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光澈之榭

十二章 真正的幕后

光澈之榭 谢俊 6370 2007-10-08 16:15:30

  真正的幕后

一

苍凉雪莹的月华。蔼蔼丰密的森林。祭司的身形一闪而过。

言榭咬牙切齿地握紧了拳头,沐木拉了拉言榭的手说,你再不追就真的来不及了。护法嘲讽地笑着说,你们现在追也来不及了,祭司逃进了那片森林,不要说不熟悉地形的你们,就算是我们也很难在黑夜里把他找出来,而且他的速度绝不会比一头豹子慢多少。沐木知道言榭是担心自己所以才没有追出去。沐木黯然地望着言榭。澄澈地星光照射在他苍白的脸上。眼睛如同星光般明亮。

言榭沉默了很久嘴角忽然浮现出笑容,他自言自语地说,你好像来晚了啊。沐木这时才发现后面有两条人影朝他们这里飞掠了过来。沐木似乎觉得其中的一个人在哪里见过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那两条人影听到言榭的话,其中有一个人回答说,呃,我一收到你的讯号就赶来了,可是为了更了解情况我们还是在周围转了转。两条人影已经到了言榭的身后。言榭望着沐木说,你留在这里他会照顾你,我去追祭司。沐木说,可是祭司已经跑得那么远了。言榭打断沐木的话说,有了神唤者他就是跑再跑远一点也没有问题。言榭的身子蹿了出去,他回过头喊了声,琴芩,跟上啊。后面的其中一条人影迅速地跟着言榭蹿了出去。

护法刚想阻拦忽然发现全身冰冷不禁打了个哆嗦,他感觉到一股冰冷的杀气像飞扬四起的风一样将他包围起来,他整个人被卷入那种如刀锋般尖锐冷刻的杀气中想动都动不了,只要他露出一点破绽,那么他马上将是一个死人。所以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言榭和琴芩从他身前蹿过。

护法握紧了他的弩,这时他才发现杀气原来是从刚在站在言榭身后的另一条人影的身上发出的。

高昂的身线,被月光洒满辉芒的轮廓。箭镞一般刺锐的目光。冰冷的脸上如同带着亿万斯年的风霜。长袍随风而起。

沐木已经退到了这个人的身后,她已经用不着去仔细观察这个人的样貌了,她已经知道这个人就是墨陌。因为除了墨陌以外,她从来就没有感受到过连一个人释放出的精神力都能有如此巨大的杀伤力。

墨陌看到护法已经有些颤抖的双手叹息说,你也配用箭?护法面色沉峻地望着墨陌没有说话,他的全身已经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压力,这几乎让他喘不过气来。他甚至连讲话的力气都使不出来。墨陌接过自己的话说,箭术的关键就在于稳准快,你的双手抖得连弩都握不稳还怎么射中目标。护法的眼睛里露出无尽的恐惧,他知道现在的局势对自己异常不利,这样下去自己连一点胜算都没有。在那巨大的压力下他连呼吸都变得很艰难,深呼吸了一口气,忽然使出全身的力量向后飞跃想跃入森林。

墨陌手中的凝聚的光芒万丈的箭已经出手。那支箭的光芒让月华星光都黯然失色,箭镞像排开波水的轻舟在苍茫的夜色下划出一道灿烂深沉的痕迹。

护法还是进入了森林。沐木惊讶地扭过头问,射中没有?墨陌的脸色也变得很难堪,他尽量将自己的声音保持得很沉稳说,中了。沐木说,可是他却没死。墨陌说,不仅没有死,连血都没有溅出。沐木说,我听言榭说,枭之一族的人的皮肤比我们平常所穿的铠甲还要厚重结实,我想你那箭的力度或许还不够射穿他的皮肉,虽然我听说你的每一箭都足以射穿一座有三四十人围成那般大小的小山丘。墨陌说,刚才的那箭我比平常还有用力。沐木看了看墨陌说,现在怎么办?墨陌没有回答,他的身子已经蹿入了森林。沐木也跟着蹿了进去。

二

琴芩手中的神唤者手杖像流萤般绽出淡淡的光芒。漆黑的森林中蛇行斗折的曲径。琴芩一边进行着对自然的感知一边迅速地移动。言榭紧紧得跟着琴芩,这种情况下稍微一不留神不仅就会追不上祭司,甚至自己也可能迷失方向。言榭抬起头,这里浓厚纷披的树叶几乎完全地遮盖住头顶,透不进光亮的森林如同深渊般漆黑。在一个靠近小湖的地方琴芩忽然停了下来,言榭停在琴芩身后。琴芩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她忽然一挥手,一柄锋利的匕首从她的袖口飞出钉在了一棵大树上。琴芩做好了战备姿态,她说,出来吧。大树背后祭司走了出来,他满怀怨恨地瞪着琴芩。言榭笑笑说,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墨陌进入森林以后忽然发现眼前猛地黑了下来,视线范围不过两米。他刚想退出去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他听到弩弦抖动的声音,箭镞破空而来,在视线范围不超过两米的情况下绝对不会有人用眼睛判断出箭飞过来的方向。可是墨陌从小练箭,这种声音听了即使是耳朵长了茧都不足以形容数量之多。他顺空用脚往树上一踏拉过沐木的手躲了过去,可是他的脚还没有着地又一支箭射了过来,已经站稳的沐木又将墨陌拉了回来,箭擦着墨陌的肩膀飞过去,几乎将墨陌的衣服划破。可是第三支箭仍然阴魂不散地跟了过来,这时两人都已经失去了平衡,要想闪避是绝不可能的。沐木感到咽喉处有一股疾风,她知道这次这支箭的目标是她的咽喉。她的心底甚至升出一个奇怪的想法,如果自己死了,言榭会不会像想念抚韵一样想念自己呢?

粘稠的血液溅在了沐木的脸上。夜一样的冰冷。

殒空被祭司的侍卫紧紧地缠住。两个人的大刀像长龙般飞舞钢风带劲。殒空一直处于劣势,那个侍卫的随意一击的力量几乎比得上殒空用上全部精神力来使用的天地一击。殒空几乎无法用手中的葬王刀来招架对手迎面而来的大刀。所以殒空几乎只能全靠身法来躲避对手的攻击,而且他知道自己不能使用精神护盾,因为精神护盾非常消耗精神力,而对手精力充沛,枭之一族的人攻击并不会使用精神力,而是靠自身强壮的体格和野蛮的力气。如果殒空使用精神护盾的话精神力绝对超不过十分钟,那时自己连闪避的力气都会没有。而且殒空发现,自己的葬王刀击中对手至少八次,可是对手连一点伤口都没有,一滴血都没有流过。殒空知道这是枭之一族的人坚硬的皮肤如同金盔铁甲一般。密不透风的攻击。周围结实的建筑被震得一座接一座地倒下。尘埃像清晨朦胧弥漫的大雾。殒空汗如雨下。

言榭刚炼成术法的时候祭司的身形已经飞鸟般闪动到了他跟前,言榭吃了一惊,因为他刚才已经炼成了风牢之术,现在的祭司应该无法动弹了。雪亮的大刀像影子一样缠住言榭。言榭在自己身前布下锘风之墙,无论什么东西到他身前都会受到风的巨大阻力,可是祭司手中的大刀却仿佛例外。言榭皱了皱眉,三把风刃闪电般飞出直刺祭司的心脏。祭司不闪不避依然持续着对言榭的攻击。言榭如果反应稍微慢一点他的头已经被削去一半了。而且祭司攻击的力量极猛,范围内七八米的土地树木都被祭司的攻击震得裂开。琴芩站在一边紧咬着嘴唇,手心里的汗水密密层层地往外冒。她已经看出来了祭司的力量很大,言榭制造的风的阻力根本就起不了多大的作用,简单地说就是祭司的力大于风的阻力,所以在受到风的阻力的时候速度虽然要比平常慢一点可是却不会有太大影响。而且言榭的风刃根本无法刺穿祭司厚实的皮肤。言榭在祭司的严密的攻击下已经被累得不住喘气身法也渐渐慢下来,祭司却显得越来越有劲,如果不是言榭闪避及时的话,他胸前的两道伤口必定会成为致命的伤害。

言榭苦着脸嘀咕,最近怎么老是遇见一些小时侯像练过金钟罩一样的人啊。祭司身后的水波一漾一漾地闪着光芒。言榭的眼睛一亮嘴角露出了笑容。他躲开祭司的攻击像鱼一样窜入了祭司背后的湖里。祭司冷笑了一声也跟着跳了进去,他知道言榭是想利用水的浮力和阻力来减缓他的攻击速度和力度,可是祭司敢向任何保证,以他强壮的体格,在水里的行动绝不会比在陆上慢过一秒。可是在祭司刚刚跳进湖里的时候言榭却又突然从祭司身边跳了上去,祭司的身体刚刚进入湖水他也想跟着跳上去的时候他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不能动了。湖水已经结成了冰。晶莹的冰。

言榭笑嘻嘻地望着祭司说,你不用挣扎了,你的体格就算再强壮一百倍也挣不开的。你身体的里血液在极冷的冰里已经被迅速冷却,流动非常缓慢,血液流动都缓慢了你还哪里来的力气,况且在这么冷的冰里你的体内需要消耗大量的能量来保持你体内的热量以免你被冻死,所以你就乖乖地呆在那里吧。

三

墨陌抱着沐木滚到了草丛里,刚才如果不是墨陌用后背替沐木挡下了那一箭,沐木的咽喉已经被贯穿了。墨陌的血溅得沐木满脸都是,沐木知道刚才那箭一定很用力,她刚想问墨陌伤势怎么样了墨陌却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示意沐木不要说话。墨陌知道刚才在外面的时候护法一直在自己杀气的笼罩之中,如果那时候杀掉护法的话并不需要花费太大的力气,可是当护法逃入森林的时候他就已经摆脱掉墨陌对他释放出的压力,并且护法比他们提前进入森林可以选择一个好的潜伏点,并且又比他们更加熟悉森林的地形,加上他们无法洞穿护法的皮肤,枭之一族的人本来就跟野兽一样没有进化完全,所以有野兽一样的本能和眼睛,在黑暗里一样可以辨别出自己的猎物,刚才墨陌进入森林的时候又太草率了,简直成了护法的活靶子。自己在如此黑的地方根本就什么都看不到,这是一个弓箭手最大的忌讳,现在又受了伤。他实在想不到自己该怎样战胜对方,他觉得现在连保住性命都很困难。

沐木已经因恐惧而有些颤抖,她低声问墨陌,你有什么好办法?墨陌一边机警地注意四周一边说,我现在有两个方法,一就是但愿我们运气好不被他发现,然后我们熬到天亮,天一亮这里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光,那时我就可以攻击了。二就是希望言榭或者殒空已经结束战斗然后赶来救援我们。沐木说,你说的两种方法都只有等,而且还要靠我们的运气不被他发觉并且我们一点主观性都没有。而且就算等到天亮你攻击,你同样不能射穿那个傻大个。墨陌没有说话沉思很久刚想说话可是却没有说出来,因为他凭着自己弓箭手的直觉感到有一支箭又朝他们射了过来。他拉着沐木的手飞掠到了不远的一棵大树后。一支果然射到了刚才他们潜伏的那个草丛。显然护法已经发现了他们。虽然没有声音,可是墨陌知道护法一定蹑手蹑脚地慢慢朝他们这里靠近,一旦距离缩短,护法的箭一发动,他们是无论如何都躲不过去的。沐木还是恐惧而无奈地看着墨陌,墨陌的伤口已经由于刚才猛烈的闪躲而撕裂流血不止。墨陌不住地喘息,沐木拉着墨陌的手说,我如引开他,我一出现他一定会朝我射箭,你趁那时的空隙逃出森林,只要你一出森林他是不敢追出去的。沐木刚想冲出去墨陌却拉住了她,墨陌的脸色已经因为流血过多而刚加苍白。墨陌说,你在这里好好躲着,我有办法。如果我死了你就自己逃出去。你相信我,就算我死我也会拖住他,你一定会有空隙逃出去的。沐木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墨陌已经冲了出去同时他手中的箭已经出手。

破空闪亮的箭镞。箭尖钉入了一棵大树。这箭射空了。墨陌的身形并没有停下来而是在四处迅速地移动,因为他知道他现在已经成了护法的靶子,他一停下来就只有死,可是他的身体本来就刚刚复原,现在又受了伤,他也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多久。墨陌凝聚起精神力又一支箭出手,还是射空了。躲在暗处的护法嘴角露出丑陋的笑容,他想起自己每次打猎的时候那些猎物总是会做一些困兽之斗的,而他最喜欢那种主宰其他生命的心理了。他一直瞄准着快速移动的墨陌等待着墨陌露出最大的破绽,然后一箭贯穿墨陌的咽喉。他几乎忍不住得意地笑出声来。

墨陌的第十支箭已经出手,依然射空了,他根本就无法辨别护法所在的方向。沐木一直躲在树后看着墨陌,指甲因为过于用力几乎陷入了肉里。这时护法的心猛地跳动了一下,因为他看到了墨陌露出最大的破绽,墨陌已经停止了移动,他显得相当疲劳。护法的箭刚出手的时候他忽然发觉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墨陌停在不远的地方,可是墨陌的眼睛却望在自己身上。这么黑的环境他不可能能看到自己的。忽然他又感觉到了一个致命的失误,刚才他一直沉溺在自己的乐趣中却忽略了周围的情况,这个树林里已经亮了起来。被墨陌用精神力凝聚起来的箭的光芒照亮了。原来墨陌射出的箭并不是为了射中目标,而是为了用箭的光芒来照亮森林。这时墨陌已经看到了护法,他后出手,箭却比护法的箭先射出,墨陌一瞬间连续射出七箭。只是这次的七箭齐发和以往的七箭齐发不一样。以往的是同时朝不同的方向发出,这次是一箭接着一箭发出,按照直线的轨迹,一箭排在一箭后面。墨陌的第一箭射落了护法射出的箭。第二箭射中了护法的心脏却无法贯穿,可是第三箭猛地射在了第二箭上面,加深了第二箭的力量,第四箭又射在了第三箭上,以此类推。以力传力,就像钉钉子一样,用锤子慢慢把钉子敲入要钉的地方。墨陌也是利用这个原理,第二箭就像一个钉子,其他箭就像锤子,慢慢地传力,把第二箭敲穿了护法的心脏。护法宁死吃惊地望着墨陌,他实在是不能不佩服这个年轻人的睿智,也许这种方法世界没有第二个人能够想得到。他看到墨陌胸前被划破的衣服里隐隐约约地露出一个标记。他忽然瞪大了眼,表情变得说不出的丰富。然后笔直地倒了下去。他望着墨陌嘴里含糊地说了些话,原来你就是小。然后眼睛就像一闪大门轰隆地关上了。消逝的生命像飞起的尘土般湮灭在风里。

墨陌依然面无表情。沐木走到了他身后,沐木喃喃地说,原来墨陌就是言榭说的“他”

三

言榭和琴芩拖着已经被冻僵失去意识的祭司回来的时候殒空已经站在他们住的客房楼下等他了。独眼族长和其他族人也都焦急地等在那里。殒空看到言榭回来做了一个胜利者的表情说,你真慢。言榭不满地嘀咕说,我和墨陌追的都是有档次的人,你追的只是一个小侍卫而已。殒空很憨厚地笑笑,言榭皱了皱眉说,墨陌还没有回来。殒空的脸上忽然露出担忧的神情说,都这么久了他不会出什么意外吧。言榭笑笑拍拍殒空的肩膀说,放心吧,那家伙是我们之中杀伤力最强大的人,况且对手也是一个箭手,说起射箭谁还敢和墨陌比。殒空点点头因为他看到沐木已经扶着墨陌回来了。言榭又皱了皱眉说,你怎么又受伤了,你真是让我太失望了。墨陌面无表情地望着言榭说,不要废话。琴芩已经着急地跑过去替墨陌治疗。言榭偷偷地问殒空说,枭之一族的皮都厚得跟墙一样,你用刀是怎么击败他的。殒空得意地说,我的刀的确刺不穿他,可是我可以用刀击他的穴道,不管他皮再怎么坚硬穴道是不会坚硬的。我把他的几个大的穴道击中,停止了他的血液循环,他就像死鱼一样了。言榭点点头说,看来我们想到一块去了,血液的循环的确是他们被忽略的弱点。

独眼族长把言榭拉到了一边说,看来这次我要谢谢你了。现在的枭之一族的所有权利已经都归我了。言榭笑笑说,那就恭喜你了,我想现在我和我的朋友也应该走了。独眼族长说,你们现在不能走,你们走了谁来陪我玩狩猎的游戏。言榭愣了愣说,打猎的游戏?我们似乎没有兴趣。独眼族长露出意味深长的笑说,可是这个狩猎游戏你一定会有兴趣。言榭迷茫地说,为什么?独眼族长说,因为你们就是我的猎物。言榭说,我们没有兴趣当你的猎物。独眼族长说,可是现在你们已经成了我的猎物,我已经吩咐下去了,从我离开你的身旁开始,枭之一族的所有人都开始追杀你们。当然只要你们能逃出这里到外面去就算你们赢。言榭沉默了很久说,我能知道为什么吗?独眼族长说,因为你知道的秘密太多了。言榭看着独眼族长阴森的脸忽然说,也许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因为一只鱼。独眼族长反而变得迷茫了,他说,鱼?什么鱼?言榭说,漏网之鱼。独眼族长笑笑说,我早知道你是个聪明人,你一定猜得到的。言榭说,我不是聪明人,如果我是聪明人我早就应该想到,祭司他们为了怕王身边最亲近的人炎烈,小王子和大王子认出王是由他弟弟泯笛假扮的所以杀了他们。可是当时炎烈和你都是王的贴身侍卫,你和王也同样亲近,可是他们却没有杀掉你。理由只有一个,你也是他们的同谋。所以你和护法都一样,从当时的一个小侍卫变成了今天的领导者。其实你才是真正的幕后,从我们进来开始你就一直赞成让我们来帮助你们,然后你又处处提醒我,一直让我追查出当年的讲和事件跟今天王的失踪联系起来,然后揭穿祭司他们的阴谋,最后获利的便是你,因为现在你就是枭之一族的最高领导者了。

独眼族长嘲讽地笑起来,他满意地拍拍言榭的肩膀说,所以我看在你帮过我的份上跟你们玩这个游戏,不然我直接就把你们杀了。言榭望着独眼族长没有说话。天忽然下起雨来。沐木皱着眉头望着天说,刚才还有月亮现在怎么下起雨来了。

淅淅沥沥。

(十二章言榭的能力连载继续中)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