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芙蓉花开之:只羡鸳鸯不羡仙

第二卷:17.爱恨两依依

  “云诺!”

见到郝云诺的那一刻,景朝阳的峻脸不禁变得唰白——他的云诺怎会在室内出现?

莫非……

来不及细想,他便看见了她身旁赫然站着的那个手持嗜血针的姬无言。而那枚刺眼的嗜血针,此时则正灼灼的对着云诺的脖颈。

是他!他怎么会……出现在此?

心头顿时一凉。

“怎么,太子的眼里就只有佳人吗?”啧啧的惊呼声夹杂着姬无言一贯的傲慢语气,听得景朝阳的心更乱了,“偷听了这么久,才被你发现,真是没有想到呵……”

偷听?

难道……他的云诺当真听到了一切?

想到这一点,那景朝阳的心顿觉透心凉。

“哎!到底是你的母后重要——还是……你的佳人她——更重要?”

正在思绪乱如麻,忽见那姬无言话未说完便人影一闪,携着郝云诺就飞出室外。

“想救她吗,带着你的兵符前来交换!”瑟瑟的寒风中竟然传来了他这样的话语。

原来,他的真正目的,竟然是边关兵符。只是,这兵符……

“太子——”正在思忖,忽听一声呵斥,他的老师竟然当场变脸,“一军之统帅怎能用兵符来交换一区区弱女子!——”

不能交换么?

闻此声,他的心情更乱了。可……他怎能眼睁睁看着那个女子身处险地。

“放下云诺!”明知不该这样做,那景朝阳还是忍不住长啸出声。没有一丝犹豫,他立即脚不停留的飞身紧跟上去。

当真,身旁的姑娘……当真如此……重要?

见他尾随而至,飞身向前的姬无言不禁露出了不易察觉的笑容。双脚点地,他更是以一种无法超越的速度朝福嘉山峰飞去。

虽然,一路上所遇到的侍卫多不胜数,可刚想现身阻拦,就被他身后的那个冰山的凛冽眼神给吓得缩了回去。

呵,有意思!

如此以来,飞上山峰的路更是畅通无阻了。不到片刻,那姬无言便携着郝云诺飞到了福嘉山顶。

虽然雪过天晴,可此时的山顶却仍然是白雪皑皑,其间还夹杂着零零星星的冰冻。

立于山顶的悬崖边,姬无言的思绪却是千丝万缕缠绕不清……

他本一浪荡的潇洒公子哥,真的无意参战,只因那山下的惊鸿一瞥,才会誓死入依军。

原想着凭借节节胜利,以获取高官厚禄来匹配那个人的至高无上身份。可是,他不仅遇着了强敌萧清远,更遇着了劲敌景朝阳。

本想趁火打劫的集结十万人的军队来攻破城楼,谁料到竟然会大惨大败。更让他无法接受的是,他那亲亲的小公主依朵竟然会在此次战役中受到……箭伤。

这叫他……如何能咽得下心中的怨气!

于是,多方打探,他终于抓到了萧清远和景朝阳的死角——身旁的女子郝云诺。

虽然,由于老老头的那盏琉璃灯,他不会真的加害此人,但并不代表他不能挟持她。

所以,故意设下陷阱,引她和太子来福嘉山——

哦,不对,还有那萧清远……

只是,他万万也没有料到,刚刚立于悬崖边,他那身旁的人质,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语:

“推吧,将我推下这山峰,我就可以解脱了呵……”

苍白的容颜霎那间勾勒出一副凄凉的笑容。

那时那刻,那姬无言不禁心头一凛——人世间怎么会有如此……绝望的容颜!

真的是……生无可恋么?

“云诺!”不仅是他诧异,见云诺如此模样,刚刚追上两人的景朝阳更是心慌到了极点。

“哦,心还真急呀——”

听出他的无限紧张,挟持着郝云诺的姬无言立即回笼心思,灼灼的目光迅速犀利的扫向景朝阳。

“姬无言,你究竟想怎样?”

果不出所料,说话者已然是怒到了极致。

“怎样?你说应该是怎样呢?”继续轻笑,应声者真是倍感满足。

不容易呵,终于能让眼前的这个黑脸冰山着急了害怕了……

“万万不可交出兵符啊,太子——”正在洋洋得意,忽听一声惊呼,前来应话的竟然是那气喘吁吁的太子少傅温庭晓。

“哦?当真让我把她推下山峰吗?”听他如此阻拦,那姬无言顿时眉头一扬,边哂笑出声边故意将郝云诺推至悬崖的更深边缘。

“不要!”果然,此举一出,他便听到了一阵尖叫。

只是,除了景朝阳外,呼喊者竟然……会是从人群中跃出的一位面带银色面具的白衣男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