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芙蓉花开之:只羡鸳鸯不羡仙

第一卷:16. 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随着太子府一干人等的细心照料,郝云诺的身体日渐康壮。

犹记得,不能动弹的那几天,景朝阳都会风雨无阻的亲自端药、喂药。只是今天,从清晨开始直到入夜,郝云诺也没见着他的身影。

习惯了他那轻柔的叮嘱,一日没见,云诺只觉得心里空荡荡的。

遣退了所有的婢女,她仍无睡意,只是怔怔地站在窗户旁,对着空中的明月发呆。

其实,住在云潇阁内,她就知晓景朝阳的心思,只是那个时候,她故意避开罢了。

而今面对着他那灼灼的眼神,无微不至的关怀,她实在不能无动于衷。

这么多年了,除了娘亲、除了涟漪、除了先生,他还是第一个待自己如此好的人。

可是自己真的能接受吗?

当初不知道他的身份,她就不敢靠近。更何况今日,他又摇身一变成了大齐国的太子。倘使他日,他真的君临天下,自己真的要和众多的莺莺燕燕分享他吗?

想到这,她顿觉心头压上了千斤重石。

她呀,看够了母亲的泪水,看透了父亲的薄情,怎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再在自己的身上发生。

这一生,她不求大富也不求大贵,只想得一人心牵一人手。只想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只想呀,云淡风轻的行天涯路、救天下人!

只是,他景朝阳怎能做到?

是的,他做不到!思及至此,她不禁轻轻摇了摇头:毕竟,他毕竟是大齐国的太子,注定要君临天下。

只是,她却不知,景朝阳要想君临天下,实非易事。

原来,这大齐国的国情比较特殊,自先祖开创大齐以来,便出现三家鼎立的局面。一家乃君临天下的景家,另外两家便是各掌三分兵权的萧家和郝家。

这个郝家,便是郝云诺的先祖,只是到了她父亲那一代,兵权外流、郝家萧败,郝云诺不知情罢了。

而另外一萧家,在老镇远候的努力下,仍蒸蒸日上,竟掌握了大齐国一半的兵权。如今,镇远候萧思启子承父业,竟比其父还要出色。

尤其是,当其妹萧思桐贵为大齐皇后以后,萧家的气焰真可谓如日正天。

如此以来,他们更是全力拥戴中宫之子景澜喧了。

而景朝阳,虽贵为太子,却无根基。其母,只是那富商平南响的唯一之女,只因太后一旨令下,才当上了中宫之后。

自打母后仙逝,外公也随之而去,家族中再无可以依靠之人了。

如此以来,景朝阳想要君临天下,实在有难度。此时,他除了手中的三分兵权,和母亲遗留的万贯家产外,就只能周旋于众大臣之中了。

尤其是握有两分兵权的当朝宰相邺史明。

只是那景朝阳万万没料到自己会遇见郝云诺,而且会喜欢上她。要知道,对于他来说,与众人最好的亲近便是联姻了。

尤其是邺相之女邺清幽又钟情与他。这本是一件好事,谁知对于此时的他来说,却是个难以抉择的考验。

云诺的心思,他是知道的呀: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

可是,放弃了清幽,就等于说是放弃了争夺啊。

这叫他……如何是好呢?

刚刚退朝,他便见邺相笑吟吟的向他走近。

那个时候,他就知道,有些事情必须得面对了。

“听闻太子一怒为红颜,不知老臣何时能向太子讨杯喜酒呢?”

“邺相客气了,朝阳还是觉得邺相家的女儿红好喝——”

“——老臣惭愧,”未等他说完,便见邺相笑的更欢了,“本是女儿出阁之酒,却拿来招呼了客人。实在是小女在家里呆的太久了。”

“邺相说笑了,凭清幽的花容月貌,邺相家的门槛怕是一个接一个的换了吧?”

“殿下——”

“莫说别人,就连本殿下也觉得清幽乃举世无双之人啊。”

未等邺相答话,他便满面春风地离开。

他是知道的,邺相这是在试探他呢。他们这些人,总是墙头草,两面倒。没尝到甜头,他们绝不会拼死相护。

对于邺相来说,最大的甜头,莫过于将女儿推向权利的顶峰吧。恐其中有变,故意来试探自己。

不知道,自己的这番话,是否让他满意?

只是那景朝阳却明白,说这些话时,他的脑海里一直都会闪现出那个藕色身影来。

所以,回府后,他一直没有露面,惟恐见到郝云诺后,自己那愧疚的心会更加疼痛。

只是,不见又如何?不见也照样思念,不见也还是想念啊。

实在忍不住了,他只好越上房檐,对着云诺的住室遥遥相望,不曾想竟见到了月下独思的她。

她也在烦恼吗?或者,她也在……思念?

想到这,他随身解下腰间的玉笛,对着远处的人便倾诉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