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光澈之榭

篇外篇章 纵河前夕

光澈之榭 谢俊 1114 2008-06-20 00:22:20

  十

纵河大战。光澈与黯默历史上规模最大也是最惨烈的战役。所有参加这场战役的人都几乎全线战死,无论是光澈的部队,还是黯默的部队。落日灼灼,腥臭浓烈的血味飘散在沉默的夕阳下。殒空吃力地从死人堆里站起身来,茫然地他回首四顾,终于他的目光锁定在了不远处。他慢慢地回忆起了发生的事。血液汩汩。

在纵河大战之前的几场战役中光澈一直处于非常低迷的局势,光澈军部对整个战势做了最精确的分析,得出一个非常可怕的结论,光澈军部里有奸细。夺晓和军部总督维格成天担忧地坐在军帐里试图找出这个奸细,可是却很难找出非常有力的线索,夺晓皱着眉头烦躁地望着军帐外来来往往巡视的士兵,还有不时从军队驻扎地以外黯默军队的挑衅声不断响起,夺晓几乎忍不住骂出声来,维格站起身来缓缓地说,我们分兵吧,我带着一半的精兵绕路到黯默军的后方前后夹击,敌人肯定首尾不能相顾。夺晓沉吟良久说,可是你这样很冒险。维格轻蔑地笑笑说,你等我消息。然后昂着头趾高气扬地走出了军帐。夺晓苦笑着摇了摇头,殒空快步走了进来尊敬地说,老师,敌人已经压到纵河了。夺晓长长地叹口气说,希望维格可以顺利潜入。

在黯默军队驻扎在纵河的第三天收到了维格的消息,已经成功地潜入到了黯默身后,随时可以前后夹击。夺晓嘴角露出不经意的笑容,他高傲地坐在统帅的座位上右手微微一挥示意全体进攻。所有的人都枕戈待旦,剑拔弩张。殒空迟疑地走进了夺晓的军帐,夺晓正在穿着铠甲,殒空走到夺晓身后没有说话,夺晓奇怪地望着殒空说,你有事?殒空点点头又木讷地摇了摇头。夺晓停下正在做的事认真地望了望殒空说,马上就要进攻纵河的黯默主力军了,你为什么连装备都还没有配好,现在大家都欢欣鼓舞士气澎湃,你为什么看起来很焦虑的样子?你害怕了。过了很久殒空像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缓缓地说,是,我害怕了。夺晓的眼角微微一动,夺晓严厉地说,我很了解你,你不是怕死的人。殒空低下头说,是,我不怕死,可是我怕再也看不到你,害怕光澈这支军队一出去就再也回不来了。夺晓说,你到底想要说什么?殒空说,为什么你不公布昨天晚上传回的讯息。夺晓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殒空说,昨天晚上我去了趟前线隐秘侦察区。夺晓说,你去那里做什么。殒空说,因为有个战友突然卧床不起,所以我代替了他去了趟侦察区,后来只有我和另外一个士兵回来负责传回消息,可是今天负责传话的士兵和那个卧床的战友都莫名其妙地死了,由于侦察区传回的都是军事机密,所以只会向相关的负责人报道,很显然他们是被人灭口了,而昨天晚上带回消息的士兵已经向你传了话,可是你却没有对外宣布这个极其重要的消息。我想,你根本就不知道是我代替了那个卧床的战友去了侦察区,因此,我也知道这个消息。夺晓的脸沉了下来。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