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芙蓉花开之:只羡鸳鸯不羡仙

第一卷:28.“万玉斋”中初次见

  一行人走走停停,停停又走走,尤其是那景澜喧,哪是是走路啊,纯粹一爬行。好不容易找个机会和郝云诺在一起,他怎能放过这大好机会!

本来就爱说笑,这个时候,他更是超常发挥了他那三寸不烂之舌。整个路上,都能听见他那极尽夸张的说笑声。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只要是郝云诺瞟了一眼的东西,他必定会购买下来。

如此以来,可苦了跟随其后的萧家仆人,不是左边一抱,就是右边一捆。零零碎碎的东西,搞得他们不拿也不是,想抱怨也不行。

哎,有这么一主子,实在是累得够呛!

想想自家的将军,可真是不错,年纪青青,就能骁勇善战。更为难得的是,对人待物皆是温文尔雅。有这样的主子,他们实在是庆幸得很。倘使换成了眼前让他们拿东西的这个主,恐怕够他们折腾的了!

可是还没等他们抱怨完,就见那景澜喧携着众人便朝一玉器铺浩浩荡荡地走去。

看着他那前进的方向,身后的萧家人不禁暗暗叫糟。这玉如果买多了,他们还真不好拿。如此贵重的东西,该怎样携带呢?

捧在手里怕掉了,揣在怀里怕碰了。

真是越想越害怕……

然而走在前面的景澜喧哪可能考虑到他们的为难,只见他带着众人率先朝“万玉斋”走了进去。不是说了嘛,投之以桃、报之以李,既然拿了云诺的簪子,他怎么说也得回赠一个吧。

“阿诺,爷今儿就还你一个簪子,挑一个喜欢的吧!”刚走进万玉斋,景澜喧便将身旁的郝云诺轻推到了柜台前。

只是,还未等身旁人应声,他的目光便立即锁定在了一个通体碧绿的莲花簪上。那莲花簪既通体透明,而又莹莹泛光,更为难得的是莲花心上竟然有一个杏仁般大小的红晕,嵌在绿玉簪上,颇为养眼。

如此美簪,可真是难得遇见。

满意,真的很不满意!手随即伸向那根莲花簪。

然而,握住玉簪的那一刻,他竟然发现簪子的另一头竟已被人生生捏住。

“店家,这根簪子我买了!”还未来得及出声,便听得一声娇喝。一个身穿华服的姑娘正拽着玉簪的另一头朝他瞪眼说道。

见她如此,那景澜喧不由得一怒,大齐国内,还敢有人跟他抢东西,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姑娘,这根簪子可是我先看到的,容不得你拿走!”

“你先看到又怎么着,本姑娘可早就给银子了。”怒气还未全撒出,对方的手就握得更用力了。

更没有想到的是那姑娘说话之间,竟将一个装满银两的袋子直直扔到了帐台上,“银两已付,簪子就是我的了。”

怎么会有这样嚣张的女子!

心头更怒了!那一刻,景澜喧立即加重了夺簪的力道。不曾想,对方竟也不肯示弱,随即也加重了手劲。

“不行,簪子是我先看到的!”

“不对,簪子是我先买到的!”

……

一来二去,两人便在原地动气武来。

本想在郝云诺面前显摆自己,谁知,竟遇上了钉子。动武的那一刻,那景澜喧几乎是用足了功力和对方厮杀,没想到那姑娘的武功也不弱。

一时之间,他也没有占得什么便宜。

“景澜喧,这根簪子怎么样?”

恐二人越闹越凶,郝云诺立即上前解围,忙从店内随意拿出了一根玉簪。

“不行!”

只是,话刚问出,那个打闹的两人便异口同声的否定。正闹在气头上,他们二人岂能容得下他人横插一杠。

“好了,澜喧,不就是一根簪子嘛,叫他们重新打造一支便是了。”见郝云诺也劝服不了两人,紧随其后的萧清远连忙探身向前。

这一上前,他竟是万分……诧异起来。

此时此刻,他瞧见了一副怎样的面孔!眉毛、眼睛、鼻子,竟然跟自己的一模一样。除了一个是女装、一个是男装。

“你……你是谁……”

不仅他震惊,对面的女孩也是万分惊愕,这世上怎会有如此相像的脸庞?

她这么一惊呼,其余人等这才发现了端倪。

“清远,难不曾你还有个流落在外的妹妹?”尤其是那景澜喧,立即揶揄出声。虽说如此,右手却仍不忘握紧那根玉簪。

他就不信,这么混说,那个女子还有心思夺玉簪。

果然,此话一出,身旁人立即松下了握簪的手,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便跃到了萧清远的身旁。

“你认识这它吗?你有这玉锁吗?”

边说边激动地从项上扯下一枚月白色的玉锁。

“这……是?”看着她手上的那枚熟悉的玉锁,那个一脸讶然的萧清远竟不由得瞪大了双眸。

怎么会?她怎么会有着和自己一样的……长命锁?

思索的那一刻,他竟艰难的点起头来。

“这么说,你真的是我的哥哥——”

“——哥哥?少年将军萧清远竟然还有个妹妹,太意外了吧?”

没等那个激动的女子把话说完,景澜喧的笑声就更大了。本来是无意的玩笑,怎可能……变成事实!

套近乎也不用如此牵强吧,凭空冒出一个人就说自己是清远的妹妹,谁信啊。

“什么?你是……少年将军?”

更让他意外的是听他这话,那姑娘顿时神色突变,盯着萧清远便喃喃而语道,“你怎么……可能是少年将军呢!”

神情沮丧而又似乎夹杂着……些许愤怒。

看得一旁的众人更是一头雾水了。一个姑娘家,变脸竟然比说话还要快!真是匪夷所思……

“小姐,别再说了——咱们快点走吧。”他们倒是纳闷了,一旁却有人焦急万分。恐说话者道出自己的身份,身旁的一红衣仆人立即上前阻拦,搀起发愣的小姑娘就往屋外飞去。

身影疾速,竟让周遭的人群来不及阻止。

是啊,再不走,万一被众人发现公主的身份,她们恐怕是很难离开大齐国了。要知道,此时的依国和大齐才刚刚停战呀。

“哥哥,我叫依朵,记得来看我……”人虽离去,声音却仍然健在。

听着她那渐去渐散的话语,室内的众人不由得向萧清远瞧去。

难不曾,那姑娘真的……是他的……妹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