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芙蓉花开之:只羡鸳鸯不羡仙

第二卷:32.当场昏厥

  第二卷:32.当场昏厥

自打那天和依朵相遇后,姬湘就开始想方设法粘起她来。

如此一来,可就解脱了郝云诺,没有了他的刻意找茬,她熬起药来也就轻松自如了。

只是,旧愁刚去,新愁又来了……

“王妃请用膳。”

“奴婢该死,请王妃惩罚。”

“该吃药了,王妃。”

“让奴婢熬药吧,怎能让王妃亲自动手。”

……

字字离不开“奴婢”,句句离不开“王妃”,弄得郝云诺头都大了。不就是一个碧玉石吗,用得着如此较真么!

所以,每每那些丫头们恭恭敬敬的称她为王妃时,她都会替自己辩解几句。可是,即使说破了嘴,那些婢女们还是依然如故。美其名曰,一旦戴上了碧玉石,就是它依国人民永远的……王妃了。

一日见王妃,她们是奴婢;百日见王妃,她们仍然是……奴婢!

如此一来,可真是愁煞了郝云诺。换个称呼,倒也无所谓。可一想到自己竟然莫名其妙的成了先生的……王妃,她就……

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成为他的……王妃。他是她的先生,他是她的父兄,他是她的亲人呐!

感情上她无法接受,心理上,她更无法承受。

然而,即便是如此,她也无法改变自己已经成为清王妃的这个已定事实。

因为,从端坐在上的依王口中,她断断续续的明白了碧玉石的重要性,“依国的碧玉石仅此一颗,历来供奉在皇家陵寝,只有依国的皇后才有资格佩戴。如若挪用,必须得三跪九叩、昭告天下。丫头既然用了它驱寒毒,就是我依国当仁不让的清王妃了……”

心头一惊,那郝云诺当场发懵,原来……原来这碧玉石竟如此重要!

“我儿清远既然能随丫头纵身跳崖,想必是用情至深吧。所以,不管过往如何,丫头今后还是安安静静的陪在清王的身边吧。切莫让殿下再担忧了……”

闻得此声,那郝玉诺更是大脑空白一片。那时那刻,她的脑海里只剩下了依王的那句“用情至深”。

是啊,面对如此舍命相陪的先生,她该怎么做!

思绪顿时乱如麻,以至于依王又说了些什么,亦或是自己如何离开依王的那座富丽堂皇的宫殿,她都不知情。

该怎么做?她该怎么做!那一时刻,她只想尽快见到她的先生。

“王妃!”然而,还未踉跄奔至先生的那间厢房,她就听到了婢女小梅的声音。

听她这话,那郝云诺更是……烦乱不堪。王妃,王妃,她真的是他的王妃了吗。

疲惫的看了看小梅,她只能心烦意乱的径直向前走去。

“王妃,王爷醒了!”又是一声轻呼。

“他……他真的醒了?”心头一喜,她立即缓过了神。

“是的,王妃。清王殿下已经醒了——”

“醒了就好!”不待小梅说完,她就不胜欣喜的朝那个走过无数遍的厢房急急奔去。

醒了!醒了!他终于醒了呀!

泪水再也忍不住飞出眼角。几日的煎熬、几天的等待,终于听到了他已经清醒的消息了!

“滚!全都滚出去!”只是,怎么也没有料到,刚奔到厢门外,她就听得一声怒喝。

怎么啦?

心神立即慌乱起来,余光中,他竟然瞧见了姬无言的无可奈何,还有……那逍遥子的眉头紧皱。

到底……怎么啦?一向温文尔雅的先生到底怎么啦?

“拿出去!全都拿出去!”还未来得及细想,门外的她就再次听得一声长喝,夹杂其间的还有那“哐当”作响的瓶罐落地声。

“先生!先生!”

心底忽然油升出一种不好的预感,她立即失声大叫起来,“开门哪,先生。我是丫头,我是丫头呀……”

肝肠寸断的声音响彻门扉。可是任她怎么哭喊,里面都没有人应声。

一定,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无力的滑座门前,她的泪更多了……

“让他静一静吧……”不知哭坐了多久,也不知是谁的声音,她只听得身后的木门“哐当”一声,“他的腿怕是要废了——”

“不!不可能!”腿,先生的腿要废了吗?怎么可能!

跌跌撞撞的站起,那一刻,郝云诺顿觉天旋地转。

“让我进去!让我进去!”她不相信,她绝对不相信,发了疯似得欲往屋内冲去。然而,迎接她的确是室内更加尖锐的长啸。

“出去!全都滚出去……”

还有,还有那从天而降的天山侍卫,“对不住啦,王妃。”

怪她吗?她的先生在怪她吗?

心儿忽然颤栗起来,她竟然……眼前一黑的当场晕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