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芙蓉花开之:只羡鸳鸯不羡仙

第一卷:30.初见天威

  注视着郝云诺那双清澈的眸子,齐王不禁一愣,官宦之家竟还有如此纯真的眼神,怪不得自己的两个儿子竟能为之……

想到这,他连忙故作随意地转了个身,虽然极其匆匆,但他还是看到了朝阳的惊喜、澜喧的关怀。

心在那一刻忽然沉了下来,看来暗卫所言非虚,两人的确对她在乎的紧。可如此关键时刻,他怎能允许自己的两个儿子为了一名女子意见分歧,甚至大动干戈。

强压不满,他立即笑着踱向郝云诺,“丫头救了我儿朝阳,可谓功不可没,作为父亲的我应该怎样奖励丫头呢?”

他这一说,可惊坏了一旁的景朝阳,吓坏了另一侧的景澜喧。

她会怎么说?

两人的心顿时悬了起来!

“云诺惶恐。能为大齐救得太子,便是对云诺最好的奖励。”正当两人各揣心思暗暗焦急时,却听到了郝云诺那意外的回答。

如此一来,那两个紧紧盯向她的男子不禁一人欢喜一人忧起来——本以为她会要求些什么,没料到她竟会如此回答!

“哦——”

不仅他们,就连那齐王也没料到郝云诺竟会这样答话。

很好!身旁的丫头比起她昔日的姑母郝淑妃,确实要……沉稳许多。

“丫头莫怕,有什么心愿我一定帮你满足。”暗暗思索,他继续开出条件。

他就不信,这世上当真会有无欲无求之人。

“云诺最大的心愿就是大齐国泰民安,家家康乐!”可是,换来的却是这样的回答。

怎么……会?

甭说他们两人,其他人等也不禁诧异起来,多好的讨赏机会,她竟然白白浪费掉了!

然而,他们不解,却有人听着满意。

这个人便是齐王。

本以为眼前的郝云诺会趁机攀龙附凤,没想到她竟如此回话。看来眼前的这名女子,的确自有她的与众不同之处。瞧向郝云诺的目光不由得多了份欣赏。

可是他明白,即便是如此,他也绝不能心软!

是的,他要面对的是大齐江山,他要承担的是黎民百姓。怎能因一时的欣赏而放弃……那么多……

“郝青江生了个好女儿!”想到此处,他立即朗声说道,“清远,和这丫头一起去传朕口谕吧:青阳知府郝青江护主有功,特升为御史中丞,即刻进京任职!”

此言一出,店内的伙计老板立即恍然大悟般地跪下了身子,原来站在他们面前的竟然是他们的大齐天子,伴随其中的还有那震耳欲聋的“万岁万岁万万岁”声。

如此一来,万玉斋门外立即人潮攒动起来。听闻天子在此,谁不想一睹天威。

于是众人挤得挤、推的推、喊得喊,硬是一个劲地往屋内涌。见此情景,那景朝阳景澜喧只能立即挥动长剑,护着父亲便从万玉斋后门快速离去。

已在此地暴露了父皇的身份,还是赶紧带着他离开的好!

当然,紧随兄弟俩身后的还有那惊慌失措的邺清幽。

堂堂一宰相千金,走到哪里不是坐拥右护的。只是今日“巧遇”景朝阳,她特地遣走了护卫,想和他单独相处。怎会料到,竟会在此处遇到这样疯狂的人群。

众人刚往屋内涌,她就吓得躲在了景朝阳的身后,紧紧拽住了他的衣襟。只是,那慌乱的景朝阳不曾注意到罢了。

然而,他没注意,那个不远处的郝云诺却给瞧了个正着。

原来他的身旁竟真的没有她的……一席之地,怔怔发呆,她的心情当场失落起来。

“云诺,快跟在清远的身后。”见她原地不动,那个忙着照顾父皇的景朝阳立即惊叫起来。无奈不能分身,他只将她托付给离她最近的萧清远。

不仅他,那景澜喧也是这般的惊呼出声,“阿诺,还不抓住清远!”

虽然此时心系父皇的安危,可他也绝不能丢下她不管。

本在发愣,听两人这么一吼,那郝云诺这才渐渐缓过神来。然而,人流太多,哪里挪得出一步!

知道不能离开,她索性站着不动。

如此一来,那个一袭白衣的萧清远只得越过人群朝她飞来。

“不要命了?”轻声一吼,他立即抱起发愣的郝云诺便往出口处越去。

只是,等他们两人挤出万玉斋之时,那齐王早已是率着众人朝那皇宫的方向奔去了,空留下谨传口谕的一行人马。

当然,还有那两个故意走在队伍最后面的景朝阳和景澜喧。

一见两人露面,那景朝阳立即放心离去。一国太子,必须以天子为重。

走得匆忙,那郝云诺竟未能和他说上一句话。然而,她却收到了他不知何时塞过来的那盏琉璃莲花灯。

连理灯!他何时送的连理灯……

握着那盏灯,她竟有一种今昔一别,不知何年何月相见的感觉。人也不由自主地对着渐行渐远的人群怔怔守望起来。

“清远,照顾好她!”没看出她的异样,景澜喧更是趁乱朝萧清远使了个眼色,隔空传音的说道。

临行之前,他还不忘对着郝云诺那恬静的面容看了又看,这才转身离去。

“启程回青阳吧!”冷眼瞧着兄弟俩如出一辙的关怀,那个立于她身侧的萧清远只觉得自己的声音陡然变样。

未等郝云诺应声,他便飞身上马,率先离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