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光澈之榭

十一章 枭之一族(8)

光澈之榭 谢俊 3184 2007-09-27 08:49:55

  十六

清晨,烟雨溟濛。言榭醒过来的时候看到满脸微笑的沐木坐在他的床边,言榭揉揉惺忪的睡眼说,你坐在我床上做什么。沐木说,等你啊。殒空也很早就起来了,他叫我不要吵醒你,说你这几天很累了。独眼族长已经走了进来,他望着精神萎靡的言榭说,走吧。言榭转了转眼珠问,去哪儿?独眼族长说,当然是去祭司那儿,你说今早会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说清楚的。言榭长长叹口气说,现在我又改变主意了。独眼族长疑惑地望着言榭,言榭接着说,我只是想让你把你们族里稍微有地位的人都叫上,这件事很复杂,牵涉到你们枭之一族很多的秘密,而且关系重大。独眼族长沉吟了一会儿说,可是祭司说话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言榭拍拍独眼族长的肩膀说,可是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独眼族长沉默了一会儿说,那么我去通知他们,人一到齐我就来叫你,你最好不要四处乱走,但愿你不要再耍些花样才好。言榭眯起眼冲独眼族长笑,独眼族长摇晃着头无奈地走了出去。

言榭忽然转过头看着沐木,沐木看了看言榭说,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脸上长出朵花来了?言榭说,我是为了救你才进到这里来的。沐木露出灿烂的笑容拍拍了言榭的头说,我知道,那要不要我谢谢你啊?言榭脸上又露出奇怪的表情说,我们在之前只见过几面,说的话不超过三十句。沐木还是点点头,她不知道言榭想说什么,言榭又叹口气说,可是我却一直把你当作朋友。沐木还是不知所措地点点头,她刚想笑笑又去拍言榭的头,言榭却忽然沉下脸狠狠地打开了沐木的手,沐木揉着被言榭打得火辣辣的手背惊讶地望着言榭。言榭冷冷地说,我不希望别人把我当成傻子,我也不喜欢被人利用。沐木大声地说,你到底想说什么。言榭哼了一声说,其实和枭之一族的奸细暗中联系的人就是你,而那个奸细就是枭之一族的王。沐木居然没有否认,她的表情也忽然变得冷冰冰的,她说,你什么时候知道的?言榭说,昨天,在我们返回王的住处的时候,我在窗台上看到了一样东西。言榭顿了顿接着说,仙人掌,你们芜漠国特有的东西。沐木苦笑。言榭说,然后我顺着自己的思路想,当时你告诉我说你得到的任务是一定要找到枭之一族的所在地,而你说你为了这个原因故意被他们抓住,然后就知道了枭之一族的所在地。可是,枭之一族的人是绝不会在外面行动的,他们平时根本不可能出去,我想,那四个人一定是王派出去接你的,所以他们在路上才会显得那么小心翼翼,他们当然不能让你有危险。可是在你刚到这里王却失踪了,而你又是突然而至的外来人员,他们当然也不知道你和王的关系所以将你关了起来。其实,那天你们五个人在外面与我们的相遇并不是偶然,而是你收到了消息我们正在返回光澈故意在那里等我,你知道我看到那种情形一定会来救你。沐木望着言榭没有说话。言榭说,因为王之前从这里逃走过一次,而那次我相信是逃到了芜漠国,那个时候他就应该受到了你们盟辅的很好的待遇,所以后来才会答应你们做你们的内应,将一些枭之一族的私密情报泄露给你们,所以有些关于枭之一族的东西你甚至比我们还清楚。而你的任务应该是联合枭之一族的王找到并破解出枭玉之石的秘密。因此,在我找寻失踪的王的时候你误导我说跟枭玉之石有关系。沐木讽刺地望着言榭说,你怎么知道跟枭玉之石没有关系。言榭说,因为我已经知道了枭玉之石的秘密,也知道了整件事情的经过。沐木望着言榭长长地叹口气说,可是你知道我并没有恶意。言榭打断沐木的话,他面无表情地说,我现在只想让你做一件事。滚。越远越好。沐木还想再说什么可是还是忍住了,她转身悻悻地走出去,她回过头望了望正望着窗外发呆的言榭。雨还是哗啦哗啦地下。倾盆而下。

门又开了。殒空满脸殷忧地走了进来。言榭还是没有动,只是望着窗外发呆。殒空说,窗外的雨很大。言榭没有说话。殒空继续接着说,她出去的时候好像没有带伞。言榭还是没有说话。殒空说,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见着她,喔?言榭?言榭回过头望着殒空说,你到底想说什么?殒空笑了笑拍拍言榭说,你就不要再装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言榭绷着脸说,看来我的肚子里真的有蛔虫。殒空说,那你为什么不用同一种方法来试试把我也气走。言榭说,我没有把你捆起来,门在那里你随时都可以走啊。殒空哈哈哈地笑起来。

十七

已经是黄昏。看不到落日的黄昏。雨已经停了下来,青岚四溢。独眼族长推开门走了进来说,人已经到齐了,可以走了。言榭懒洋洋地站起来伸个懒腰说,你们还真是没有效率,你知道你什么时候出去的吗?独眼族长沉下脸说,你以为我们除了关心王的下落以外就没有自己的事做?言榭笑笑说,那走吧。

来的人并不很多,可是也不算少。他们就在言榭的楼下,祭司还是冷冷地站在那里,高不可攀地神情。大家都站在那里不敢随意发出一点无谓的声音。他们知道他们的祭司不喜欢噪音。祭司说,现在你可以说了王究竟在哪里。言榭说,还在那间屋子里。祭司的神情不禁露出一丝惊讶的神色。言榭说,只是他已经死了。其实这只是一个很简单的局,只是我开始的时候忽略了那间屋子的材质。首先在王消失以前,我们在地上发现了一根翎羽,那应该是在王的弩箭发动的时候从箭上掉下的翎羽。而我在王房间的两张椅子其中一把的靠背发现了很多箭痕,而另一把椅子的靠背上只有极少极少的箭痕。我仔细观察过那些箭痕,应该都是新近造成的。还有,在王堆放文件和书籍的柜子上放着的那把弩的弦上系着一根很细的断掉的线,而我后来又在窗棂的上方发现了同样的断掉的线,而弦上系着的线的尾端有个小黑点,应该是被火燎过的痕迹,窗棂的上的线的尾端同样有被火燎过的痕迹,我断定那应该是一根线。那么我们想象一下,把那根线连接起来,而根据弩的摆放位置,这把弩所对的方向是哪里?独眼族长失声说,是那两把椅子。言榭却笑了笑问祭司,那天你坐的椅子是房间里靠左边的椅子还是靠右边的椅子?祭司沉思了一会儿说,靠右边。言榭说,右边的椅子就是靠背上有很多箭痕的那把。王让你坐那把椅子说明什么?说明他想杀了你。我想是因为王受不了你对他的那种禁锢和折磨,所以想摆脱你的控制,因此设下这个局想趁你不留意的时候杀掉你。根据连接箭弩和窗棂上系着的那根绳子和窗帘微微打开的角度看来,王是事先算好了时间,他把你请来,然后让你坐在那把椅子上,由于那根线的材质是很容易起火的,而那根线的位置又正好在阳光猛烈地照射下,只要线一断,箭在弦上当然不得不发,那时,箭应该会插在你的咽喉上一击毙命。而椅子靠背上的箭痕就是王多次练习调整角度的结果。祭司冷笑着说,可是我还活着。难道你认为是他的计谋被我发现然后我杀了他?言榭说,开始我也这么想过,不过后来我想了想,如果是你杀了王的话根本不必隐瞒。因为是王暗算你再先,你杀掉他本就属于自卫,你说出来根本不会影响到你的威望,所以你没有必要说谎。祭司说,那难道是他自己计算失误射到了自己。言榭说,这也绝不可能,他的这个计划一定十分精密,因为他的这个计划只有两种结果,成功,那么就是你死,失败,那么就是他死。所以他一定十分小心,他的演习过程必定上千遍。因此他的计算是不会失误的。祭司说,那难道是有鬼。言榭笑笑说,是有鬼,是有人暗地里做鬼。他知道了王要杀你的计划,而他又正好想杀掉王,所以在王不注意的时候换掉了王摆放弩箭的角度,所以死的是王。言榭停了下来,他把目光转到护法的身上问,听说护法也是一名箭术的高手,我想对箭的摆放的角度的计算应该不是很难吧?这时大家都目光都集中到了护法的身上。护法的脸已经因变得通红,也不知道是愤怒还是恐惧。言榭接着说,这很好解释,我听说王的房间只有三个人才可以进去。第一个当然是祭司,可是我之前说过了,祭司不可能是杀掉王的凶手。而独眼族长至少有很多年没有去过王的房间了,那么剩下的只有一个人。大家的目光又集中到了护法的身上。护法目透凶光地望着言榭说,我为什么要杀王?我为什么要杀了他?言榭笑笑说,这就要说到十五年以前了,这也关系到枭之一族一个极为重大的秘密。



(枭之一族终结章继续中)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