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芙蓉花开之:只羡鸳鸯不羡仙

第一卷:25.七夕节前执子手

  邺清幽的到来无疑给郝云诺敲了一记响钟,原来景朝阳的处境竟然比她想象中的还要糟糕。于是,打那以后,她便开始向离殇留心打探大齐国的现状,由他那支离破碎的言语中,云诺才明白邺清幽所说果然有依据。

原来,大齐不仅面临着邻国的外忧,还有着内患。这内患恐怕就是手握重兵的镇远候萧思启了。如今能帮助景家和镇远候制衡的只有大齐宰相邺史明了。

得知这一情况,郝云诺顿感前方渺茫:齐王应该更为看重他景家的江山吧,这个时候,他怎么可能让景朝阳另娶他人,他的太子妃恐怕只能是邺清幽了。

想到这一点,她就会觉得心里好难受。

她可以不在乎那个正妻的名份,也可以不在乎那个太子妃的虚衔,可是她实在不愿和邺清幽同住一屋檐下。

再说了,以她那样的性格,能容得下自己吗?而她那个位高权重的父亲又岂能容忍自己占据景朝阳的整个眼球?

一想到这些,她就会觉得心头压上了千斤重石般沉重。

可是,即便是很清楚前方的荆棘路,她又怎能轻易放弃那个打开心扉的景朝阳!倘使她离开了,他景朝阳的的孤独谁来填,他那内心的伤痕又有……谁来平。

只要是想到、思虑到他独自一人游走于那高处不胜寒的庙堂上,她就会觉得眼角发酸。

“云诺,快跟我来!”

正坐在莲花凳上暗自忧伤,郝云诺竟看见了身着青衣的景朝阳向她突然伸出了双手。

那是一双怎样的手啊,细长、宽厚而又肤如凝脂。看着那双给予自己温暖的手,她不禁心头一暖随即也伸出了自己的手。

这一世,她怎能放开他的手呵!

想到这,她顿觉恍如梦中。

迷迷糊糊中,她竟感觉自己腾空而飞起来。待再次回过神时,竟然发现两人已离开了太子府,来到了熙熙攘攘的大街上。

空中,月如钩。

街上,人如潮。

原来,这一日竟然是大齐国的七夕节。相传这天牛郎织女会在天河相见,如果这天空中降雨的话,则会被称为“相思雨”,那可是牛郎织女喜极而泣的泪呢。

只是今天一弯新月空中照,哪里有雨的影子。故而街上的人群一拨挨着一拨,小贩也是一个挨着一个。

毕竟,这七夕节毕竟是年轻人的节日,怎可能不热闹!

节日到来之前,已经到了笈妍之龄的姑娘们就预先备好用彩纸、通草、线绳等,编制成各种奇巧的小玩艺。还将谷种和绿豆放入小盒里用水浸泡,使之发芽,待芽长到二寸多长时,用来拜神,称为“拜仙禾”和“拜神菜”。从初六晚开始至初七晚,一连两晚,姑娘们穿上新衣服,戴上新首饰,一切都安排好后,便焚香点烛,对星空跪拜,称为“迎仙”,自三更至五更,要连拜七次。

如此这般,定会和自己的如意郎君白头偕老。

拜仙之后,姑娘们便手执彩线对着灯影将线穿过针孔,如一口气能穿七枚针孔者叫得巧,被称为巧手,穿不到七个针孔的叫输巧。当然巧手者,定会心想事成。

而且,这天晚上,姑娘们还会将所制作的小工艺品、玩具赠送给心爱之人,以示心意。

故而这天的大齐街道上真可谓人山人海,目及之处均是红衣绿钗的年轻姑娘,和手持花灯的弱冠小伙。

原来小伙子们在这天也可向心仪之人吐露心声,赠送着象征一生一世的连理灯。

看着来来往往的幸福人群,景朝阳和郝云诺不由得相视一笑,衣袖下的手也随即握得更紧了。

很好,执子之手啊!

就这样,两人就这样情意绵绵的十指相扣,随着人流往前漫步而行……

今夜的街道格外的热闹,灯火通明而又笑声不断。走在这样的人流中,两人只觉得身心轻松,而又幸福无比。仿佛一对平平凡凡的小恋人,只有风月没有其他。

“卖花灯呦,卖花灯!给钱的我不卖,无缘的不要来,能拿走的您拿走,拿不走的下次来喽。”

人群中忽然传来了这样的声音。

闻此声,两人的步子同时停了下来。怎么……会有如此奇怪的吆喝法,有意思!顺着人流望去,一位白发翁者正在临街叫卖着,而他的身旁则摆满了色彩鲜艳、式样别致的玲珑花灯

只是那老者却是只赠不卖。

能拿走花灯的,要么是留下了让老者满意的笔墨,要么是留下了一副美丽的丹青,或者是高歌一曲,轻奏一段。

原来这老翁不是别人,正是那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天山派大长老“怪才书生”逍遥子。此人不仅武艺高强而且琴棋书画,曾经的爱妻就是大齐之人,可惜红颜薄命。自从妻子病逝后,每逢七夕节便前来大齐叫卖花灯,目的就是睹物思情忆佳人。

看着越来越少的花灯,逍遥子只觉得心情越来越低落。

犹记得第一次见到她时,也是在这七夕节上,一晃几十年过去了,这七夕节的灯火依然通明,然而他的她却已远去不再回了。

“老人家可携有古筝?”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索。

抬眼望去,一位衣着华丽、气宇轩昂的男子正向自己俯手说话。他的旁边赫然站着一位素钗绿裙的姑娘。

怎么,也看上了他身旁的花灯吗?

瞧出两人夺灯的心思,那逍遥子一声不吭的递出了自己的古筝。

他这一生,最拿手的除了自己的武艺外,便是弹筝了。他就不信,还有人可以用筝声打动自己。

暗暗摇头,他竟有些可惜的瞥向自己亲手做的各式花灯。

只是,还未来得及多想,便见身旁的两人竟一人握笛一人执筝的奏起曲子来。细细一听,竟然是自己最爱奏的那首《比目》曲。更为意外的是两人的笛声、筝声竟真的比自己弹得……还要动听!

如春风轻抚面颊,似冬日温暖人心,又仿佛泉水叮咚引人遐想,梅林闻香让人流连,比翼双飞让人感叹。

甭说逍遥子,就连过路的行人也听得如痴如醉。

“好!”

不知谁带头鼓起了掌声,其余的路人也跟着鼓起掌来。

听着众人的叫好声,景朝阳和郝云诺不禁凝神对视一笑——是啊,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见两人这般深情,那临灯而立的逍遥子不禁心田一动,随即从衣兜内掏出一碗口大的琉璃灯,便向景朝阳抛去。

那琉璃灯可是他逍遥子的信物啊,可是听了两人的倾心一曲后,他愿意割爱赠宝佑佳人。

“两位赢了,这些灯全是你们的了!”未等他人反应过来。他便双足腾空,扬长而去。

他一走,人流立即攒动起来:挑灯的挑灯、选画的选画。一时间,景朝阳和郝云诺竟被人群活活给冲散了。

待静下来时,那景朝阳的手里就只剩下了那盏白色透明,而上下各缀有鸡蛋般大小红宝石的琉璃灯,哪里还有郝云诺的影子!

没见着云诺,他的心顿时一沉,人也立即惊慌起来:人生地不熟,她一个姑娘家能到哪里去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