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芙蓉花开之:只羡鸳鸯不羡仙

第一卷:26.无缘对面不识君

  原来,一阵人流冲散了两人,那郝云诺竟随着人群来到了临街的天桥。见景朝阳没在此处,她也心慌起来,本欲转身往回走,却被一阵哭喊声扣住了心弦。

“救命呀,救命呀……你们不能这样!”

放眼望去,一位披麻戴孝的年轻姑娘,正被几个家奴团团围住。原来这小姑娘随父进京,不料父亲竟身染重疾而去,为了葬父,孤苦无依的她只好在天桥上卖身。

没料到竟被吴尚书的小少爷看中,正要强行拉她回府。

“美人,还是跟本少爷回府吧,保证让你吃香的喝辣的。还管什么狗屁老子的事!”

随着那吴少爷的一声令下,众家丁立即将那姑娘团团围住,架起她就欲往回走。只是那小姑娘哪里肯依,又是哭又是喊又是叫起来,“爹爹,您不能就这样扔下女儿不管啊……放开我,放开我!快放开我……”

那声音欲哭欲凄凉。

然而身单力薄,她哪里敌得过那几个家丁,最终还是被几人拖着前行而去。

虽然那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可是谁敢出头。

原来,蛮横者不是一般人,而是那朝廷重臣吴尚书家的独生子吴少爷,自幼跋扈。试想一下,谁敢为一个不相识的女子得罪那位高权重的吴尚书。

“放开她!”可是,还是有人看不下去。

见众人如此欺负一弱女子,郝云诺实在忍无可忍地冲上前。

然而那帮家奴怎可能听她的话,依旧拽紧了手中人。

瞧众人如此蛮横,郝云诺更是生气了,“还不放开她!朗朗乾坤下怎能如此欺人!”

那声音虽然清脆,却带着不容拒绝的威严。见她气势震人,众家奴不由得停下了拉扯的手。

如此一来,被他们拉扯的小姑娘立即离开那帮家伙,朝郝云诺奔了过去。

“少爷,她跑了!”

小姑娘刚躲在云诺的身后,那帮眼尖的家奴就大叫起来。随着他们的叫喊,郝云诺只觉得身后的人竟瑟瑟发抖起来。

害怕么?

想到这一点,她不由得从身后握住了那双颤抖的手,不曾想身旁竟传来了更让她恼火的声音。

“啧啧,世上竟有如此的美人,生起气来还能如此的好看!”

那吴少爷,原本想霸占那小姑娘。不曾想郝云诺竟会出来制止。本欲生气,待看到她那绝世的容颜后,不禁转怒为喜。

如此美人,世上难求呵。

“美人,别生气呀。只要你跟着爷走。本少爷这就放了她!”只见他边说边朝云诺欺近。

那郝云诺哪里会想到他这一招,眼看着那人边说边向自己贴近,她竟不知如何是好的当场发愣起来。

“天子脚下,岂容你放肆!”

正当她暗暗叫糟之时,忽见一白色人影闪到了自己身前,凌空一脚便将那恶人踢到在地。

“大胆,知道本少爷是何人吗?”

在这京城内竟然有人如此对他,那吴少爷怎能容忍,还未爬起身,便对着身旁的家奴气急败坏地说道,“要你们有何用,还不将他拿下!”

可他那些家奴哪里是那白衣人的对手,还未近身,便被他一脚扫倒在地。

“是吴尚书吗?明天让他到镇远候府来一趟。我萧清远倒要看看他是怎么管教自己的儿子的!”见自己被打、家丁受伤,那吴少爷很是生气,本想再次发怒,忽听那白衣人厉声说道。

一时间,他不禁呆住了,原来眼前人竟然是权倾大齐的镇远候之子,刚被齐王加封的少年将军萧清远。

这萧家,自己怎么可能惹得起呢。莫说他吴家,就是当今的天子,恐怕也得让他萧家几分薄面吧。

思及至此,他连忙从地下爬起,带着家丁便狼狈而去。

如此一来,哄哄闹闹的桥面便立即安静下来。

可是,此时的郝云诺哪有心情注意这些,自打那白衣人从天而降时,她的那颗心便开始跟着他旋转起来。那背影,那背影太像她的先生了,那个两年多没有再见面的先生!

“先……生,你是……我的……先生吗?”盯着那个还未转身的白色背影,她的声音竟然颤抖起来。

“小姐,在下萧清远。”

说话者身影陡转,她瞧见的不是印象中的那个银色面具,而是一副姣好的容颜。

心情忽然无比失落,不曾理会眼前人,她便低着头自言自语道“不是先生,他不是我的先生呢……”

先生,她的先生到底在哪呢?那个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先生到底在哪呢?一别两年,他为什么音讯全无呢?

心儿立即抽搐,再次抬头时,她竟是泪流满面了。

“怎么啦——”哪里料到她竟如此激动,身旁的萧清远顿时慌了起来。只是话还未说完,他便忽觉眼前一暗,一袭红衣的景澜喧竟腾空而降,横在了郝云诺和他之间。

“阿诺,你这是怎么啦?”

话语间饱含着无限的深情。听景澜喧此言,萧清远蓦然心痛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