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光澈之榭

十三章 暗杀之最

光澈之榭 谢俊 2912 2007-11-16 11:49:07

  四

言榭他们在客栈四处巡回刚走出厅堂的时候墨陌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他压低了声音对言榭说,现在正往门外走出的人我听说他是一个很大的采药商。言榭说,他看起来很有钱的样子,他的手看起来并不粗糙,不像是艰苦创业的样子,我只知道,无论谁要真的当了那样的采药商一定吃过很多苦。琴芩说,他的手不粗糙很正常,也许人家从前吃多了苦,现在有钱了人家要保养保养,并不亲自动手了,难道不许人家晚年享享乐?一个那么有钱的老板难道还要像以前一样?言榭说,你说的并没有错,可是他保养难道只保养他的手?难道他跟你们女人一样认为有时候手比脸更重要?他的身体并没有发福,而且走路稳健而有力,采药商采药的时候通常都会攀爬在悬崖峭壁上,他们到了晚年一般脊椎或者其他骨头多多少少都会有些疾病,如果说他们发达以后就不再亲自采药的话,我保证他们过不了几个月一定会开始发福。墨陌补充说,而且我保证他身边跟着的那个仆人绝对不是男人。琴芩说,为什么?墨陌没有解释,倒是言榭一脸坏笑地望着琴芩说,这点你应该看出来,如果你走到人流非常拥挤的地方,一个男人不经意贴着向你走过来,你下意识会做什么?琴芩脸红了起来,她说,护住胸部?那么,那个人就很可能是抚律。言榭说,可是我不认为那群人是铎的人。更不认为她就是抚律。我认为铎的人如果伪装得这么拙劣的话他们就不是铎了。而且我不认为抚律会假扮成男人,她一定还是女人,只不过假扮成其他模样的女人。因为要伪装成一个人并不容易,而女扮男装是最容易被识破的了,况且抚律的女性特征和一些自然习惯又非常明显,她变个模样要比假扮男人容易多了,而且也没那么容易暴露身份。琴芩瞪着言榭说,他们已经走出去了,我们不要老是这里讨论理论上的可能好不好,不如我们冲出去把他们痛打一顿不就知道了,宁可错杀一万也不放过一个,反正暗杀组织的人不是什么好人。墨陌说,好主意。然后一晃眼已经从台阶上到了门口,接着冲出了门。言榭叹口气说,现在麻烦了,客栈里这么多伪装的杀手,一个一个打不知道打到什么时候,而且说不定有些真的是旅人。

一条偏僻的胡同。几个人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言榭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说,我早说他们不是了,我们跟踪他们这么久他们都发觉不了,你们非要动手,要真的是铎的人哪有这么弱。琴芩一脸骄傲的说,至少现在我们又缩小了范围。言榭说,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就躲在客栈厨房附近偷偷观察。我说过铎的人住进翔宇除了想隐藏他们的身份以外还想把我们引过来同时除掉我们。我不认为他们敢在光澈跟我们正面交锋,所以他们一定是对我们进行暗杀,我也不认为他们会对我们进行一些躲在屋顶发动攻击等一系列拙劣的暗杀手段,因此下毒当然是他们最好的暗杀方式,他们既不用暴露出自己身份也不会让人怀疑,而且我们知道他们的队伍里有一个擅长用毒的人。琴芩接着说,要下毒最好的方法当然是我们的食物和水里比如下一些无色无味,同时又让银针测不出的毒,除了饭菜和水他们根本就找不到媒介下毒,你也不认为他们敢跑到我们房间里去向我们喝的水下毒,所以现在唯一的途径就是我们的饭菜,要在饭菜里下毒当然就必须到厨房,或者用一些特别的方法在饭菜从厨房送到我们的房间的途中。言榭赞同地说,全对,你变得聪明多了,只不过我们现在出来了这么长时间,我们并不敢保证他们没有在我们出来的这段时间里到我们房间下毒,所以我们回房间以后一定要小心,房间里的茶水也不能喝了,回去让店小二再换一壶。琴芩你负责观察厨房附近,墨陌负责呆在我们的房间里,我四处看一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言榭和墨陌回到房间四处检查了各个角落里并没有发现可疑的物体,他们把茶水倒掉吩咐店小二重新换一壶水来,店小二得了赏钱高高兴兴地提了一壶才烧开的茶水上来。墨陌仔细询问过是不是他亲手热的水是不是他亲手冒的茶中途有没有人打断过他。店小二一一回答过以后墨陌才放心地接过茶水倒在杯子里准备喝的时候,言榭却制止了他。墨陌说,我已经仔细盘问过了,店小二没有问题。言榭说,茶水这么烫,你晚一点儿喝也无所谓。墨陌放下杯子用银针测了测,虽然他知道有很多毒用银针测是测不出的,可是他还是习惯性地这么做了。言榭一直站在窗口仔细地观察外面的动静,墨陌在床边坐了很久刚想说言榭太过于谨慎了,话到嘴边就听到有人在外面喊,来人啊!死人了!言榭和墨陌对视了一眼冲了出去。

死的人是一个中年男人,他的脸已经乌黑,表情显得很痛苦,显然这种毒扩散得极快,并且奇毒无比。中年男人的旁边一个跌碎的杯子横在那里,水洒了一地,地上的水还冒着热气,显然也是刚烧开不久。墨陌和言榭的表情显得很难看,后来又陆续发现了几名死者,都是因为喝了刚烧开的水,店小二吓得两腿发抖一直用一种凄凉的声音向大家解释,试图得到大家的信任。言榭让店主把现在所有的水全部倒掉重新从外面运水进来,自己和墨陌回到房间里商量下一步的对策。墨陌说,你怎么知道水里有毒?言榭说,我并不知道,我只是猜的,因为对方的负责人相当谨慎而奸诈,我想他一定会猜到我们出去以后回到绝不会再喝屋子里的水,一定会让店小二再换一壶来,所以他只要在总水源里下毒就可以了。对方似乎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物,根据我们的推测,他很可能是光澈的人,如果他不是一个光澈无名隐藏得非常好的高手的话,就一定是“光澈十二星辰”里其中一个人,只要他们才会有这种实力。墨陌说,身为“光澈十二星辰”的人会甘心加入铎?言榭说,如果是以前我也不会相信,可是汜弁不是也加入了吗?还有我的父亲,他不也是加入铩羽并成为其首领吗?墨陌说,“光澈十二星辰”除了你的父亲,汜固的父亲,抚韵的父亲,被上次假扮你的人杀掉的淳驰,还剩下的就是汜弁,你的老师珐珀,抚韵的老师明烙,卓抵,我们的王,还有两名多年前就已经失踪了,你觉得是谁?言榭说,现在我并不能肯定,可是那个人从那个人对我的了解程度来看,一定是我认识的人,不过我希望这个人是汜弁,我一定要亲手杀死他。言榭一提起汜弁就全身颤抖,紧紧地咬着嘴唇,几乎咬出血来,然后拳头狠狠地打在了桌上。汜弁不仅背叛了光澈,还杀死了汜固的全家,杀死了抚韵的全家,并且上次在茔虚又害死了抚韵,害死了自己的父亲,如果这次的人真的是汜弁的话也就意味着他和沐木的死也有关系。这个人和言榭的恩怨实在是很难理得清楚。

言榭一直沉默了很久又开口说,不过那个下毒的人也非常可怕,从他下毒的手段和用的毒药来看,下毒手段能够比他高明的现在还活着的绝对不超过三个人,蛤蚁就是其中一个。墨陌听到蛤蚁这个名字的时候比刚才听到“光澈十二星辰”还要吃惊。蛤蚁无疑是世上公认的用毒第一高手,据说他已经和毒融为一体,不仅自己百毒不侵,而且可以从自己身上任意毛孔提炼毒药,也可以将毒像暗器一样放出,而且手段十分高明,更可怕的就是他对你下毒或者攻击的时候你不能反击,只能逃跑,因为你一旦反击,用武器只要稍微擦破他一点皮,皮肤下立刻会迅速喷出大量毒气,曾经有一个人用大刀在他身上划下了一道伤口,结果连人带刀立马化成了血水。加上他本身的攻击防御敏捷都不弱,要想杀他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听说十年前他独自一个人灭掉了一个小国以后就失踪了。墨陌听到言榭说对他们下毒的人的手法几乎可以与蛤蚁相比脸色变得异常焦虑。暗杀之最的蛤蚁。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