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芙蓉花开之:只羡鸳鸯不羡仙

尾声:11.大开杀戒

  剑越挥越快,剑花越转越多,那一刻,依远只想尽快结束这一混战。

耳边是敌军的呼声,身旁倒下去的也有他的依国兵将,不远处包围圈内站立的还有着他的王妃。

此时此刻,他怎可能不拼死御敌!

还好,听得他一声号令后,他的部下正按照他所说的逐一攻破,尤其是那姬湘、逍遥子所率领的东西两阁的天山门徒,简直是势不可挡,正从西南、西北两个方向逐渐向他靠拢。

微微舒眉,那一瞬间,依远的剑风更加凌厉了。只是没想到心刚放下,他就顿觉身后一亮,敌军竟从他身后的东南角射出一连串带着火光的长箭,回眸张望,那个立于马上的竟然是……大齐国的当朝太子景朝阳!而他身旁赫然而立的则是那红衣依旧的景澜喧。

好计法,竟用自己的兵将诱敌!

剑眉忽皱,那依远立即挥手砍向快速飞来的无数利箭,即便是如此,身旁被箭刺中的哀嚎声仍然是此起彼伏的传到了他的耳中。

尔等竟然如此狠毒!

心头一怒,他随即跃向半空,接连朝那群黑压压的人群发出十几枚霹雳珠。霎那间爆炸声连连,迷烟浓雾中他也听见了敌军的哀号。当然还有那景朝阳的声音,“废物,继续射箭!”

内心更是愤怒了,他立即朝那个说话的声音跃去,剑风凌厉,夹杂着强劲的内力竟震得那批弓箭手接连倒地,趁乱期间,他随即一剑割喉。

留着这些人,始终是祸害。

那时那刻,招招致命的挥动着密密麻麻的剑风,那依远只觉得自己是那夺命的罗刹。

可是不杀人便被杀,他只能如此狠唳!

“又见面了。”血色染尽了月白色战袍的那一刻,他忽然听到了景朝阳的声音,迎声挥去,他顿觉虎口一麻。那个景朝阳竟然趁他分心之际连挥利剑。

提神应战,他顿时使出了看家本领,孤身来到敌军的包围圈,他必须得尽快脱身。可是那景朝阳也不是省油的灯,黑衣飞扬,他立即如毒蛇般缠上了依远。

两条身影,一黑一白,似蛟龙捣天,又如猛虎长啸。跃起、翻转、挥剑,如疾风劲草,让人根本分不清招数,只觉得黑白身影被那阵阵剑气包裹着让人根本……无法靠近。

约莫半个时辰,众人忽听一声长啸,电闪雷鸣之际,他们的太子竟从高空落至地面,那只握剑的手也是毫无生气的耷拉下来,殷殷的鲜血则从他的手臂流至手背,再从手背一滴滴……溅落于地。

“快,擒住清王!”不知是谁的声音。

音刚落,人流立即冲向那个还停留在半空中的依远,霎那间叫喊声、刀声、箭声夹杂着呼呼的风声响彻云天。只是,即便是人潮涌动,那依远仍是沉着应战。

越战越勇,血越流越多,直到西北方向闪出一颗璀璨的烟火,他才闪身离去。

糟糕,他的丫头……出事了!

“王爷,王妃……她——”果然,双足刚刚落到依军的宿营地,他就听到了阿一的惊慌声。

没有应声,只是冷冷地望着阿一,他恨不能一剑刺向那个跪倒在地之人。

“属下无能——”

“还不去追!”再也不想听到任何解释,那依远立即咆哮出声,“跪在这干什么?”

“王……爷!”然而即便是如此动怒,他也未曾看见阿一起身,那个跪地之人,竟在战战兢兢间递来一红色纸条。

伸手夺过,那张字条上赫然印着景澜喧的笔迹:不要追,阿诺被我带走了!

可恶!

撕烂纸条,他立即咬牙切齿地说道,“让暗卫悄悄的跟上!”

眉眼不由得扫向四周,仍然是厮杀的人群,仍旧是拼死的呐喊,仍会有火箭射来……

心头一沉,是的,还不能离开此处亲自去救她呀。

“所有依军,朝东南方向攻去!”领头挥剑,他立即朝东南方向跃去,此时此刻,围魏救赵吧。

顷刻间人群涌动,厮杀更是激烈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