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芙蓉花开之:只羡鸳鸯不羡仙

尾声:17.约定下辈子

  “你究竟想怎样?”瞧着不远处的那个大肚之人,依远不禁抢在其他人的前头惊呼出声。

“一统天下!”得到的却是简洁的答话。

果然不出他所料,与身旁的另外两名男子对视一望,他连忙说道,“好,交出兵权,立刻放了她!”

“哦,那么朝阳太子呢?”

没有应声,那景朝阳只是点了点头,几月不见,对面的女子竟有如此大的变化。

要做母亲了吗?只是,却是别人的孩子……

压下心头的不是滋味,他也定神瞧向那个一脸阴沉的黑衣阁阁主。千算万算,他怎么也没有料到杀手组织黑衣阁竟然会有一统天下的想法。

那么,今天的这场劫持应该是早有预谋吧。还有,还有他身后的那个蒙面的黑衣男子,怎么觉得……他的身影似曾相识呢。

还想往下琢磨,却见那持刀之人手心再度用力,对面女子的颈上顿时溢出点点血痕,一声轻呼声也随即传到耳旁。

“接下令牌,用我来换她!”眉头一皱,正想怒斥那个可恶的老头,却听身旁的景澜喧急急说道。

和他一样……心痛么?

立即和依远分散的扔出腰中的令牌,这一次,他们定要抢得时机救回云诺!

那一瞬间,两枚光闪闪的令牌如一道弧线左右开工的飞向那个一直盯着他们的黑衣阁阁主。

“为儿,快点接住令牌!”只是没料到他竟然原地不动的接下其中的一枚,更让那三人意想不到的是那时那刻的他虽然命令出声,可他身后的那名黑衣男子却是一动不动的愣在原处。

怎么……回事?

电闪雷鸣间,挨得很近的三人不禁相视一望。

然而,还没想出个所以然,便再次听闻一声怒吼,“臭小子,没听到外公的命令吗?”

更让人意外的是吼声还未停,那显然是恼羞成怒的黑衣阁阁主竟扬手劈向他身后的那个黑衣男子。

掌风飞扬之际,一张不厚的黑纱立即飘落在地,众人随即看见了黑衣人的庐山真面。

竟然……是萧家二少爷……萧为!

许多人的心都为之一动,事情怎会这般复杂?

可是来不及思考,他们便见那黑衣阁阁主说话间,竟飞身一跃就朝那一枚还没落地的令牌急急飞去。

好机会!

三条身影立即闪动,他们要趁他飞身之时救回郝云诺。可……万万没料到那萧为竟比他们还有快,身前人刚刚飞身,他便托着郝云诺朝他们三人跃身的方向奔来。

干什么?他要放走被他劫持的那个女子吗?

心头狂喜,三人立即飞身迎接。不管是什么理由,只要能将云诺救回就成!

只是,眼看着就要接近,那黑衣阁阁主竟然打个回马枪,刚刚抓住令牌他便朝那个急欲逃走的身影劈出一掌,“为儿,你竟为了她背叛我!难不曾忘了我们的宏伟大业?”

声音低沉,而又怒气十足。

糟糕!他要动真格了!

猛然推走郝云诺,闻此声的萧为立即用身躯挡住那个飞来的一掌,没想到一个红色的身影比他还要快,硬生生迎向身后的掌风。

“云诺!”

“澜喧!”

随着一群人的一阵惊呼,站立不动的他赫然看见了被外公的掌风甩到好几米远的景澜喧,还有他嘴角的汩汩鲜血。

伤及五脏了吗?

来不及诧异,他便投入到一场新的战争中,瞧景澜喧如此模样,那失去理智的喧王府家仆竟然向他和他的外公同时袭来。

只是倾心应战的那一刻,他还是瞥见了那个直奔向景澜喧的大肚身影,也听见了她那哽咽的惊呼。

“没……事,你会……没事的,对……不对?”

没事?

怎会没事!毕竟流了那么多血呵。

可是,这个时候了,他还能分神望向那个大着肚子的女子么?心头一硬,他立即全力应战,赶紧将自己闯的祸收拾妥当吧。

只要……只要她没事,没事……就好!

然而,那郝云诺的哭喊声并没有因为他的应战而消失,紧紧拉扯着那个躺在地上满身是血之人,她的心一阵抽搐,“一定要活着,一定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艰难的跪下,腾出一只手不停的擦拭着景澜喧嘴角的血团,她不禁泪……如雨下,“到时候,我栽花你浇水……我抚琴你聆听……”

耳边蓦然响起他那曾经的憧憬,她的心顿如刀绞。

怎么办?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不要啊!不要……啊,景澜喧——”眼看着身旁的男子止不住的血越流越猛,那一刻,她的哀嚎声更大了。

“阿……诺……”,颤抖之际,她竟然看见了地上人向她伸出的那只染满鲜血的手,“下辈子……一定要让我……先遇上你,没有谁谁谁,只有……我和你——”

“好,好……”紧紧握住他递来的手,郝云诺不禁泣不成声。

“到时候我……不再是……王爷,你不再是郝云……诺,我……我们只做……一对……平凡的……小夫妻。在……青国,在青国……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越听越难受,她不由得嚎啕大哭,“好……好!我们先去找大夫,你会好的,你会……没事的!”

试图拽起身旁人,这个时候她才发现那个面如白纸之人竟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倒是口中的鲜血反而是越涌越多,内心一慌,她立即尖叫出声。

“景澜喧,没有下辈子!你要活着,这辈子你要好好的活着,活着听我弹琴,活着看我种花!活着,你要活……着!我只要你活着!”

泪如滂沱,越说她越是心痛,她给了他什么呀。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这个时候,除了对不起,她还能说些什么,又能做些……什么!

“一定……要……幸福……”只是泪眼朦胧中,她却突然看见了景澜喧那苍白的笑容,不好的预感立即溢出。

“不——要——啊!”失去理智的尖叫出声,那一刻她只有一个念头——他得活着!他一定……要活下去!

可即便是如此,她还是听见了景澜喧那微弱的声音,“阿……诺,阿诺!我的……阿诺……”

手心一凉,身旁人径直耷拉下那个被她握住的手

就这样,他……就这样走了吗?

“不!景澜喧!”绝望的尖叫,她只觉得腿下一热。

是啊,也好,就这样随他而去吧。

“丫头!”

“云诺!”

……

只是,好吵,吵得她都不能顺利闭上双眸。

该怎么办,她该如何还清那他景澜喧的债!欠他的,她欠了他太多太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