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芙蓉花开之:只羡鸳鸯不羡仙

第二卷:2.福嘉山上福嘉寺

  路越走越陡,行程越来越慢。

走在蜿蜒的福嘉山路上,郝云诺更是心头沉重起来。如此一地势险要的偏僻寺庙,那些生病的村民该怎样度日?伤心么?绝望么?或者是……万分埋怨?

然而刚入福嘉寺,她便发现自己是真的担错了心。

这儿哪里是瘟疫所,分明就是一福乐地!

除了所驻扎的四五十名士兵面色严峻以外,其余百十来生病者皆神态安详,病情较轻者甚至正和他人乐呵呵的说着家常话下着小木棋。

尤为难得的是即使是重症者,也不曾露出惶恐之色,而是安安静静地呆在重症区的小院内,积极地配合着他人的治疗。

见众人生活得如此次序严谨而又怡然自得,郝云诺甚感欣慰。原来景朝阳确实能想民之所想急民之所急,如此战乱之下,还能将这些病者安置的如此妥善,实在不易。

心情陡然变好,对待吴为也极为友善起来。能有如此的好局面,他的功劳也不小,毕竟此次的疫情皆有他全全负责。

当然,看着他为涟漪忙里忙外的探病抓药,郝云诺也甚是感激。尤其是见他对其他病人亦是客客气气的尽职尽责,她不由得对他刮目相看起来。

沉稳、随和而又医技精湛,确实是一难得的人才……

更重要的是,在那吴为的施针救助下,涟漪第二日便开始清醒过来,只是身体还十分的虚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小姐郝云诺为自己端茶送水洗衣檫身。

对于这些事,这主仆俩倒不甚在意,然而周遭人等却是万分惊讶。尤其是那医官吴为,本以为郝云诺就是一娇气的官小姐,没想到竟能如此待人,实在非他所料。

伴随着涟漪的渐住渐好,那郝云诺更是将重心转移到其他病者身上。瞧着她毫无尊卑的与一干贫民打成一片,那吴为更为诧异了。每日里,除了与她的一些必要接触之外,他也会暗暗的观察着这个让他看不懂的小女子——太子中意之人,真的只空有一副好皮囊么?

然而未等他想明白,思绪就被新的麻烦给中断了。战况吃紧,竟无人跋山涉水采集黄花蒿,更别说送药上山了。

守在空空如也的药房,一想到无一丁点草药,他的心就一片冰凉,眼看着疟疾就要被根除,可此时却无治病之药,他该……

“大人……大人,小姐往山上去了——”惊慌失措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小姐?”

“是的,大人。云诺小姐到山上采草药去了——”

“她去山上了?怎么能让她上山!”闻此声音,他一声惊喝。这福嘉寺上的福嘉山可是万仞高崖,怎能轻易往更高处采药。

身影飞扬,他立即脚不沾地的往山峰飞驰而去。这身轻功无人知晓,如今却不能不用了!

没办法,再不快点,那个姑娘……怕是有危险了。

只是,刚奔到寺庙顶端,他便顿觉一股冷风迎面扑来,无暇顾及其他,他只得以更快的速度往山上飞去。

然而,越往上飞就他越感寒冷,真没想到,这初冬的福嘉山竟是如此的沁凉,目及之处竟会有着点点的白冰!

一想到那些零星的冰块,他的心就不由得悬了起来——本来山路就难走,如此冰冻之下岂不更加艰难。一个手无寸铁的姑娘家怎能冒这么大风险来采草药。

不要命了吗?

心头一怒,正准备往更高处飞去,却见半山腰的一古松下赫然斜蹲着一个忙碌的藕色身影。

“小姐,您怎能孤身涉险!”凌空一跃,端端正正地飞到了那个人的身旁,他不禁怒火冲天。

只是,还没来得及发火,就见到了那个人回眸一笑的笑脸,“看呀,吴大人,这儿果真有黄花蒿!虽然不多,可总比什么都没有强呀。”

闻此笑声,他不禁一愣……

是呵,从没想过会和眼前人离得如此之近,近的让他清清楚楚的看见了她那发髻眉梢眼睑上的点点黄泥,“有了这味药,他们定能痊愈!”

未曾理会身上的泥垢,眼前人依然笑颜如花。

一腔怒气顿时全无,看着那双在冻土里挖来挖去的泥巴手,他的声音立即柔和起来,“山路太滑,不要再孤身涉险了。”

随即也蹲在郝云诺的身旁,徒手拽起黄花蒿来。

取蒿一握,以水三升渍,绞取汁,尽服之,如此坚持,方可医治疟疾。

想到这一点,他也不由地一阵欣慰,总算天无绝人之路!那些人,又有救啦……

思及至此,他不由自主的朝身旁人偷偷瞧去,仍然是一身素衫,仍旧是那副容颜,可是眸子里的点点星光却让人不得不流连。

那一瞬间,他忽然明白了太子的爱恋。可……一想到那个人的命令,他的心便猛然一颤,自己……当真要……那样做吗。

右手忽然用力攥起,再伸开时竟然是血迹斑斑,心呐,怎能如此难以抉择。

“不好了,吴大人!”气喘吁吁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慌什么!”闻此声音,他一声轻喝,压抑的怒气全部倾泻而出。

“大人,离护卫正在庙内等您呢——”

“——离殇?”听到那个熟悉的名字,蹲身在地的郝云诺心头一惊,未等吴为应声便急急站起身,“离殇怎么来啦?是太子吗?莫非……太子……受了……伤?”

“大人,小姐,太子……太子——”

“——太子怎么啦?”见来者吞吞吐吐,她和吴为不禁同时长喝出声。

尤其是那吴为,说话间竟一个箭步跃出了身,一把揪住了来者的衣领沉眉怒目道,“太子到底怎么啦?”

“太子……太子身中毒箭,正……正昏迷不醒……”

“什么!”一直都在担心着他的安危,没想到……竟会听到这个消息。那时那刻,郝云诺的脸顿时变得煞白,“他怎么会——”

泪水不禁涌出眼眶……

“我们这就下山!”不仅她,那吴为也是极为震惊,只是他更加理智些,“你速带几个医官来此采集黄花蒿。”

边吩咐边扶着茫然不知所措的郝云诺朝那山下跃去,如此关键时刻,军中怎能缺少主帅。

太子……太子一定要安然无恙才行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