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芙蓉花开之:只羡鸳鸯不羡仙

第二卷:28.漫长的等待

  等了又等,

等了再等,

等了还等……

等得腿都麻了,心都急了,人都多了,那扇厢门还是没有被打开。

很难医治么!

守在门外,那闻讯赶来的依王依南雅真是越等人越急,越急心越凉。当然,她的女儿,那个一直都守在门侧的依朵更是是站也不是、立也不是,站立更是不是。

“姬无言,他们……当真是神医?”守候的心实在是颤抖的利害,那依朵只能率下向立于她身后的姬无言发飙,“说好了会没事,可是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有动静!”

只是,声音却被说话者刻意压得低又低。

没办法,离母后实在是太近了,近的让她不敢乱说其他。因为她明白,此时她的母后已然是焦头乱额的,她怎能再火上浇油的伤母亲的心呢。

“别急,依朵。再……等一等吧。”

别急、别急,说得好听,她怎么会不急!里面昏迷着的可是他的哥哥,母后一直挂在嘴边的,和她流着一样血液的哥哥。

“怎么个等法?都四五个时辰了——”实在是不想再听见姬无言这苍白至极的话语,依朵再也忍不住轻喝出声。

“——放心吧,依朵”

“让我……如何放宽心!”声音更高昂了,那一时刻姬无言的安慰语言在她听起来竟然是那么的刺耳,“我的哥哥,我的哥哥他……到底怎样了?”

赌注,她已将所有的赌注压在了那个所谓的“神医”身上,可迎接她的竟然是那一直都在紧闭的厢门,还有姬无言那无力的话语。

让她如何能心安,又如何能心安理得的翘首等候!

是啊,那么高的山崖,那么重的伤势……

泪一下子倾泻而出,思及到这些,她再也无法自制得当场呜咽起来。

“放心吧,依朵,他定会无恙的。别怕呵,母后在这呢——”只是,冰冷的身躯倾刻间便被身侧的母后揽住。

是啊,别怕,不能怕呵。尤其是不能在母后的面前流露出任何怕意啊。这些年,为她依朵,为这依国,甚至是为了那个室内的哥哥,还有那不曾谋面的父亲,她的母后已经是操碎了心。

此刻,她怎能再让母亲雪上加霜的伤心!

强压下内心的痛楚,她随即停止了呜咽,没想到竟在那时突然听见了一声天籁之音,“快,用桂枝、附子、肉桂、吴茱萸、细辛、炮姜熬成药浴速速送来!”

赶紧循声望去,印入眼帘的则是豁然大开的厢门,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竟……从内而出。

“姬湘!”当然,那一时刻,她更是听见了自身后传来的姬无言的那声激动不已的惊呼。

姬湘?医痴姬湘么,他就是姬无言所说的医痴姬湘?可是为何此时的老人神色是这样的严肃。

那……她的哥哥——

“不要再嚷嚷了!闲杂人等先行离去!”思索的心还未来得及细细思量,她便再次听到了老人的声音。

更为要命的是说话者竟边说边甩了甩额上的汗珠,不容他人插话似得旋即闪进屋内。

怎么样,她的哥哥到底怎么样了?

惊讶于姬湘的快速度,没有插上半分言语的依朵顿时暗叫不好。

“老头——”不仅她,姬湘的速速转身,也让那个正欲张口询问的姬无言未能来得及搭上只言片语。

到底……如何?

心底一沉,他也蓦然油升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怎么会这样!还没清醒吗?”只是那依朵似乎比他更心急一些,艰难出声,她的身影晃了又晃,“很难……医治,真的很难……医治?”

“依朵——”心底酸涩,闻得此话的姬无言当场无语?——?大冬天的,自家老爷子竟然是这样的大汗淋漓……

此时,他还能说什么;此刻,他又能做些什么。

“神医……都没办法吗——”可是,两人哪里知道,就这么轻轻一说,竟使得他们身后的依王呢喃一声,便当场昏厥——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儿子昏迷不醒,她却无能为力。

心,怎么会不疼?

“陛——下——”……

“陛下有恙,速速护驾!”

……

场面一下子混乱起来。

“母后!母后,你……怎么啦?别吓依朵呀——”尤其是那个离依王最近的依朵公主,抱住那个急欲倒下的人儿,尖叫出声,她再也忍不住泪流满面。

怪她,真怪她。要不是她口无遮拦,母后怎么会如此这般!

怎么办?

屋内的那个哥哥正在毫无知觉的躺着,屋外的母亲又是这样的昏迷着。此时此刻,她该怎么办,她又能怎么办……

“依朵别急,让我瞧瞧陛下。”还好,慌乱之际,她竟然瞧见了一个温暖的身影。

“快!快救救我母后……”浮萍般的心顿时找到了方向,紧紧抓住姬无言向她伸来的大手,她的声音更加哽咽。

“气血上涌,休息一日,就会可恢复了。”

“真的……没什么事?”不确信的追问出声,闻此声的依朵这才情绪镇定一些。

“放心,一定无碍!”

“可是——”

“依朵,相信我,先陪陛下回宫休息吧。”还想继续追问,却被那姬无言急急地打断了她的言语。

当然,她哪里瞧见,说话者边轻声细语的同时,更是不时的朝周围的侍官使眼色,“别担心,这儿有我守着!”

借此机会,遣她离开吧。她那刚受箭伤的身体怎能承担得住如此身心疲惫的等待,尤其是这天寒地冻的鬼天气……

“不——不行!”

“公主,陛下的龙体不能耽误呀!”

还好,那帮子群臣立即领会了他们那铁血将军的飞来一“射”,霎那间齐齐伏地,“请公主速速回宫!请公主速速回宫……”

一遍响胜一遍!震得依朵的心都乱了。

留下,还是离开?那一刻。她真是难以抉择了。

“快走吧,这儿还有我呢。陛下她不能——”欲言又止,那姬无言故意将忧心的目光投向那个昏厥的依王。

“好,我先带母后回宫!”果然,此言一出,他便立即听到了依朵那应声离开的声音。

很好,她终于离开了!

心头一喜,那一刻的他不由自主的将目光定在了那扇透着灯光的小窗上——到底,他萧清远到底如何了?

眉头紧锁,他的神情蓦然紧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