现了关于枭玉之石的秘密所以他们的奸细对他进行了相关行动造成了王的失踪。沐木说,我们现在并不能排除这个可能性。殒空说,我听说枭玉之石被他们的第一任王留在了一个枭之一族每个人都可以看到的地方让他们时时刻刻都铭记。沐木点点头说,不错,原话是枭之一族的地域里只要阳光能照到地方就可以看到枭玉之石。言榭说了句怎么不早说就把头伸出了窗外四处看,沐木说,没用的,很多人都来找过,可是没有一个人找到过,也许这句话里另有含义。言榭没有应答还是伸着头四处看。过了很久他把头伸进屋子叹气说,我什么也看不到,也许明天应该换很多地方看一看,只从一个地方看过去就能找到那才是怪事。



九

言榭疑惑地看着纸上的字,他们三个人分别从外面各个角度看,然后把看到的东西都记在纸上,只要他们记在纸上的东西有重复的那一定就应该跟枭玉之石有关。可是三张纸上记的东西完全一样,因为枭之一族的分布是按照一个圆形来分布的,以中间的最高点为中心点,各个房屋的建造就沿着中心点分布,形成一个圆形。言榭看到站在一边有些失望的沐木和殒空说,或许我们找到了。沐木不解地望着言榭说,可是纸上的东西都一样。言榭解释说,那就证明纸上的东西都很有可能,他们的部族是以某个点为中心围绕着建造的,也就是说他们的分布是一个圆形,所以我们从任何角度望过去都只能望到这些东西,那么他们为什么要围绕这个点呢,通常被围绕在中心的都是被人尊敬并瞻仰的东西,那就证明这个中心圈内一定有某样对他们来说很重要的东西。并且那里是最高点,也是他们最繁华的一条街道,有谁能想到枭玉之石被安放在一条人来人往的地方呢?而且这也正符合枭之一族第一任王说的那句话,要让每个人都随时能够看到,那里正是人最多的地方,并且从外面每个地方都可以看到那里。所以我们现在上去看一看或许能够找到相关的线索。



项背相望的人群。沐木无奈地望着言榭说,一块小石头藏这么大,人也这么多的地方我实在想不出我们应该怎么找。言榭朝沐木翻翻白眼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这个时候一个小孩子蹦蹦跳跳地跑过来忽然跌倒在地上哇哇地哭起来,路旁的行人看到这个坐在地上正在哭的孩子似乎熟视无睹,只是冷冷地望了那个孩子一眼然后继续做自己正在做的事。沐木感叹说,这里的人真是冷漠。说完弯下腰去扶这个孩子,言榭却猛然将沐木拉了过来,沐木愕然地望言榭,言榭却冷冷地望着那个正在哭的孩子说,哭够了就站起来,我有话要问你。小孩子怯生生地看着言榭吓得说不出话来,言榭还是冷冷地说,我数三声,你如果不告诉我是谁派你来的我就杀了你。一,二。言榭刚要数三的时候忽然人群涌动,很多人开始拥挤过来,旁边的一个人被挤得撞在了言榭身上,言榭的注意力本来一直高度集中在那个孩子身上,他怕自己一时松懈,那个孩子会突然向他出招,他完全没有注意到旁边向他撞过来的那个人,言榭被撞得一个踉跄,人群混杂,言榭站稳身子发现那个孩子已经不见了,沐木和殒空也被挤到了一边。原来是几个摊铺忽然着火了,大家正忙救火,这里本来的人就非常多,场面一下子显得异常混乱。言榭咬咬牙说,线索又断了。沐木和殒空已经努力向言榭这边靠了过来,沐木问,刚才那个孩子。言榭说,如果刚才你去扶那个孩子的话,你的身上现在已经多出了一个洞了。沐木说,看来果然是有人想偷袭我们,可是你怎么知道那个孩子就是来杀我们的?言榭说,一个那么小的孩子在没有大人的陪同下跑到人这么多的地方来你不觉得奇怪么?沐木说,那也许只是因为这里的孩子都比我们外面的还在更独立更坚强啊,也可能是他只是迷路了在找妈妈。言榭说,一个六七岁的还在在自己生活了六七年并且天天玩耍的地方难道还会迷路?况且这个地方并不大而且是按照一个圆形的结构而建造,想要迷路并不容易,而且这里的孩子显然比我们外面的更加独立和坚毅,那么这些更早熟的孩子如果还会迷路的话那他们的大人又怎么会让他们独自一个人出来呢?你看看周围,这里独自出来的孩子并不少,可是你看他们的神情显然已经和大人没有多大的区别了,一个那样的人又怎么会在跌倒的时候放声大哭并且赖在地上不肯起来呢?而且他们的体格比现在的我们还要健壮,不要说就是这么简单地跌一交,就是你上去再踩他一脚他都不会觉得痛,又怎么会哭呢?所以那些路过的人才冷冷地望着那个孩子。沐木说,我在奇怪你的大脑皮层是不是和我们不一样,就在短短的一瞬间怎么会想到那么多的东西。言榭说,其实我在那一瞬间并没有想到,只是觉得他在这些人中间显得很别扭,然后再仔细地想了一下。沐木说,可是你的运气不好,还是让他跑了。言榭说,这并不是运气,显然他是有同伙的,他们发现我识破了他们的诡计所以制造混乱好让他能够全身而退。殒空说,可是到底是什么人想要害我们,难道就是他们不想让我们对王的失踪继续进行调查?言榭说,他们显然是受人指使,但是据我的观察,这里的人对钱财似乎没有太大的兴趣所以指使他们的人应该是在这里有一定权利的人,而这里现在有权利的人似乎只有三个,祭司,独眼族长还有他们的护法,我只知道我们第一次进来那天,独眼族长想借助我们的力量去寻找王的时候他们的护法显然很反对让我们介入。殒空忽然说,你好像还说漏了一个人,除了这三个人以外,还有一个人也应该还有权利。言榭望着殒空眼睛里也不禁露出惊讶之色,他说,你的意思是说,失踪的王?难道是他怕我们找出他来所以派人来杀我们?殒空说,也许我们不能排除这个可能性。人群开始安静下来。



阳光明媚。只要阳光能够照射到的地方就可以看到枭玉之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